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药家鑫不死法官死──药家鑫案与宣雄案的量刑

2011年04月30日11:26 东方法眼罗锦祥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药家鑫案和宣雄案不是“同样类似的案件”,最高人民法院以自首为由认为宣雄可不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纯粹是骗人的。没有用活命的唯一方法,药家鑫必死无疑。


我不是药家鑫

  前些日子,我写了一篇《药家鑫活命的唯一方法──复制李庄救龚刚模不死的经典,废除死刑不是梦!》,其中批评了王学堂所写的《决定药家鑫生死的应该是被害人而非其他人》一文的观点,指出被害人及其家属决定反而害了他们,阐述了药家鑫活命的唯一方法,并且断言:"我敢肯定,如果不用这个方法,药家鑫必死无疑。"药家鑫的家属和辩护人没有用这个方法,一审判决结果出来如我所说,药家鑫被判死刑立即执行。

  王学堂又写《药家鑫的生死仍未明了》一文,认为现在只是一审判决,药的生死仍然未明了。并举广东省遂溪县原海洋与渔业局局长宣雄故意杀害副局长陈振华一案为例,认为该案是与药家鑫案"同样类似的案件",最高人民法院认为:"宣雄作案后在亲属的规劝和陪同下投案自首,依法可从轻处罚,对其可不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据此判决宣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言下之意,药家鑫有自首情节,也应如此处理。他对药家鑫活命仍旧抱有希望。

  王学堂又错了。药家鑫案和宣雄案不是"同样类似的案件",最高人民法院以自首为由认为宣雄可不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纯粹是骗人的。没有用活命的唯一方法,药家鑫必死无疑。

  不考虑其他案外因素,根据新闻报道的各种情况综合来看,最高人民法院认为宣雄可不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其实另有原因,其实质理由主要有三个:

  第一个是被害人可能有过错。

  检察机关指控:"宣雄在遂溪县委组织部于2006年12月30日到其单位考察领导班子后,听说副局长陈振华很快就要当正局长,又听说陈振华声称当上局长后会比他做得更好等议论,心里很不舒服,于是购买作案工具扳手钳一把,藏于其办公室抽屉内,伺机杀害陈振华。"乍一看这个指控好像没问题,但其实有问题:被害人陈振华是不是声称当上局长后会比他做得更好呢?是不是"图谋篡位"没有处理好与被告人的关系呢?等等,可以让人产生许多疑问。被害人陈振华已死,他是否有过错也难查清了,法官只能留下个被害人可能也有过错的疑问。

  再比较药家鑫案,辩护人在一审提出的"激情杀人"无理,被害人张妙无错,一审法院"经审查认为,激情杀人一般是指由于被害人的不当言行引起被告人的激愤而实施杀害被害人的行为,本案被害人张妙从被撞倒直至被杀害,没有任何不当言行,被告人药家鑫发生交通事故后杀人灭口,明显不属于激情杀人,故辩护律师的此项辩护理由不能成立。"

  第二个是被告人案发时可能有精神疾病问题。

  被告人宣雄是否患精神疾病一直是该案的焦点。一审中,湛江市第三人民医院精神病司法鉴定所鉴定宣雄曾患轻度抑郁症,其在本案作案时并非处于抑郁症发病期,作案动机是现实动机,作案时辨认能力和控制能力无明显削弱,评定为具完全刑事责任能力;二审中,广东省精神卫生研究所鉴定认为宣雄案发时处于轻性抑郁症疾病期、社会功能轻度受损,但这并非严重的精神病障碍,宣雄对此次危害行为具有辨认和控制能力,有完全责任能力。

  现在好了,司法鉴定都认为宣雄的精神有一些问题,但又不是严重的问题,作案时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可是,这些司法鉴定必然准确吗?这种在程度上不是非黑即白的差异,谁也不敢保证其准确性。举个例子,宣雄开车不小心撞死一个人,药家鑫做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两人没交情又正值严厉整顿交通秩序期间,药家鑫认定宣雄负主要责任(理论上是50%以上100%以下,可以是51%…… 60%……),死者负次要责任,然后翻开并指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交通肇事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一)死亡一人或者重伤三人以上,负事故全部或者主要责任的;……"药家鑫直接拉宣雄去坐牢;可是两人有交情的就好说话了,药家鑫认定宣雄与死者负同等责任(即各占50%)或干脆无法认定责任,宣雄就不用坐牢了。死者家属投诉上访或上头查下来,药家鑫辩解起来还振振有词:你们说死者应负次要责任,少这1%或少这10%的责任,你们有什么科学根据?我们又有什么科学手段可以准确测出精确的责任?你们教教我啊?!

作者罗锦祥的更多文章责任编辑:曹鹏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