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化学阉割对付性罪犯不失为良方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用化学阉割对付性罪犯不失为良方

2011年07月29日20:33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2001年12月27日,红豆因猥亵男童在北京家中被捕,案件轰动全国;次年6月20日,红豆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

  2001年12月27日,红豆因猥亵男童在北京家中被捕,案件轰动全国;次年6月20日,红豆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

  2004年5月,表现良好的红豆提前出狱。在经历自闭抑郁、试探复出、重返歌坛、隐退幕后之后,日前红豆再次因猥亵男童的恶性新闻进入公众视线中。

  红豆生南国,

  春来发几枝。

  愿君多采撷,

  此物最想思。

  王维的一首诗让国人知道了一个叫红豆的东东。

  同时,我们这一代人还知道,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有个活跃在舞台上能歌善舞阳光帅气的男歌星红豆,这个艺名让我们大多数人已经忘记了他的本名叫王立勇。

  也算数典忘祖吧?当年的红艺人乐于人们称呼他的艺名;今天的曾经艺人红豆羞辱于人们称呼他的本名。

  正如羊城晚报的评论文章说:翻看红豆大事记,令人唏嘘。少年出道,意气风发,星途却并不坦荡,半红不黑。作为歌手,他没有能让人记起的代表作;作为演员,他那部《闪灵凶猛》,虽票房尚可但评价极差。

  他本人更是在该片上映后不久被判入狱三年。红豆在狱中因表现良好提前获释,从此转为幕后,组织策划演出活动,业务能力深受合作者肯定。

  2011年6月14日,正当他在包头为张学友演唱会做筹备时,警方抓捕了他。

  更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他在同一个地方又一起摔跟头。

  这次他的罪名仍然是猥亵男童。

  许多人愤怒:这不是变态吗?

  其实,许多性罪犯还真是某种程度上心理变态。

  在百度上键入“再犯强奸罪”搜索,结果洋洋洒洒。

  从一些监狱作品来看,性犯罪分子在监狱里也是萎缩的,甚至好像还喜欢搞点“男宠”之类。

  2011年6月底,韩国国会以绝对优势通过了《对性犯罪者进行防止性冲动的药物治疗相关法案》,也就是俗称的“化学阉割法”,允许对假释和即将出狱的性犯罪罪犯进行药物治疗,以防止其再犯。7月24日,该法案正式生效,由此韩国也成为亚洲第一个实施“化学阉割”的国家。

  之所以会做这个决定,主要因为近年来韩国性侵犯率呈上升趋势。据韩国警察厅提供的数据,仅今年上半年发生的性侵犯案件就达10237件,特别是对儿童的性侵犯案件更是呈高发态势2010年为1012件。也就是说,韩国每天会发生3起以上的类似案件。法案公布后,韩政府担心“化学阉割”的名称有损人的尊严,因此正式用语是“防止性冲动的药物治疗”。据估计,每年需接受“化学阉割”的可能有100人。

  所谓“化学阉割”,就是通过药物控制雄性激素分泌,以减少其性冲动。这些药物长期被用于治疗前列腺癌,有一定副作用。

  因此该法的适用范围有严格限制。

  首先,必须年满19周岁,且对未满16周岁少年儿童进行性侵犯的罪犯。

  第二,由检察部门根据专家意见判断该罪犯是否会再犯,然后向法院提出申请,如法院认定,最多可判处对罪犯实施长达15年的控制性欲药物治疗。

  第三,相关罪犯出狱前2个月开始服用。出狱后,服药人每月必须到司法部门指定的地点进行检查。

  第四,如果无故不服药或者逃跑,罪犯将被处以7年以下有期徒刑及2000万韩元以下罚款。

  第五,药物费用全部由政府负担。

  调查显示,绝大部分韩国国民支持这一法案,但仍有部分专家对此提出异议。

  有专家认为,此做法会侵犯犯罪分子和其家人的人权,对儿童实施性犯罪更多的是心理问题,加强精神治疗,才是好途径。(资料来源:2011年7月29日《环球时报》)

  目前由于某种原因,强奸案件总数在我国司法机关是个机密,我们无从得知。

  但相信这个数字尽管少于盗窃等多发犯罪,但因为中国的人口基数大,应该也不是个小数目。

  因此,在中国实有必要引进“防止性冲动的药物治疗”。

  或许,这无论是对红豆们还是对普通民众都不失为一种保护。


┃相关链接:

韩国将对一名曾数次强奸女童罪犯进行化学阉割

赵秉志:中国立法“化学阉割”强奸惯犯尚不成熟

强行与妇女发生性关系获徒刑三年 (2017)陕0702刑初230号刑事判决书

王胜平抢劫、强奸、盗窃案──如何审查判断被告人的翻供理由

违背妇女意志以暴力手段强奸未成年妇女 (2018)湘3130刑初16号刑事判决书

采取持刀威胁强行扒裤子等手段欲发生性关系 (2018)苏0830刑初188号刑事判决书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都在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