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羁押市委副书记为什么能在法庭上抽烟?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被羁押市委副书记为什么能在法庭上抽烟?

2011年06月13日11:23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2004年2月,安徽省前副省长王怀忠和杀人狂魔杨新海几乎同时被执行死刑,但王怀忠“享受”了注射死刑,而杨新海却是押赴刑场执行枪决。

  2011年6月2日,湖南省永州市委原副书记唐长久涉嫌滥用职权、受贿案公开审理。在被法警押解上庭时,唐长久还不忘向听庭的亲友和听众挥手。在公诉人宣读起诉书时,唐长久竟然从裤袋里掏出烟和打火机抽起烟来,被制止后他又不停地回头向听众点头致意。(2011年6月3日《法制日报》)

  说实话,现在贪官污吏受审的新闻看多了,这样的内容已经没有一点可引读者关注的兴趣所在。

  倒是这则新闻的花絮引人遐想,一个被羁押在看守所的嫌疑人,何以裤袋里有香烟和打火机?

  看守所我没进去过,所以不知道在里面可否吸烟。我有个堂弟(农民)进去过,印象中他喜欢吸烟,我们去探望的时候给拿包烟,他总是贪婪地猛吸,但进去时却不敢往里带,理由是规定不准。

  搜索了一下《看守所在押人员行为规范》第十五条明确规定,“严禁吸烟”!

  那他唐长久为什么可以吸烟?

  难道说因为他是市委副书记?

  在看守所的大门口,往往有“你是什么人,你到这里为什么?”以及“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等警示语。

  相信在多数人的心目中,这是个人人平等、都一律受到同等待遇的地方。

  人世间本来平等就不多,大家想这算是一点例外吧?

  但事实上在看守所、监狱等地方也难以完全实现平等。

  媒体曾透露原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原书记陈良宇在秦城监狱的情况。据称,陈良宇每天的生活费是200元,单人住房达到20平方米,而且配备了高档马桶等设施。还和一般犯人不同的是,在服刑期间,陈良宇不但可以不着囚服,而且还能身穿西装、打领带。

  陈良宇在狱中的情况一经披露,便引起了观众的极大兴趣,很多人在感到出乎意料的同时不禁要问:一个罪犯为何能享受到如此高级的待遇?

  看来,在秦城监狱,特殊囚犯的生活待遇,会比在普通监狱优越得多是不争的事实。

  据近年走进或接触过秦城监狱的有关人士描述,秦城监狱关押高官的牢房除了面积较大,有的还配有写字台、卫生间、坐式马桶和洗衣机。一些在押官员除了“可看书读报”,每天还有一段时间可看电视,一般集中在晚上7点到9点。某些身体欠佳的特殊囚犯,饮食可一日四餐,用餐标准和费用由国家规定和支付,家属亦可私下打理。如衣服、日用品等基本生活用品可由家人提供。监狱虽有统一囚服,但这里的囚犯一般可不用穿。

  大家突然发现,原来想像中的公平在监狱特别是一些高级监狱对那些高级人物也是做不到的。

  事实上,刑罚中的不公平现象不只在监狱。

  我们就不说“刑不上大夫”了,单单说同样的死刑判决,执行中的不平等现象也是存在。

  2004年2月,安徽省前副省长王怀忠和杀人狂魔杨新海几乎同时被执行死刑,但王怀忠“享受”了注射死刑,而杨新海却是押赴刑场执行枪决。

  于是公众引发质疑:难道注射死刑是贪官最后的特权,老百姓就是判了死刑,也要比官员死得难受?

  官方解释说,王怀忠是在济南执行死刑的,这里具备了注射死刑的条件;而杨新海死刑的执行法院不具备注射死刑的条件。

  谁知话音刚落,冰毒王徐敏新被济南中院判处死刑,依然是绑赴刑场执行枪决。

  那么,具备了注射死刑条件的济南,为什么却不让徐敏新“享受”注射死刑呢?

  这下当地官方无语了,干脆他们也不回应。于是我们老百姓只能自己下结论:无论生前身后事,原来都与职位有关。

  诚然,注射死刑和枪决都符合《刑事诉讼法》的规定,但注射死刑显然更加人道和文明。于是,在一些地方,注射死刑就成了官员的最后的特权。而对于非官员的死刑犯,不仅不能注射死刑,还要挂牌游街示众,最后发挥一次反面教员的作用。而贪官则在一个私密的地方静静地死了。

  这或许也是一种为官者讳吧?

  我们知道,官员哪怕是落马的官员,仍然比普通老百姓有更多的社会资源,所以他们往往比我们老百姓更有一些便利。

  因此,我们必须要建立一种平等受羁押的制度。

  因为既然人生而因财富、美貌、年龄、学历、民族、性别、职业、家庭出身、宗教信仰等不平等,这是我们无法调控的,但是在蹲局子这一点上,完全平等是应该的。

  因为大家进了这里,都是因为犯下了罪行;而官员的罪行一般要比百姓大一些,因此,不对他们从严要求已经是宽待了,怎么能再从优待官呢?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都在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