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防队员强奸案:从最残忍采访反思对被害人的保护意识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联防队员强奸案:从最残忍采访反思对被害人的保护意识

2011年11月14日17:28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果不出我所料,这两天,一张照片和一段视频在网上疯传。照片的背景很杂乱,上面堆满了衣物和床单。照片的右侧,一个女子向里侧卧在床上,两手抓着床单,将脸捂得严严实实。

  最近,深圳宝安区西乡街道联防队员杨喜利擅闯民宅打砸,并对女店主进行长达一个小时的毒打和强奸。可悲的是女子丈夫杨武却躲在几米外,不敢做声,眼睁睁看着妻子遭此横祸,一个小时后才悄悄报警。可恨的是强奸案居然发生在离警务室只有10米的地方,社区警务室竟成了摆设。值得安慰的是:杨喜利因涉嫌强奸罪已被宝安区检察院批准逮捕,将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2011年 11月11日《广州日报》)

  于是有了史上最窝囊的男人(丈夫)之说法。但案情似乎又在朝向嫌疑人和被害人之间有“通奸”关系方面发展。

  在我看来,婚姻其实是讲究“装聋作哑”、自我安慰的。在今天,即便是学法律的你,面对红杏出墙的妻子,又有什么好办法?夫妻之间是人身自由的,丈夫当然无权惩罚出轨的妻子,更无权惩罚别人的妻子。尽管都知道在当下中国,通奸是不光彩的事。2008年3月19日,谢霆锋在“艳照门”风波后首次公开接受媒体采访。在接受内地媒体采访时,他有些激动,甚至爆了粗口,多次强调要大家关心奥运会,而不是那些“无聊丢人的事情”。(《据东方早报》)

  我生活在农村,很小的时候,父母就教一些为人之道。像守着驼子不说矮话就是其一。例如,村中有一男子的婆娘与村中另一男子相好。这是全村人都知道的秘密,连当时的幼小的我都知道,可想其事件影响之大。但厚道的庄稼汉们从来没有当面说过这个被戴上绿帽子的人。即使是村人吵架,可以骂很多东西,但没有人骂这个男人的这件事。因为为人要厚道,如果说破了,这个男人怎么活?就我现在想来,那个头戴绿帽子的男人应当也知道,但大家不说给他,他也乐于装作不知道。可是,我们农民都知道的一件事,现在的记者先生们就是不知道,枉有学问。好在我不是谢,如果是我,我就反问记者大人,你老婆与人有婚外情,你有何感想?打人不打脸,可是,我们的拥有博士、硕士、学士学位的记者们愣不知道这一点。(参见王学堂著:《离婚为什么》,知识产权出版社2011年7月版,第18-23页,《婚姻与正义无关》)

  这样的报道会让被害人一家如何面对世人的目光?毕竟在国人心目中,无论是通奸还是被强奸都是耻辱的,而且国人谈性就“八卦”。人人都“八卦”,你我不例外!

联防队员强奸案

  左侧,有好几只指甲涂得鲜红的手握着话筒,将它们凑到女子的头边。话筒上,南方电视、广东卫视“今日关注”栏目、深圳电视台“公共频道”的标识清晰可见。视频上,也是一群手持话筒的人走进了一间堆满废旧电视机的房子,他们围着一个身材瘦小的男子,这名男子跪在地上,头深深地埋了下去,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说,“我忍受的是所有男人不能忍受的耻辱和压力,我不愿意回忆,求求你们了,出去好吗?”这一张照片、一段视频,在网络上激起了普遍的反感,许多人都直呼这是“最残忍的采访”。( 2011年11月12日《中国青年报》)

  我们知道,有些案件,比如强奸,有的被害人怕影响自己的声誉,不愿揭发,或者与被告人有特殊关系(如抚养、领导、师生等)不敢揭发,对于这样的被害人要做耐心细致的思想工作,必要时应采取适当的保护措施,解除他们的思想顾虑,不能用欺骗、引诱、胁迫等方法来取证被害人陈述。

  我们不得不沉重地指出,由于法律规定的不合理,造成了刑事被害人的再受害。被害人精神上的损害并不会因追究了犯罪人的刑事责任而泯灭,适用精神赔偿可以缓和、抚慰,乃至消除被害人精神上的损害。钱还只是问题的一小部分。应发动全社会的力量,为被害人的学习、工作、生活、家庭、就业方面予以帮助与关怀。当前我国在这一方面做的还很不够。还是借鉴华盛顿市全国法律健康研究所(NIMH)下属的强奸预防和控制中心所作的工作来说明。(资料来源:《国际范国内的被害人》378页)

  ⑴向被害人提供感情支持和接受被害人。

  ⑵像对待正常健康人一样,对待经历过严峻的生活危机、处在感情不平衡和混乱状态的被害人。

  ⑶对强奸的真实性不作判断。

  ⑷帮助被害人保持和恢复控制自己及其环境的能力。

  ⑸将被害人与强奸事件分开。

  ⑹帮助被害人确定自己的社会支持体系。

  ⑺研究被害人的个人安全问题。

  在当前阶段我国现行法律(包括刑法、刑诉法)对被害人的保护是不充分的,在某种程度上,刑事被害人尤其是强奸案被害人容易再度成为刑事司法制度的受害者。

  我们呼吁尽快建立中国的被害人学体系,并增加、完善相应的司法保障。这是社会公平的体现,也是文明、法制社会的应有内容之一。毕竟刑事被害人是无辜的,保护他们的合法权益是法律的责任!(参见王学堂著《强奸案被害人:法律应确定赔偿规则》,载2002年《中国妇女》11月下半月刊,总第589期,第43页)


┃相关链接:

犯罪现场新闻报道及其限度

互联网时代的媒体与司法关系(四)

互联网时代的媒体与司法关系(三)

互联网时代的媒体与司法关系(二)

互联网时代的媒体与司法关系(一)

网络时代美国司法对媒体预先限制的反思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