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李昌奎案:犯罪社会危害性是一个“软杠杠”?

2011年07月13日09:28 东方法眼汶金让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严重的社会危害性是犯罪的三个基本特征中的首要特征和本质特征,但它并不是笼统、抽象和漫无边际的,并不是一个“软杠杠”。

  李昌奎强奸杀人案最近炒得沸沸扬扬,一起简单的普通杀人案,由于云南高院的一时“仁慈”使法律站在了舆论的被告席上,我想,二审下判时恐怕根本没想到会有如此严峻的社会影响。

  面对媒体各种质疑,云南高院一副院长出来澄清了:“当法官要剥夺一个人的生命时,必然要慎之又慎;此案我们二审判决程序合法,不存在徇私舞弊;我们不光考虑自首情节,李昌奎案属民间矛盾,社会危害性相对较小。”

  对于前两点,我表示赞同。但对第三点理由,笔者不敢苟同。难道社会危害性是一个“软杠杠”,是一个可以随意解释的“橡皮筋?

  我敢紧翻出华东政法学院教授、刑法学专家苏惠渔老师主编的《刑法学》重新进行了温习。严重的社会危害性是犯罪的三个基本特征中的首要特征和本质特征,但它并不是笼统、抽象和漫无边际的,根据我国刑法第13条规定,某一种犯罪在危害内容及其范围上,其实是具有相对的确定性的,它是质和量的有机统一,在同一类型的案件中它应当是可比较的。可见,犯罪的社会危害性并不是一个“软杠杠”。赵院长说:“老百姓将不同的案件作对比,是正常思维。”所以,我们拿李昌奎强奸杀人案和陕西的药家鑫杀人案来对比再合适不过,杀害一人和杀害两人,哪一个社会危害性大?这是一个简单的数学题,结论不言自明;一个仅是杀人罪,另一个是强奸又杀人,哪一个对社会的损害大?结论也不言自明。无论拿李昌奎案跟哪一个普通的杀人案比较,此案的社会危害性绝对不算小!如此明确的对比结果,一般水平比一审法官要高的二审法官为什么要作出如此让人费解的判决呢?看来是另有思想在作祟。

  一为对杀人案被告的仁慈思想,二为死刑存废争议。这两者其实都不是正在判案的人民法官应该考虑的。并非法官应当无情,而是“法律来不得半点偏私”,法官不应有任何“妇人之仁”。人民法院承担捍卫正义惩恶扬善的责任,对那些严重危害社会的犯罪分子,应当严格依照刑事法律的规定,实施无情打击,只有这样,整个社会秩序和受害者遭受的创伤才能得到抚慰,社会才能稳定和谐。因为,对十恶不赦的罪犯的放纵,便是对人民群众的伤害。

  尽管废除死刑是一个世界潮流,也许不久的将来我们会像那些“先进”国家一样取消死刑,但在我们国家,现阶段仍在争议和讨论之中,虽然我们已经取消了部分罪名的死刑规定,但对于故意杀人罪,刑法仍未取消死刑。我们几千年的传统社会要接受这样的现代思想,应该有一个过渡的过程,更何况,我们正处在经济高速发展、各种矛盾频出的社会转型期,我想,即就是将来取消了,故意杀人也肯定会是最后一名。作为法官,必须严格依照现行法律法规办事,绝不能越雷池一步,绝不能在办案中有多余的可能影响执法公平和公正的思想,否则,你的执法肯定会出现偏颇,肯定不会让人民群众满意;作为法官,必须追求办案的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相对统一,二者不可偏废任何一方,否则,你的案子办得再好,如果制造了错案或新的不稳定,损害了党和政府的威信,损害了人民群众对法律正义的信仰,那么,一切都毫无意义。

  李昌奎强奸杀人案的重新审查结果马上就要公布,死或不死,杀或不杀,都不是最大的问题。关键是,法律不要受到伤害,公平正义不要受到伤害,这是根本。

作者汶金让的更多文章责任编辑:海水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