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了也要罚”难以自圆其说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死了也要罚”难以自圆其说

2011年10月26日19:11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尽管目前法学理论界与司法实务界对普通列车运行是否属高度危险作业尚无定论,但对风驰电掣的、运行速度在200公里以上的动车认定为高度危险作业似乎并无大的分歧。

  2011年10月23日下午因四名人员翻越铁路栅栏闯入线路,导致广深线D7117次列车制动不及,当场撞死两人,撞伤一人。乘客无伤亡,但轻度晚点。铁路部门称,擅闯铁路,被撞者不仅没有赔偿,连死者都要被罚款见昨日《南方都市报》。

铁路交通事故

  尽管目前法学理论界与司法实务界对普通列车运行是否属高度危险作业尚无定论,但对风驰电掣的、运行速度在200公里以上的动车认定为高度危险作业似乎并无大的分歧。

  高度危险作业在侵权法上适用的是无过错责任,即高度危险作业人没有过错仍然可能承担责任,一般认为行为人的自杀等主观故意明显、严重过错的原因才能排除相对方的责任。那么,“翻越铁路栅栏闯入线路”能认定为自杀、排除铁路方的赔偿责任吗?显然说法难以成立。

  如果说上述侵权赔偿在学理上尚有分歧,那么铁路部门宣称“死者都要被罚款”就无论如何有点店大欺客的自说自话了,因为它难以自圆其说。

  自1996年《行政处罚法》实施以来,已经将行政处罚的权限严格纳入了该法的监控之下,不仅行政处罚的实施主体严格要求为行政机关(除内设公安机关外,排除了铁路作为企业的执法权),而且规定了行政处罚的主体(如必须为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且公民只能是活生生的人而不能是死者,即使他生前罪恶滔天)和程序,这些都让“死者都要被罚款”的法律基础大打问号。

  当然,在国外有对“死人”、外逃者的缺席刑事审判制度,可惜我国现行制度中无论是刑事还是行政处罚都没有如是规定(这也是我国外逃贪官处罚难的一个重要原因),即使是民事诉讼中也须由其继承人参与诉讼。总之,我国现行法律制度不存在“死了也要罚”的可能性。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死了也要罚”的可执行性。中国人讲究“人死如灯灭”,特别是目前尚未建立严格的个人财产登记、申报制度,怎么区分死者的个人财产和家庭财产?

  尽管从珍惜生命、铁路安全的教育角度,笔者反对民众在铁路上“散步”,而且“散步”有风险,后果要自担。但必须要强调,“死了也要罚”的思维是一种夜郎自大的狂妄,是一种视百姓如草芥的不平等思维。


┃相关链接:

行人候车擅入高速路被撞身亡 家人起诉高速公路公司败诉

高压电击中原告 本案的责任如何划分

高压线下垂钓触电身亡 电力局不承担责任

电线架设高度不合规范 村民手持钢筋触电索赔百万

关于侵权责任法第七十三条“经营者”之辨析

铁路运输法院不宜管辖公示催告案件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