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贩与城管的生死对决缘于司法的不彰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小贩与城管的生死对决缘于司法的不彰

2011年05月29日15:06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造成印度城市如今的混乱状况的原因,并不是由于街头小贩,而是因为印度毫无规划的快速现代化进程,以及并未将贫困人口包括进来的城市发展计划1辛格掷地有声,赢得阵阵喝彩。

  2009年5月16日,沈阳市民夏俊峰在马路上摆摊被城管执法人员查处。在勤务室接受处罚时,夏俊峰与执法人员发生争执,用随身携带的切肠刀刺死城管队员两名,重伤一人。2011年5月9日上午,夏俊峰刺死城管案终审宣判,辽宁省高级法院作出刑事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夏俊峰因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

  近几年,城管与小贩的冲突已经屡见不鲜,而生死对决也非个案。

  2006年8月11日下午,海淀城管大队海淀分队副分队长李志强和同事在中关村科贸电子商城北侧路边执法时,依法扣押了在那里违法卖烤肠的崔英杰的三轮车。当执法人员将崔英杰的三轮车抬上执法车,崔英杰手持小刀将刀刺入李志强的颈部,崔英杰随后逃走。崔的命运为千万国人所关注,连时年87岁高龄的著名作家魏巍也著文题目为“不要杀他!——我也为退伍兵崔英杰说情”。

  2007年4月10日上午在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宣判,该院认为,崔英杰以暴力方法阻碍城市管理监察人员依法执行职务,并持刀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犯罪性质恶劣,后果特别严重,应依法惩处。考虑崔英杰犯罪的具体情节及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崔英杰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崔英杰最终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李志强成为北京市城管执法部门成立8年以来,首名因公殉职的执法人员,随后李志强被北京市委追认为“革命烈士”。

  尽管网上议论不一,但有一点:城管执法不人性是众人所指。后来的湖北天门事件(2008年1月7日傍晚,因填埋垃圾问题,湖北省天门市50多名城管执法人员与村民发生冲突。旁观的天门市水利建筑工程公司经理魏文华掏出手机拍照,被城管围殴了5分钟,然后死去)更是让国人愤怒。但理智地讲,城市行政执法点多面广线长,且对方往往是弱势群体,因此作为公权力行使者的城管极易为民众所反感。

  就我个人看来,尽管小贩与城管的矛盾原因各说不一,但当前司法不彰是主因。

  我用国外的案例来说明。

  2010年10月,四年一度的英联邦运动会即将在印度新德里市举行。为迎接这一体育界的国际盛宴,新德里市政府果断下令:为给外国友人留下一个美好的新德里,在运动会开幕前夕,所有街头商贩务必无条件撤出本市!

  这个消息犹如重磅炸弹,顿时在全市小贩中炸开了花。对于他们来说,唯一的经济来源即将被切断,这意味着,原本贫困的日子就更雪上加霜了。

  这时,印度全国街头小贩联合会出面了。联合会长阿宾德·辛格多方奔走,致信英联邦运动会秘书长,与新德里市政府交涉,甚至举行游行、静坐、绝食等抗议活动。但市政府方面态度强硬,丝毫不肯让步,并最终于运动会开幕前一天,对全市街头小贩进行了大规模的“围剿”。城管土匪般地驱赶小贩们,甚至强行没收商品和经营工具,还警告其不得返回,否则被抓进班房。由此,数万名流动经营的商贩失去了赖以为生的工作,怨声载道,苦不堪言。

  眼瞅着小贩们就此流离失所,辛格心如刀绞。痛苦无奈之下,他仿佛又微微看到了最后一缕希冀。“我们必须挑战过时的法律、僵化的政策和威胁到街头小贩生计和民主权利的种种做法!”接下来,他便一纸诉状将新德里市政府告上了印度最高法院。

  令其倍受感动的是,没几天,他就收到最高法院受理此案的通知。庭审择日进行,对峙双方分别是,全国街头小贩联合会长阿宾德·辛格和新德里市长希拉·迪克。庭下座无虚席,无数衣衫褴褛的小贩拥堵在过道里、大门口,前来参与旁听。

  作为一市之长,迪克满脸的傲慢和鄙夷。对于这场官司,他充满了必胜的信心,“驱逐小贩的理由无需赘述,无非就是严重影响市容市貌,还造成了交通堵塞等。市政府这么做是在正常执法,而有谁抵抗就以妨碍公务罪论处!”

  而辛格一脸沉着,慷慨激昂地反驳道:“在便利的地点,街头小贩以合理的价格,向城市居民提供了各式各样的商品。可以说,小贩对城市的发展功不可没,但其最终却遭受排斥,真是具有讽刺意味!”话音未落,场下响起一片掌声。他接着一针见血地指出,“造成印度城市如今的混乱状况的原因,并不是由于街头小贩,而是因为印度毫无规划的快速现代化进程,以及并未将贫困人口包括进来的城市发展计划!”辛格掷地有声,赢得阵阵喝彩。

  “这、这……”他的这一席话令迪克市长冷汗直冒。仿佛从未受过如此奇耻大辱,气急败坏的迪克竟当众破口大骂起来。最终,法院宣判全国街头小贩联合会胜诉。在亲笔起草的判决书上,最高法官甘古利这样写道:诚然,路边摊贩贫穷、混乱、无组织,即便如此,小贩们诚实经营的自由和尊严也不容剥夺。街头叫卖是人们谋生的一项基本权利,政府需要贯彻相关法律来规范街头商贩,而非驱逐、打压……

  就这样,小贩们又重回到新德里市。

  2010年10月20日,印度新德里市康诺特广场上,商贩云集。所有小贩载歌载舞,相互举杯道贺。他们庆祝刚刚赢得的这场“斗争”的胜利。(参见马晓伟著《印度小贩的“斗争”》,载《演讲与口才》2011年第6期)

  诸位可而知,如果我国的小贩也能上法庭告城管,他们还会杀人吗?

  当然,您也别较真,我当然知道现行的法律肯定可以告,但能告赢吗?


┃相关链接:

“委托”与“授权”私法和公法的比较──再评《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办法》

公物权瑕疵及其补正

城管执法行使国土行政处罚权之弊端

先行登记保存与扣押的区别

司法部 住房城乡建设部关于开展律师参与城市管理执法工作的意见

郑州“抽梯”坠亡事件最新进展:涉嫌玩忽职守的城管执法队员已移交纪检监察机关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都在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