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宋中清:撇开法律姑息犯罪必酿医疗乱局

2011年09月02日08:44 东方法眼宋中清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医疗损害暴力维权背后的原因,无论被归结为千种万种,至少有一种是无可回避的,这就是国家姑息了医疗犯罪,放弃了医疗事故罪的追究。

  9月2日中国青年报在报道一则造成植物人的维权案例时发表两篇评论:《医生为何难以“医疗事故罪”被追责》和《医疗事故鉴定易受干扰》。

  片面市场化的旧医改不仅使中国医疗公平性跌落至全世界排名底部,而且造就中国医疗乱局,出现医疗损害暴力维权现象层出不穷的中国特有“景观”。这种“怪现象”背后的原因,无论被归结为千种万种,至少有一种是无可回避的,这就是国家姑息了医疗犯罪,放弃了医疗事故罪的追究。

  这个道理在法律上本来十分浅显,这些年来却被人为地复杂化。到今天,还得由新闻记者来揭露。法律界应当为此汗颜。

  医疗事故处理条例》姑息医疗事故

  作为执行和贯彻国家法律的行政法规,《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的天职应当是保障国家法律的有力实施。而2002年开始实施的这部《医疗事故处理条例》却放弃了该项重要任务,放弃了以前实施多年的医疗责任事故鉴定制度和程序。以此保护肇事医生和肇事医疗机构,让他们放心地从伤病者身上赚钱。

  医生的职业本来十分神圣。这一点,无论在中国还是在外国都一样。然而,把本来神圣的医疗职业无限地神圣化,“拔高”到超越法律的程度,姑息犯罪,再加以多年来的全方位政策扭曲保护,这种神圣的职业必然被整体妖魔化,必然不断有各种突破道德底线的事件发生。因为没有了最起码的法律规则,在此基础上的道德规则等就成了“空中楼阁”,摇摇欲坠。

  《医疗事故处理条例》丢掉了《刑法》赋予的追究医疗事故罪的职责,当然也丢掉了《执业医师法》等法律规定的查医疗违法行为的行政职责。《侵权责任法》于2010年7月实施后,《医疗事故处理条例》拒不从法律舞台退场,不仅不履行《侵权责任法》规定的追究医疗违法的职责,而且直接发生了与《侵权责任法》的抵触,顽固坚持追究医疗违法犯罪与受害民众无关、与国家职责无关的谬论,顽固坚持违法犯罪由医学会的秘密组织幕后裁定的制度,顽固坚持国家职责受会员组织秘密牵制的这种所谓“鉴定”制度。以此继续姑息医疗事故犯罪。

  姑息医疗事故罪不会改善医疗秩序

  一面在姑息犯罪,一面使应当及时救济的医疗损害受害方陷于被秘密陪审团决断式的医疗事故技术鉴定程序的埋葬中,一面去指责患者家属和医生。这就是《医疗事故处理条例》运行下医药卫生执法的行为方式。

  当医疗违法犯罪发生后,当医疗损害发生后,作为国家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规定的法定第一方查处机关,医药卫生行政机关从事故现场消失,撇开法定职责“劝慰”医生或患者家属忍耐,就是变相地闹事“挑唆”。因为他们不仅曲解和隐遁自身的法律职责,而且堵塞和摧毁法律规定的追究医疗事故犯罪责任、医疗违法行政责任的渠道,让就医者失去起码的生命安全保障,让行医者失去净化自身队伍的机制。

  这种情况下,不仅受害患方的法定维权渠道难以畅通,而且国家法律不可能得到符合其本来含义的实施。法律得不到正确实施,混乱的医疗秩序就不可能得到根本改善。

作者宋中清的更多文章责任编辑:海星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