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能给网上裸聊的官员一个说法?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组织能给网上裸聊的官员一个说法?

2011年06月22日18:54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有网民曝光广州白云区新市街道办事处主任刘x在网上“裸聊”。刘宁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反复说“这个你要问组织,我不方便回答。你们应该向组织了解。”

  有网民曝光广州白云区新市街道办事处主任刘x在网上“裸聊”。刘宁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反复说“这个你要问组织,我不方便回答。你们应该向组织了解。”(2011年6月20日《羊城晚报》)

  遇到问题找组织,是我们这个国家的一贯传统。不过,你要说起组织是谁?估计没有几个人能说明白。

街道办主任裸聊

  即使是组织自身,他也说不明白。因为你从他的话中看一会儿他就是组织,一会儿组织又似乎是个单位。更为好笑的是,往往后面的组织和前面的组织有时重合有时分离,还有些时候往往上大组织就把“小组织”给干掉了。真是欲说还休的事儿。

  要说刘主任遇到的这种花案(尽管报道没有明说,一般来说一个雄性官员往往是会和异性聊裸的。因为两个大男人光着身子,估计不用我说,你也觉得没意思!)

  大约在25年前,在路遥先生的名著《平凡的世界》里,就有个类似的案件。

  陕西省黄原地区原西县石圪节公社双水大队的职业革命家、大队会计孙玉亭一心一意闹革命,除过和他妻子贺凤英(妇女主任)外,还没和旁的女人相好过,他从来不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

  但自从本村的金俊斌(确认为是因公伤亡)死后,他给田俊斌遗孀、寡妇王彩娥安排了照枣这个全村人眼红的好营生,彩娥就渐渐把他的魂勾住了。起先他还没意识到彩娥勾扯他;直到去年打枣那天她偷偷在他手上捏了一把以后,他才全明白了她的“意思”。他当然一下子就招架不住了,很快着了魔似的,不顾一切到她的窑洞来寻找温暖和抚爱,终于落到了有一天……

  金俊斌的两个侄子金富和金强在门外立着,将正在偷情的孙玉亭和王彩娥堵在了窑洞内。

  革命家孙玉亭面对这种捉奸,立即乱了分寸,他第一个想到的是组织!

  又是组织!

  孙玉亭哆嗦着坐在脚地的板凳上,浑身汗水淋漓,嘴里只会嘟嚷说:“总有个组织哩……”

  组织对这种事怎么处理?

  正如双水大队党支部书记田福堂在听到汇报后说,“哈呀!这玉亭!这号事还什么组织哩!怎?组织还给他嘉奖呀?他最好是在窑里闹着寻死上吊遭人命,那金俊武恐怕马上就得把门打开!”

  无比正确的组织当然不会给奸夫嘉奖!

  倒是情妇王彩娥比组织更管用一些!

  王彩娥吼着对孙玉亭说:”你这个没骨头的家伙!怕什么?屁的事也没!看他金家这群王八羔子怎放人!你光明正大来串门子,谁家的龟儿子看见你和我睡觉了?

  孙玉亭这才又些许定下了心。他感激地望着这位相好。他根本想不到,女人平时象水一样绵软,紧要关头就象生铁一样坚硬。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或许,25年前的路遥先生在黄土高原上就为今日的花城广州的刘主任指出了一条路!

  组织当然要依靠!

  可能还有一个人更值得依赖!

  看来,《平凡的世界》不只是本穷人的励志书,也是官员的必读书目!


┃相关链接:

监视“裸聊”涉嫌违宪

“裸聊”与卖淫嫖娼哪个更需要打击?

网监“祼聊”:鱼和熊掌之争

利用网聊裸照冒充警察骗财该定何罪

“裸聊”被截图 骗财进“班房”

男子为和美女裸聊 汇款11万后才意识到被骗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