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股长杀常务副股长:缘于关怀的缺失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副股长杀常务副股长:缘于关怀的缺失

2011年06月27日20:06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今年以来,股长这个公务员法中没有规定的干部职位引起了媒体关注。

  今年以来,股长这个公务员法中没有规定的干部职位引起了媒体关注。

  江西省鄱阳县财政局经济建设股股长李华波从2006年开始,伙同他人逃避财政部门划拨专项资金审批手续前后鲸吞存在当地农信社的9400万元基本建设专户资金,直至2011年2月11日携公款逃往境外案发。

  2011年4月26日央视新闻频道报道了“武安钢铁调查——难回答的钢铁产能问题”。武安市发改局马禄昌科长面对记者询问钢铁产能的问题,先是无言以对,再答非所问,不管记者怎么问,马科长坚持用“背诵背景材料”回答,短短几分钟的视频中,马科长先是发呆傻笑,继而喃喃背书答非所问,最后还小声恳求记者“别讲了,别讲了”,网友称其为“背书帝”。(4月27日《新京报》)

  广东顺德容桂街道国土城建和水利局土地征收储备股股长周建忠就违规征地问题接受电视媒体采访时戴口罩,并称其“有权不上镜”。据悉,佛山容桂违规征地近百亩,干部称征地有合法批文,村民被迫签“同意卖地”协议。事后,负责此事的周建忠一直回避记者采访。(2011年5月29日《西安晚报》)

  2011年6月10日21时许,河北沧州市盐山县国土局内该局测绘股副股长宋某在单位楼顶将同股室另一副股长薛某杀死。据盐山县国土局提供的消息显示,宋某与薛某均30多岁,两人同为该局测绘股副股长。案发前,该股没有正股长,按照领导安排,宋某在4个多月前调来该股主持主要工作。据自称知情者称,薛某在测绘股工作多年,拥有一定的技术,当正股长位置空闲后,本以为可以任命他,没想到领导从基层调来宋某主持工作,因此产生不满。因为宋某的技术不如薛某,薛某便在工作中为难宋某,两人产生积怨,导致血案发生。 (2011年6月26日《南方都市报》)

(这个地方通向杀人的楼顶

  在许多人看来,副股长杀主持工作的副股长无非是因为股长这个职位有油水,甚至油水非常大所以有利益之争,才能动杀机。

  就我看来,这样的观点有失片面。

  因为股长这个职位当然有一定权力,也就有一定利益,但更多是是为了个名。

  因为股长就是个干活的小喽罗!

  正股长位置空闲了,一般来说副股长顶上这是官场的规则。

  特别是对“在测绘股工作多年,拥有一定的技术”的副股长来说,他自己认为是顺理成章的事。就是局外人也一会这样认为。

  可惜,组织上不这样认为。

  调整来一个副股长主持工作,排名在他前面。

  这也罢了。

  相信大家都在组织这个体制内,能够理解这一点,因为“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不服不行!

  但“因为宋某的技术不如薛某,薛某便在工作中为难宋某,两人产生积怨”。这种飞扬跋扈、得了便宜不知道收敛的干部我见多了!也难怪其被杀!

  职位没提升,反而受后来者排挤,这也难怪要磨刀相向了!

  这些年,我们的组织不管你承认不承认,确实有点问题。

  例如,干部的提拔上,大家都知道是民主程序,民主推荐。

  曾任北京大学党委书记、江苏省委副书记的任彦申先生在其大作《后知后觉》(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江苏人民出版社2010年5月1日第一版)中提到,民主推荐看似民主,但划入民主推荐圈子的人选的确定还是由上级来确定的。

  换言之,对一个职位,符合条件的可能成百上千人(中国人多),为什么非要从这6个中推荐一人,即便后者的推荐程序是公平的,但从1000人中选出这6个的程序是怎么样的?还不是组织部门和有关领导的意图?

  所以,这种民主,不说也罢。

  胡耀邦先生主持中央组织部工作时期常说,“组织部是党员干部之家”。

  既然是家,就允许党员干部就委屈向家人倾诉。

  那么,一个在本股室工作多年的副股长,在股长出现空缺后,面临提升的机会,突然领导从另一股室调来个副股长主持工作,他的委屈你说大不大?

  那么,请问盐山县国土局这一级组织,有领导同这名失意的副股长谈过心吗?

  对这种空降型的主持工作的副股长,除了在恭喜他职位提升外,组织有没有对他进行谈话,让他正确对待下属特别是那名失意的副股长?

  有么?

  如果有,还会发生杀人命案吗?

  对杀人案的发生,我们的组织难道没有一点责任吗?难道没有一点愧疚吗?

  哪怕不是行政上的,法律上的,道义上也没有吗?

  可惜,我们没有看到。

  这些年,我们看到,不但体制外的人有怨气,在组织内的人似乎也多多少少有点意见。

  或许,谈心活动的缺少、组织关怀的缺失就是一个最根本原因。

  我只是个股长级职员,但我确实有时自己也有些委屈,尽管我习惯通过文字排解(当然,这也会使我的罪证昭然若揭!)

  但我知道手下几个人可能比我委屈更多,因为我挡了他们前进的路!

  所以,我有时与他们交流一下,倾听他们的委屈。或多或少,我做到了!

  我们这个社会,需要倾听,民从是如此,官员也不例外。


┃相关链接:

没有名字的人

26岁女县委常委四年四升迁,谁为她给力?

官场互殴何时了,人民真的好担心!

大同副市长被妻兄杀害为何成为官场笑料?

软肋

官场上“谁把谁拉下马”才应该?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