路金波对方舟子是侮辱还是诽谤?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路金波对方舟子是侮辱还是诽谤?

2012年02月01日11:01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已经走过30年的春节联欢晚会日渐式微,许多观众特别是年青观众对之已经没有多大兴趣。而微博这一新兴自媒体则应运而生。而通过吵架这一形式更给传统的春节增加了喜庆色彩。

  这几天的微博上方舟子与韩寒的争论让中国人有过年的感觉。

  也是,已经走过30年的春节联欢晚会日渐式微,许多观众特别是年青观众对之已经没有多大兴趣。而微博这一新兴自媒体则应运而生。而通过吵架这一形式更给传统的春节增加了喜庆色彩。

  微博上博主在吵架,两边朋友分别助阵,旁边观众摇旗呐喊。也有人观架不语,有人劝架,有人则纯属于架秧子。

  于我个人,属于逍遥派,无任何阵营可属。

  更多是通过这个机会进行普法。因为现在的普法可不能是你讲他听的那种填鸭式了,而应该是寓教于乐,这种辩论激烈时候普法效果最明显。

  所以,我只从法律角度分析问题。

  2012年1月30日晚上。

  @路金波:方舟子:你的儿子不是你亲生的,是你父亲和你太太生的。因为:1,你儿子长的不像爸爸,像爷爷。你儿子生日减去280天那天你出差了。而你父亲和太太住在一个院儿。3,你太太一直孝顺公公(精心挑选的事实+逻辑魔术=虚假结果。而假结果+群体非理性=闹剧)

  看到这则消息,感到又一个普法的机会来了。

  路金波这种言论,对方舟子来说是侮辱还是诽谤?

  我们知道,关于诽谤罪和侮辱罪的区别,马克思有过多次论述(这也是经典法学的主流观点)。

  1848年7月5日,马克思主编的《新莱茵报》上发表了一篇题为《逮捕》的通讯,它揭露了宪兵们逮捕科伦工人联合会领导人时的蛮横行为,并批评了柏林总检察长茨魏费尔对革命实行的反动政策。为此,马克思、恩格斯和报纸发行人科尔夫被控侮辱总检察长茨魏费尔和诽谤宪兵。科伦陪审法庭于 1849年2月7日开庭审理这一报刊案件。马克思在法庭上对诽谤罪、侮辱罪从法律上做了确切的分析。他根据拿破仑刑法典的有关条文指出:“诽谤是指如下的情况,如果我把某种行为归罪于某人,说这种明确指出来的行为是他完成的。”“如果说:‘你在某地偷了一些银匙子’,就是诽谤”。“侮辱指的是什么呢?指的是谴责某种缺陷和一般的侮辱性言词。”“如果我说:‘你是一个小偷,你有偷窃的习惯’,那我就是侮辱了你。”诽谤和侮辱都是诬陷的形式,但犯罪程度不一样。侮辱是一般性的泛泛詈骂,诽谤则必须具备具体的内容。马克思说:“在后一种情况下指控的事实内容更清楚,名誉受到更大的损害”。所以,诽谤罪比侮辱罪受到的刑惩要重。(《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3卷第461—462页、第6卷第271页)

  根据诽谤和侮辱在法律上的不同含义,马克思指出,控告《新莱茵报》侮辱茨魏费尔是不能成立的,因为那篇通讯对茨魏费尔的揭露是具体的而不是泛泛所指。如果说报纸诽谤了他,也不通,“《新莱茵报》写的是:‘据说,似乎茨魏费尔先生的声明说……’。为了诽谤某人,我自己绝不会把自己的论断置于怀疑之下,绝不会像在这里一样用‘据说’这样的词;我一定会说得很肯定。”(上揭书,第6卷第273页)至于指控报纸诽谤宪兵,马克思说:“只要粗略地看一看被指控的那篇文章,就可以确信,《新莱茵报》抨击地方检察机关和宪兵,毫无侮辱或诽谤之意,它只是在履行它的揭露职责。对证人的讯问已经向你们证明,我们关于宪兵所报道的完全是千真万确的事实。”(上揭书,第6卷第275页)在这里,马克思用以驳斥控告的是事实。一旦证明确有其事,控告侮辱或诽谤的前提就不存在了。

  显然,马克思关于诽谤罪、侮辱罪的看法是明确的和始终如一的。具体地指责某人或法人做了某件事,从而使其名誉受到损害,是诽谤;如果报道的并非是具体事实,那么一般性的泛泛指责是侮辱。侮辱罪比诽谤罪轻。推翻诽谤或侮辱控告的证明,是原告确有其事的证人或证据。

  一般说来,英美法系是不区分侮辱和诽谤的,但大陆法系国家则把诽谤和侮辱进行了比较严格的区分,大多数学者认为,诽谤是指行为人因故意或过失捏造并散布某些虚伪事实,损害他人名誉的行为。因此,诽谤的构成要件是必须在陈述事实方面有虚假内容。所谓虚假,就是同实际情况不相符。这一点将诽谤和侮辱分开。诽谤必然是事实虚假才能构成,事实为真实或者不涉及事实仅仅言辞激烈而侵害的名誉权案件通常以侮辱定罪。

  路金波先生上述微博,可谓既是侮辱又是诽谤。

  当然,也很难说路的言论一定构成犯罪(理由后述)。

  同理,我国民法上对侮辱和诽谤都纳入侵害名誉权调整。作为社会对一个人的评价,名誉权具有社会性,客观性,特定性的特点,这种评价对具体的自然人或者法人来说,具有精神享受和经济利益享受的意义。《民法通则》第101条规定:“公民,法人享有名誉权,公民的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禁止以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公民,法人的名誉权。”名誉权包括两方面的内容:权利人有权维护它名誉,要求他人对其进行客观公正的评价;权利人有权排斥他人对其名誉的侵害。

  当然也有观点认为,侮辱不一定用捏造事实的方式进行;诽谤必须是捏造事实,并有意加以散布。侮辱往往是当着被害人的面进行的;而诽谤是当众或者向第三者散布(参见周道鸾、张军著:《刑法罪名精释》第二版,2003年9月第2版397页)

  这样看来,路金波的侮辱还是诽谤还真是个问题。个人认为定诽谤可能侮辱比更好。

  因为其后不久,路金波先生在其后就声明,他知道方舟子先生没有儿子所以才有上述言论,侮辱的故意非常明显。

  当然,再其后,我注意到路金波先生干脆删除了该条微博。不知是其主动所为还是依方舟子要求所为,总之,这一定程度上会减少对方舟子名誉的损害。

  似乎路金波先生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的严重,因为法律是严肃的事!


┃相关链接:

韩寒诉方舟子名誉权纠纷一案的结果猜想

从著作权法第十一条看韩寒诉方舟子侵犯名誉权案

为《南方周末》笔下的方舟子正名

方舟子“错打”厦大另一教授 发微博道歉

方舟子与周鸿祎名誉权纠纷案 (2014)三中民终字第04779号民事判决书

方舟子与北京微梦创科网络公司等名誉权纠纷案  (2014)三中民终字第04779号民事判决书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都在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