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家鑫的生死仍未明了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药家鑫的生死仍未明了

2011年04月28日11:37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2011年4月22日药家鑫一案一审有了结果。 这个结果在我的意料之中。 当然,有人认为我的判断是错误的,理由是我认为药的死亡完全取决于被

  2011年4月22日药家鑫一案一审有了结果

  这个结果在我的意料之中。

  当然,有人认为我的判断是错误的,理由是我认为药的死亡完全取决于被害人家属的意愿。

  更有人一看文章题目就骂,认为我是收受了药家人的钱财或好处在替权贵说话。

  这就是我们这个社会的现实状况,只要你与我观点不同的,一定是做了“邵洵美女婿”的。

  我们看到,被害人的家属表现了“我们农村人并不难缠!你们(城里人)应该低下你们高昂的头!”的气节。

  我们知道,多少案件中,被害人及亲属为为争取赔偿而不得不向凶手低头,最终看在钱的面子忍辱负重,宽恕了被告人。

  药家鑫案件是一起激起民愤的恶性案件,也与贫富分层有关。当然,这个案件内在意义在于社会的不公。这是我们必须看到的。但如果说药的被判决死刑就一定代表着正义,甚至说药不死法律死,药死则法治在,就不一定特别合适。

  更重要的是,药的生死仍然未明了。

  因为现在只是一审判决。

  更有民众质疑,为什么法院不宣判后立即将药押赴开场执行枪决呢?

  二审终审、死刑复核程序对许多国人来说是听而不闻的。

  我们再来看这个判决。

  西安市中院一审认为,被告人药家鑫开车将被害人张妙撞倒后,为逃避责任而杀人灭口,持尖刀捅刺被害人胸、腹、背等处数刀,将被害人杀死,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药家鑫在公安机关未对其采取任何强制措施的情况下,由父母陪同到公安机关投案,并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属于自首。药家鑫交通肇事后杀人灭口,不属于激情杀人。药家鑫开车将被害人张妙撞倒后,不予施救,反而杀人灭口,犯罪动机极其卑劣,主观恶性极深,手段特别残忍,情节特别恶劣,后果特别严重,属罪行极其严重,应依法惩处。其虽有自首情节,仍不足以从轻处罚,遂依法作出死刑判决。

  我们来看个同样类似的案件。

  2007年1月3日9时许,时任广东省遂溪县海洋与渔业局局长的宣雄看见副局长陈振华在办公室内值班,便取出扳手进入陈振华的办公室,乘其不备用扳手猛击其头部致其倒地,又用扳手继续击打直至陈不能动弹,接着用裁纸刀将陈双手腕的血管割断。在确定陈振华死亡后,宣雄携带作案工具逃离现场。当天,宣雄由其亲属陪同到公安机关投案。

  一审法院认为,“宣雄作为一名领导干部,其作案是为了阻止本单位的一名副职接替自己的职位,动机卑劣,且作案手段极其残忍,情节和后果均特别严重,其罪行属极其严重,虽有自首情节,不足以对其从轻处罚。”

  2009年9月4日,广东省高院二审维持原判,“宣雄故意杀人的动机卑劣,且作案手段极其残忍,情节和后果均特别严重,社会影响恶劣,虽有自首情节,不足以对其从轻处罚。”

  最高人民法院作出裁定:被告人宣雄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宣雄犯罪手段残忍,后果严重,应依法惩处。宣雄作案后在亲属的规劝和陪同下投案自首,依法可从轻处罚,对其可不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广东省高院日前判决,鉴于其做案后能在亲属的规劝、陪同下投案自首,依法可以从轻处罚,不必立即执行。最后判宣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2011年4月27日《羊城晚报》)

  我们中国没有判例法,但研究个案仍有意义。

  现在的中国判死刑越来越少,越来越谨慎是不争的事实吧?


┃相关链接:

难缠还缠的药家鑫案

女子撞人后裸身阻拦救护 被称女版“药家鑫”

肇事女司机裸身阻救人:系老公养小三为泄私愤报复社会

“女版药家鑫”以涉嫌危害公共安全罪被刑拘

开车撞人后竟杀人分尸 嘉兴版“药家鑫”获死刑

后药家鑫时代看宽恕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