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时结婚证”其实就是允许试婚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临时结婚证”其实就是允许试婚

2011年10月08日19:22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议会的部分议员日前提出了一项立法提案,那就是允许新结婚夫妇申请“临时结婚证”。如果两位新人在结婚证到期时,感到夫妻生活甜蜜幸福,那么可以去有关部门办理“延期”手续。

  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议会的部分议员日前提出了一项立法提案,那就是允许新结婚夫妇申请“临时结婚证”。如果两位新人在结婚证到期时,感到夫妻生活甜蜜幸福,那么可以去有关部门办理“延期”手续。但如果两人婚后生活不和谐,“临时结婚证”到期后不再延长,那么他们之间的婚姻关系自动解除。“临时结婚证”的有效期可依据两人申请而定,不过最低期限是两年。而且“临时结婚证”还包含选择不再延期,如何处理财产和儿童抚养问题等的条款。参与拟定这项立法提案的墨城议员鲁纳表示,如果这项立法提案被通过,也就意味着领取了“临时结婚证”的夫妇不必经历痛苦的离婚过程就可以潇洒分手。这项提案的目的是降低墨西哥城的离婚率。鲁纳说,这项提案得到了很多支持,因为墨西哥城的离婚率如今高达近50%,其中大多数夫妻都是在结婚头两年选择离异。墨城议会可能在今年底之前就这项提案进行投票表决。

外国人的浪漫婚姻

  不过这项提案一经公布,也遭到了很多人的反对。有人指责这项议案违背了婚姻关系的本质。墨西哥城早在2009年底通过立法,成为拉美第一个支持同性恋婚姻的城市,这也招致了非常多的争议,因为墨西哥是一个天主教国家,全国有将近90%的人口是天主教徒。天主教反对堕胎、排斥同性恋,对离婚也不提倡。(2011年10月2日《羊城晚报》)

  我们知道,在西方人的婚礼中有一句誓词,“从今日起,不论祸福、贵贱、疾病还是健康,都爱你、珍视你,直至死亡。” 经常看电影的朋友对此都不会陌生,而且常常会为这句话而感动。可是到今年底,这句誓词在墨西哥城举行的婚礼上可能不会再听得到。

  不过,我个人倒支持这种提议。我本性是个道统的人,但我却一直有一个很不道统的观点。那就是我一直主张男女青年在结婚登记之前可以适当同居一段时间。当然,你也可以称之为试婚。许多人一听我的观点,往往会大惑不解,为何貌似正人君子的你会有此大不敬之观点?更有妇联等组织的妇女维权人士对我大加讨伐,你这不是为那些不良男性玩弄妇女提供舆论支持吗?还有我西北政法的师妹认为这很正常,“因为这是男人的想法!”

  其实,这与我是男女并无关。

  当下中国,一听与自己的观点不一,立即给说话人赠送一顶与天地不容的大帽子是惯常作法。其实,我的主张仍然是我惯有的保护妇女儿童合法权益原则的继续,当然,这也是我们法律人公平正义理念的惯有秉承。简单举例。我们大都赞同“不能人道”作为不能结婚的理由。

  民国12年,有山西女子东方玉箫诉柴庸福解除婚约案。指称“柴有精神病、不通人道,且于夜间疾作时,屡以铁木重器击伤家人”。(载山西大学学报《政法月刊》,第十七/八期,民国十二年,转引自王新宇著《民国时期婚姻法近代化研究》,中国法制出版社,2006年9月第1版)中华民国三十一年九月二十八日的上诉人侯丁卯与被上诉人侯张氏离婚案。侯张氏以侯丁卯有不治之神经错乱病,不堪同居,要求离异,诉于庆阳地方法院,经判决侯张氏与侯丁卯离婚。侯不服一审,上诉。经陕甘宁边区高等法院传讯两造,侯丁卯确为不识五以上之数(在庭上数六个凳子为八件),不晓自己之年龄(二十七岁说成十岁),不识农时(说正月可以种谷粟子),更不知男女之乐(同睡各床,不省房事),神经错乱,傻而且有羊羔风不治之恶疾。侯张氏以其空有夫妻之名,不能离享天伦之乐,坚主离婚,自属人情之常,(载《方圆法治》2009年第18期)。时下下的法律亦有“不能人道”的规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如何认定夫妻感情确已破裂的若干具体意见》中规定,“一方患有法定禁止结婚疾病的,或一方有生理缺陷,或其它原因不能发生性行为,且难以治愈的”可以作为夫妻感情确已破裂的情形之一。

  那不能人道怎么知道?现在已经取消了强制婚检查的规定,这就只有通过试婚来发现了。

  再举生活中另一小例子是打呼噜。我们知道,这在中国难称恶习或者说疾病。因为我发现打呼噜的人在中国比例不少。每当我遇上这样的人同居一室,自杀的心都有。当然,我也有会找心理平衡,我不过就是一夜,就不知道,他的夫人,是怎么忍耐过来的!当然,这东西习惯了也就适应了。我原来在青州法院有位大哥。他打呼噜有水平!他的房子上一层是刘大姐,也是我同事。晚上被他的呼噜声吵得实在睡不着了,就起床找呼噜声响是从何处传过来的。经过两公婆仔细侦查(她老公是警察),终于发现声音来自暖气管道的空隙!就那么一点小缝隙,呼噜声音竟然顺着从楼下到了楼上。有一年,我和这位老兄一起晚上值夜班。他说,你先睡,我等会再睡,要不我打呼噜你会睡不着的!尽管法院已经盛传他呼噜的威风,但我没有亲自领教过,不太相信有那么厉害!但那一次,我服了!半夜,我被鼾声吵醒!不得已,我只得抱起被子,仓皇逃窜!好在我家就在法院院内,相隔不太远!第二天,我向他说起这事,很同情地问他,嫂子(他太太)是怎么忍受的呀?他说,我一出差,你嫂子就失眠,因为她听不到我打呼噜了!这可怕的习惯。

  我是个守旧的人,但我一直主张男女婚前试婚。其中呼噜就是一个重要原因。当然,我从事法律工作13年,还没听说过因为打呼噜而闹离婚的。毕竟这点毛病说大就大,说小就小,习惯成自然。从网上搜索发现确实有这样的例子。 胡小姐去年7月与前夫认识,双方相处得不错,就在今年元旦结婚了。没想到,新婚之夜,胡小姐就没睡安耽:“那呼噜声太响了,我头都要炸了,把他推醒,他安静了几分钟后又开始打了。”个人商量之后,决定分房睡。但胡小姐总觉得那呼噜声穿透墙壁,钻进她的耳朵,让她无法安心入睡。在胡小姐看来,以后的生活让她无法想象,特别是有了小孩,肯定孩子也无法忍受。最终她作了这个决定:离婚。

  无独有偶,记者从临海市人民法院了解到,半个月前他们也受理了一件离婚案,女方一个重要理由就是讨厌丈夫打呼噜,后来经他们调解,丈夫答应去买呼吸机治疗,妻子才同意收回诉状。

  而临海一名中学教师,多次带丈夫去看台州中心医院呼吸内科。这位丈夫因为应酬多,经常醉酒回家,一上床就鼾声如雷,两人为此已分居两年了。( 2008年5月6日今日早报)

  当然,如果说因打呼噜离婚,从法理上讲也并不是完全无道理,可简单归入《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32条(五)“其他导致夫妻感情破裂的情形”。

  有人认为婚前同居是“非法同居”,是违法之举。这是对法律的误解。“非法同居关系”提法,最早出自1989年12月13日由最高人民法院制定的《关于人民法院审理未办结婚登记而已夫妻名义同居生活的案件的若干意见》第一条。但2001年4月28日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21次会议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进行了修改。1989年制定的婚姻法司法解释中“非法同居关系”法律用语,由于与2001年12月24日颁布的司法解释中的“同居关系”相抵触,从此“非法同居关系”,在司法概念中已消失。也就是说司法审判中,已取消了“非法同居关系”,取而代之的是“同居关系”法律用语。《婚姻登记管理条例》第二十四条规定:“未到法定结婚年龄的公民以夫妻名义同居的,或者符合结婚条件的当事人未经结婚登记以夫妻名义同居的,其婚姻关系无效,不受法律保护。”分为一般“同居关系”和“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而只有后者才是违法的。对达到合法婚龄的有情男女,通过婚前的试婚行为,可能对双方都有好处。当然,凡事都要适当。如果有人将婚前的性泛滥与我所说的合理试婚赞同,那是对我文章的曲解,我不承担责任。

  注:考虑到我的这种思想太超前,也为了书籍能够通过审查,在我的新著《离婚为什么》(王学堂著,知识产权出版社2011年7月版)中将本篇章删除。


┃相关链接:

妈妈,你一定要回来接我

当我们在谈论婚姻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别活在他的世界里无法自拔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

权威解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

为最高法点赞:回应妇女诉求解决现实问题 全国妇联权益部负责人就《解释》答记者问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都在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