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微博是普及法治文化的重要载体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司法微博是普及法治文化的重要载体

2011年11月06日11:21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前些天,发生了令我们全体佛山人蒙羞的小悦悦事件,18个路人的冷漠、见死不救不管怎么说,不管你承认不承认,多多少少与南京的彭宇案、天津的许云鹤案件有一定关系。

  司法需要公开。法律需要公开,神秘主义、单纯的服从义务不应该再是现代法治的理念,这一点上司法尤其重要。前些天,发生了令我们全体佛山人蒙羞的小悦悦事件,18个路人的冷漠、见死不救不管怎么说,不管你承认不承认,多多少少与南京的彭宇案、天津的许云鹤案件有一定关系。这就是司法不公开带来的恶果。更为可怕的是,现在连小孩子都知道彭宇案,可惜的上就是我们这些法律人也不知道这个案件的事实和真相如何,到底彭宇撞了老太太没有?到底是南京两级法院是如何判决这起案件的?就更不用说见到公开的判决书和相关案卷材料了。难怪近期网上疯传这起案件的主审法官王浩被调离被判刑的消息了。这是民众的意愿表达,也是司法不公开的恶果。大道不通畅小道消息就乱跑。这值得我们的法院、特别是我们法院的新闻发方言人和院领导深思。

佛山中院微博

  司法微博是司法公开的重要载体。时下是逢人到处说微博,2011年势必会成为微博年。我们理与时俱进,从以前的QQ、BBS、博客等网络问政进入了微博时代。这一“百字为限、短短数语”的新媒体技术正在或者说已经改变了我们的生活。“你是有身份的人,我是有微博的人”。不管你喜欢不喜欢,微博正在或者说已经改变着我们的生活。

  因此,每天看微博是我的一种习惯。当然,我关注的微博一般是与法律有关的,而且一般都是实名博主,因为我本身就是实名,不太喜欢与陌生人交流(等于你在明处,人家在暗处)。我也不太喜欢看官方微博,因为你知道他是具体的人在管理,这样难免产生公行为与私观点的不适。特别是你与它辩论,往往就会等于你对他代表的组织的不满。这是个天大的罪名。另外还有官方的那种傲慢与自大,也不是追求平等的我所喜欢的。但我喜欢并关注了佛山中院的微博。因为身为法律界人士,身为专注于佛山本地的时评人,身为普法职责的承担者,这些都让人责无旁贷关注佛山司法系统,关注其司法改革的动作和审判的动态,微博裁缝给我提供了一张法院的内部简报。

  司法需要互动。微博的互动功能适应了这一需要。 9月27日,佛山坊间热议、微博热转的网民“超级赛手”因开庭迟到15分钟(实为45分钟)而导致败诉再审案宣判,佛山中院维持了原审结果,“超级赛手”再次败诉。对此结果,一方面“超级赛手”表示不服将“依法申诉”,另一方面佛山中院则第一时间在其官方微博上公开了长达24页的再审判决书(对涉及隐私部分进行了处理)。在这次争执中都表现了佛山网民、佛山市民、佛山官方应有的理性。一方在网络上发帖表达利益诉求及不满,一方则积极回应并以平等的姿态阐释事实真相。这才是法治社会的应有之义。

  我个人也是佛山中院微博的受益者。前段时间,因为对中院一点司法细节的不满意,我微博上发了个帖子。不出2分钟,就有了回应。后来,院长秘书和新闻科负责人都专门给我电话,予以解释。相较许多投诉的“没人关心没人问”,这给人很多感慨,中院不愧是模范法院!

  司法微博需要专业引导。近年来,我发挥自己当过法官、当过律师、现在从事行政法制工作,基层实践丰富的特长,扬长避短,针对普遍性、迫切性、根本性的法律问题组织和撰写评论文章。讲事理、明法理、谈道理、求真理。将法学思想和时事新闻在千余字的评论中有机融合,在新闻事件中发掘法学现象,寻找法学理论。基本上做到了每日写一篇、每周发表2篇。马克思在谈到理论的作用时曾指出:“理论只要说服人就能掌握群众;而理论只要彻底,就能说服人。所谓彻底,就是抓住事物的根本。”作为法治时评人,不能搞“事件+议论”式的脑残式时评,必须从理论上廓清为什么是这样、应该是什么样,理想的选择是什么样、解决的路径在何方?但我认为:一是时评不能当判决。必须明确,案件的裁判权在法院,而不是媒体,更不是时评作者。这一点是明确的,作为前法官,我更应明白;二是时评不能不给结论。支持谁反对谁必须是明确的。不能像一些法学家,你读他的文章,上万字,可看不出一个明确的观点;三是在肯定与不肯定之间游走,这是法治时评的难度所在。尽管我自己也写时评,但我确实厌恶那些没有掌握事实就开始乱发一通议论的方式。我的文章对事件解决有益吗?对这个社会的公民有所启发吗?更重要的是:你明白你想说的问题吗?这一点上,我还有改进的空间,我也是希望中院的微博能积极对普通民众进行专业引导。

  作为佛山首批开通官方微博的单位,佛山中院表现了司法便民的勇气;作为积极的发言者,佛山中院表现了司法为民的责任;作为与粉丝互动的主动者,佛山中院表现了司法利民的职责。期待越办越好!


┃相关链接:

东方法眼文章一键转发至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东方法眼启用文章内容转发到腾讯微博功能

东方法眼一篇被拐少年微博寻亲报道引发广泛关注

微博上的“执着姐”其实是一种现实骚扰

称姚晨发1条微博赚2万 《劳动报》侵权被判致歉

微博用户学历低是咋统计出来的?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