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若药家鑫案件判决错了呢?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假若药家鑫案件判决错了呢?

2011年07月06日10:23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2009年5月16日,云南省巧家县茂租乡鹦哥村李昌奎将19岁少女王家飞的裤子撕烂,将其掐晕后强奸,又用锄头击打其头部。然后,李昌奎提起王家飞弟弟王家红的手脚,将3岁孩子的头猛烈撞击铁门。担心两个孩子不死,李昌奎又用绳子将两个孩子脖子勒在一起。

  2009年5月16日,云南省巧家县茂租乡鹦哥村李昌奎将19岁少女王家飞的裤子撕烂,将其掐晕后强奸,又用锄头击打其头部。然后,李昌奎提起王家飞弟弟王家红的手脚,将3岁孩子的头猛烈撞击铁门。担心两个孩子不死,李昌奎又用绳子将两个孩子脖子勒在一起。

  李昌奎在2009年5月20日在出逃4天后逃至四川省普格县时向城南派出所投案自首。

  2010年7月15日云南省昭通市中级法院一审以强奸罪、故意杀人罪,数罪并罚判处李昌奎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2011年3月4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以强奸罪、故意杀人罪,数罪并罚判处李昌奎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的终审判决。

  就因为有了“死缓”这个“免死牌”,两份一字之差的判决书,顿时间在家属间和网络上引起轩然大波。

  许多人将该案称之为云南版的药家鑫案。

  原西安音乐学院大三学生药家鑫,2010年10月20日深夜,驾车撞人后又将伤者刺了八刀致其死亡,此后驾车逃逸。2010年10月23日,被告人药家鑫在其父母陪同下投案。2011年1月11日,西安市检察院以故意杀人罪对药家鑫提起了公诉。同年4月22日在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药家鑫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赔偿被害人家属经济损失45498.5元。5月20日,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药家鑫案二审维持一审死刑判决。2011年6月7日上午,药家鑫被执行死刑。

  本案中有一个法院认定的事实:药家鑫在作案后第四天由其父母带领到公安机关投案,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构成自首,但不足以从轻处罚。

  那么具体到云南的“药家鑫案”,如果药家鑫该死的话,李昌奎真的也没有活下去的理由。

  但问题在于,假若药家鑫案件判决错了呢?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个人是法院案例的忠实拥戴者,《最高人民法院公报》是我常用研究工具。我也有多篇案例在《人民法院案例选》、《刑事审判指导与参考》等发表。

  但研究归研究,我也知道许多法院在搞案例指导制度,但我也经常在担心一个问题:假若被钦定为指导案例的案件错了呢?

  这当然不是我的杞人忧天,因为人的认知水平有限,我们的司法公信力、权威力还不够强。

  事实上,作为一名在法院工作过12年的法官,我现在经常想,过去有些案件判决似乎是不妥当的。

  这倒不只是我的法学素养不够,而是人的认知是受限的。

  更重要的是,我们的司法还较大程度上受汹涌的民意影响。

  2011年6月21日,陕西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宋洪武在西安交通大学讲课时表示,判处药家鑫死刑是从法律、政治、社会三个效果考虑的,不是单从法律效果一个方面考虑,也不是迫于“舆论压力”。药家鑫案如果不判处死刑可能会对社会的道德价值观念造成负面影响,死刑判决是社会民意的期待。(2011年7月4日《法制日报》)

  但民意也不一定正确,如文化大革命期间的民意。

  就我看来,出于对法律的尊重。我们当然要加强对法官的监督,但我们绝对不容许对法官和怀疑与不信任。法官的权威不在于他们永远不会判错案件,而是因为公众相信他们不会错。没有权威的法庭会很糟糕,一定的。

  可惜,今天的网络审判要审判的正是“司法裁判”。这种情况让人很担心,怕愈演愈烈。从理论上讲,网民对案件事实和司法审判程序乃至于判决结果,发表形形色色的观点和看法,由此形成“全民皆法官”或“网络审判”的舆论现象,或多或少会对若干具体司法审判产生影响。

  但就原则而言,网络民意不该影响司法审判。


┃相关链接:

李昌奎案的法律反思

李昌奎案:谁动了司法的奶酪

高铭暄和陈光中教授谈李昌奎案

李昌奎案错在哪里

狂欢的背后

李昌奎已被执行死刑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