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对裸死在教研室的女博士是否有安全保障义务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学校对裸死在教研室的女博士是否有安全保障义务

2011年07月13日20:47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2006年4月6日,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临床医学院04级在读女博士研究生赵诗哲在学校办公楼四楼金匮教研室做老师安排的作业,当晚20时20分许,校外人员

  2006年4月6日,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临床医学院04级在读女博士研究生赵诗哲在学校办公楼四楼金匮教研室做老师安排的作业,当晚20时20分许,校外人员熊进窜入该教研室,抢劫财物奸杀了赵诗哲,随后放火毁尸灭迹,逃离现场。同月12日,熊进被警方抓获。2008年10月10日,熊进被执行死刑。事件发生后,广州中医药大学向赵诗哲父母支付了10万元抚慰金,丧葬费9383元,并支付了接待赵家家属的食宿费22860元、交通费11171元。2009年7月8日,赵诗哲父母认为学校在此事件中负有管理疏漏之责,向白云法院提起人身损害赔偿诉讼,请求判令广州中医药大学支付赔偿金32万余元。广州白云区法院一审判决认为学校并无过错,驳回诉讼请求。(2011年7月13日《广州日报》)

赵诗哲

  一则让人读来伤心的新闻。年青有才华的女儿被歹徒奸杀,告状又输了官司。

  仔细分析,明显看出,这则案件原告似乎依安全保障义务起诉(可能有人会认为是过错责任,似乎亦无不可)。

  当然,学校校园及教研室是否为公共场所、是否与营利性经营可相提并论尚值得进一步推敲。

  2010年7月1日起实施的《中和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在第四章关于责任主体的特殊规定中第三十七条规定“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因第三人的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第三人承担侵权责任;管理人或者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的,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该条被认为是安全保障义务在我国法律中的正式确定。

  在司法实践中第一次关注违反安全保障义务的侵权行为,是1999年上海市法院审理“银河宾馆案”。

  案情是:1998年8月23日,23岁的深圳市翰适医药有限公司总经理王某在银河宾馆客房里遭抢劫遇害。警方事后从宾馆的安全监视系统记录资料中发现,凶手全瑞宝在入室作案前,曾尾随王某,并在不到两个小时内,7次上下电梯。但对形迹可疑的全瑞宝,宾馆保安人员无一人上前盘问。死者父母认为银河宾馆严重失职,应当承担侵权责任。2000年6月21日,上海市长宁区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认定银河宾馆与死者之间建立的是合同关系。宾馆未能兑现其基于对宾馆的管理以及对入住客人的优质服务而作出的“24小时的保安巡视,确保您的人身安全”的承诺,应承担违约责任,考虑到死者之死及财物被劫毕竟是罪犯所为,故酌情判令被告赔偿原告人民币8万元。二审法院认为,宾馆作为特殊服务性行业,应向住客提供安全的住宿环境。王某入住银河宾馆,双方即形成合同关系。而且本案中,银河宾馆有书面的《质量承诺细则》,因此安全保障是宾馆的一项合同义务。宾馆能证明自己确实认真履行了保护旅客人身、财产不受非法侵害的合同义务后,可以不承担责任。而本案中罪犯7次上下宾馆电梯,宾馆却没有对这一异常举动给予密切注意。宾馆未履行对王某的安全保护义务,自应承担违约责任。王某之死是凶手所为。银河宾馆的不作为仅仅是为凶手作案提供了条件,这种条件与王某之死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银河宾馆依法只对其在订立合同时应当预见到的因违反合同可能造成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银河宾馆不负有侵权责任。据此维持原判,驳回上诉。

  我们从上海案件中可以看出,法院考量了宾馆的营业性等因素;而广州案件中,学校的公益事业单位(尽管现在的学校似乎更宜划入营利性组织?),而且原告没有提供充分的证据证实学校的重大疏漏,因此在学校补偿14万余元判决原告败诉。

  一句话,超出了经营者安全保障义务的合理限度。

  当然,学校、被告人赔多少钱也不可能换回那个鲜活的生命。


┃相关链接:

老人跟团旅游火车上猝死 旅行社被判赔偿12万

陕西老太买菜路上摔骨折  称洒水单位应担责

老人未站稳司机急开车导致扭伤 法院判决公交公司担责八成

多人结伴水库野炊 一人死亡父母告上法庭

中学生结伴玩水 一人溺亡同伴要担责

狂风吹倒桉树砸伤路人 林木主人及公路管理段均担责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