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住建局副局长说起:官霸到底有多少?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从住建局副局长说起:官霸到底有多少?

2011年05月10日09:18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山西省忻州市保德县住建局原副局长李志强借职权之便贪污、受贿,违法违纪所得高达2293万余元,且横行当地多年,刁难、凌辱,甚至殴打不顺从他的干

  山西省忻州市保德县住建局原副局长李志强借职权之便贪污、受贿,违法违纪所得高达2293万余元,且横行当地多年,刁难、凌辱,甚至殴打不顺从他的干部群众,民间谓之“重庆有文强保德有李志强”,成为当地一大“官霸”。李志强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19年。(2011年5月9日《南方都市报》)

  相信随着我党反腐败力度的增大,现在的贪官犯罪数额越来越大,像女人多、钱多、房子多之类的“许三多”官员的负面新闻,我们普通民众已经有了免疫力,已经麻木了。

住建局副局长李志强

  2293万元的犯罪数额说小真不小,但说大不大,不说那些高官了,就比较李志强同级的,辽宁省抚顺市国土局顺城分局长罗亚平敛财6000余万元;原山西蒲县煤炭局党总支书记郝鹏俊财产近3亿元、有38处房产;今年2月刚刚案发的贫困县江西省鄱阳县财政局一名股级干部,“轻松”套走了相当于该县去年财政收入四分之一的基建资金……

  所以“没有最贪只有更贪”。大家见多了,对数额也就见多不怪了。

  倒是有点花边的,如贪官情妇的类型,她们的美貌狐媚,甚至拿她们“美丽的屁股”津津乐道,更吸引人的眼球,博得了掌声,增添了笑料,有的还给黄段子增加了新鲜内容。

  可以说,见过官员强悍霸道的,没见过官员这么强悍霸道的。李志强身为副局长却处处充当“一把手”,三任局长都被他欺负得无法工作,有的主动辞职不干,有的被动调任他职。更有甚者,李志强还将霸道的“触角”伸向上级领导,曾指使他人多次威胁县政府领导。若非因大肆贪污受贿东窗事发而中箭落马,真不知李志强还要将“官霸”作风发挥到何等骇人听闻的水平。

  公正而论,李志强绝非首例,亦非个案。

  原山西省绛县法院副院长姚晓红尚未下台时就被当地群众称为“三盲”(即文盲、法盲、流氓)院长,在山西省绛县,当地百姓把县法院称为“阎王殿”。

  2000年1月16日,山西省运城地区中级人民法院对原山西省绛县人民法院副院长姚晓红以贪污罪、非法拘禁罪、报复陷害罪三罪并罚,决定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此案引起媒体广泛关注的原因是姚晓红被称为“三盲院长”,即文盲、法盲加流氓。姚晓红为何被称为三盲院长,有记者带着疑问前去采访,姚对媒体称他为三盲院长逐条批驳。对于文盲的帽子,姚辩称:“说我是文盲,没有依据,我当法院副院长时,要对人大作述职报告,这个报告没有人替我念,怎么能说我是文盲?”记者拿了法律条文,随机指定了一条,让姚来读。出人意料的是,他基本上读了下来。但当要求他根据口授写封短信时,姚却借口手臂疼痛,始终没有写。之前记者在纪检委的卷宗里见到他的一份笔录,姚将“以上和我说的一样”写成了“以上可我活的一样。”对于法盲的帽子,姚辩称:“我办的案,填发的89个拘留证,没有发现一个违法,谈不上法盲。”姚晓红公开说,“你们不是说我没文化办不了案吗,毛主席也不会造原子弹,可人家叫你们造几个,就造几个!”对此,检察人员这么说:“姚晓红在法院混了十几年,多少也知道点法律知识,但他的行为体现出不把法律当回事和不懂法,因此说他是法盲。”对于流氓的帽子,姚辩称:“说我是流氓,我和哪个女人有关系?进过什么黄色的地方?”记者问:“流氓仅仅是指这些吗?”姚才又改口:“他们说我流氓,是所谓用流氓手段打人。”

  姚晓红只有小学文化,却被调入法院开车,虚填考试成绩转干成功,被提拔为办公室副主任、主任,由人替考通过21门大专考试并被评为优秀学员,被评为1995年全省十大新闻人物,再连闯法院内部民主测评、县组织部门考核、县人大常委会表决三关被任命为副院长。

  每天早晨,姚的小车到后,全院的法警要列队欢迎。人少时,排成一队,人多时,排成两队。车一停稳,马上有人跑过去打开车门,另外一人用手护着车门框子,以防止门框碰着姚副院长那“高贵”的头。还有扶着姚副院长行走的,有给姚副院长拿水杯的,有扶姚副院长躺下的,有给他洗脚的,有给他拿拖鞋的,有给他捶背的……

  有一段时期,姚听说喝人奶对身体好,便命令手下人到处寻找人奶。输液用的瓶子,他每天喝两瓶,一直喝了两个月。有的年轻法官,妻子生了小孩,赶紧给孩子断奶,以便省出妻子的奶水“孝敬”姚晓红。还有一个时期,姚听说吃蝈蝈能防治糖尿病,于是,绛县法院派出30多人到农田里抓蝈蝈。

  姚晓红团伙的种种恶行中,最突出的是非法拘禁。打骂百姓,拘禁百姓,在他领导的经二庭已是家常便饭。谁都敢打,是姚晓红最引以为自豪的事情。1996年5月21日下午,上级法院———运城地区中院一名审判员到绛县法院复查一起上诉案件,顺便到法庭旁听一起案件的审判情况。因在过道上“挡”了姚的路,姚狠狠地推搡了他几把。有人告诉姚,这是上级法院的法官。这时,姚更加生气了:上级法院怎么了?上级法院的院长我也敢打!庭审结束后,这位“不识时务”的法官来到姚的办公室,解释了几句。这下可捅了姚晓红的“马蜂窝”,他叫来手下,对其大打出手,连耳膜都打穿孔了。4天后,聪明的姚晓红使出了惯用的手法,让爪牙写出了“关于运城地区中院法官哄闹法庭的情况报告”。

  不久,运城地区检察分院对此立案侦查,姚把3法警派到调查人员驻地,进行监视。因姚的行为构成犯罪,检察分院决定对其逮捕。但消息当天就走漏了,姚连夜携带巨额公款,带着会计和办公室主任,跑到太原“活动”。后来,这起公诉案件竟变成了自诉案,最后不了了之。

  即使对自己的下属甚至其他副院长,姚也照骂照打不误。这些人在被姚抽耳光的时候,还要满脸陪笑,否则会招来更严厉的毒打。有人作过统计,绛县法院有几十人被他打过。对院里的女法官,姚很喜欢“调侃”,其语言极其下流。还有两名女法官,无辜被罚站一个多星期,此后每天一上班就被骂出去,谁也不准给她们一口水喝。姚的恶行,达到不可理喻的地步。

  官霸何以如此之多?

  一是此类官员擅长搞两面派。他们在上级和下属面前往往表现截然不同,往往很爱上级赏识。而上级决定了他人升迁。

  二者是养虎遗患,部分领导不认为这类人“心狠手毒”,偏偏认为他工作有力度。

  三者现在机关往往存在老好人思想。2011年5月5日的人民日报发表署名仲祖文的评论《优先选用敢于坚持原则的干部》,认为原则性不强的干部不能当一把手。我们知道,现在的报纸反对的,往往就是实际存在的情况。

  四是干部考核机制。现在任命干部有公示制度,这其实是逼迫大家当老好人,因为“上面有人提拔你,下面没有人坚决反对你”才有提升的可能。

  五是……

  自然,我可以开列很多原因。

  但问题是现在的官霸到底有多少,我们尚未有明确数。


┃相关链接:

关于党政机关工作人员个人证券投资行为若干规定

安阳原政协主席赵微犯受贿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2013)济中刑初字第8号

河南安阳原政协主席得知被查连夜转移财产120万

赌博腐败的法社会学分析

北京前门街道书记雇凶杀情妇被执行死刑

官员自杀?别掩耳盗铃了!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