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药家鑫活命的唯一方法──复制李庄救龚刚模不死的经典,废除死刑不是梦!

2011年04月16日21:58 东方法眼罗锦祥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立法上废不废除死刑都不影响司法上废除死刑。只要辩护人和被告人家属都讲求诚信交易,辩护人愿意接受被告人家属买断律师执业证及青春损失的补助费用,又或者辩护人有无私的奉献牺牲精神,自愿为没钱的被告人提供法律援助无偿把自己的律师执业证及宝贵青春贡献出来,先教唆被告人作伪证再让被告人检举自己,被告人就可以因检举立功免死了!


药家鑫在看守所里欢度元宵

  2010年10月20日深夜,陕西省西安市大学城学府大道上发生一起交通肇事演变成故意杀人的恶性案件,肇事者药家鑫驾车撞倒被害人张妙,下车后发现张妙在记自己的车牌号,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持刀连捅张妙数刀致其死亡,然后驾车逃跑行至一个村口又再次撞伤行人。药家鑫归案后,法院已经一审开庭,现尚未宣判。对这个案件,我本来不想说什么,因为从新闻报道及庭审公开的案情来看,其中的事实认定和法律适用问题并不复杂。后来看到什么评论都有,却又往往说不到点子上,也就从该案和法律思维谈开去。


  一 从一则评论谈起

  王学堂认为:“讨论药家鑫案件的结果,应当将立场根植于被害人的利益保护(感受)上。也就是说,被害人的态度直接影响该案的判决结果。”他写的文章标题也直截了当——《决定药家鑫生死的应该是被害人而非其他人》。这种认识乍看起来颇有新意,某些人可能以为立法上有可取之处,但我要说这种认识是经不起推敲的:

  第一,被害人张妙已经死亡,你说决定药家鑫生死的应该是被害人而非其他人,让她怎么表态?!这种评论作风未免过于草率了。当然,也许王学堂想表达的意思是“被害人及其家属”,姑且认为每个被害人都有家属。但是,被害人家属的利益并不必然符合被害人的利益,在被害人的家属之间也可能有不同的利益冲突和看法,你怎样调和?如果本案被害人张妙的丈夫本就和张妙感情破裂或有其他恩怨,药家鑫的家属给张妙的丈夫一笔钱,他求之不得,决定药家鑫不死。你说合不合理?张妙的丈夫想药家鑫活,张妙的父母想让药家鑫死,你怎么解决,有什么公平正义可言?不如让被害人或其家属当法官,或回到弱肉强食、私力复仇的社会?

  第二,如果被害人不死且享有被告人生死的决定权,生死都能定,为什么判被告人几年不能定?举重以明轻,她也应当享有不追究被告人刑事法律责任的权利。这样的话,刑事公诉的法律制度都可以取消了,全部刑事诉讼案件都改成刑事自诉,被害人想追究被告人刑事法律责任时,国家办案机关才和被害人一起追究,否则就先不办案。你说这个社会好不好?

  第三,世界各国均存在刑事公诉制度,有其历史文化原因,深深浸透了各种教训和经验。如果被害人及其家属享有被告人生死的决定权或启动公诉权,药家鑫杀了被害人张妙,张妙的丈夫执意药家鑫以命抵命,我药家鑫的爸爸就横下一条心,再杀张妙的丈夫,被告人的整个家族联合起来杀被害人的整个家族,谁不同意药家鑫活的就杀,杀到你被害人的家属个个都怕——谁不同意药家鑫活自己就要死,被害人的家属最终必将同意被告人药家鑫及其帮凶不死。被告人的家属不需要有钱,只要家族出得起人又敢杀敢为,被害人的家属必将屈服,药家鑫及为了药家鑫不死而故意杀人的其他被告人就都死不了,我们要法律来干嘛?

作者罗锦祥的更多文章责任编辑:曹鹏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