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访制度在中国有其必要性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信访制度在中国有其必要性

2011年04月14日20:54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教授曾指出,人们解决纠纷“信访不信法”是一种不正常现象,建议领导在重视信访工作的同时减少批示,将各类争议逐步引导

  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教授曾指出,人们解决纠纷“信访不信法”是一种不正常现象,建议领导在重视信访工作的同时减少批示,将各类争议逐步引导到法治的主渠道上来。(2010年3月28日《广州日报》)

  犹如一石击起千层浪,再次引起波澜。

  事实上,对我们从事政府法制(行政复议)的人来说,对信访的存废与信法制度的改革一直存在争论。

  国务院法制办副主任郜风涛曾指出,目前在个别地方和部门,存在一种值得注意的倾向:对行政争议引发的信访和诉讼,被访、被诉行政机关的领导高度重视,又批示、又督办,甚至亲自接访或者出庭应诉,当然这本身也是无可厚非的。但是,当行政争议引起行政复议时,被复议行政机关的领导则无动于衷、不闻不问,既不按期答辩,也不依法举证,甚至要求行政复议机构对其违法、不当的行为迁就照顾。(2010年1月27日《法制日报》)

  绝大部分从事政府法制的人认为,信访没有法律依据。因为现行的《信访条例》中根本没有规定法律的救济途径,也不可复议与诉讼,因此不是法定的权力运行机制。

  但我也相信,对大部分从事政府法制的人来说,无非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因为信访的工作力度确实比行政复议大一些。

  2010年8月,两个河南老乡在饭店吃饭时发生口角,其中一人不慎将另一人捅死。凶犯被判刑,无钱给付经济赔偿,死者家里没了顶梁柱,生活困难,死者妻子带着女儿上访,希望政府出面解决丈夫的安葬费、女儿的生活费。怎么办?南海区桂城街道信访办前想后,发动机关干部捐款6000元,又动员事发饭店捐款10000元,让殡仪馆减免安葬费,最后母女感激地上火车走了。(2011年4月13日《羊城晚报》)

  说实话,我们在工作中也经常遇到这种事。

  那我们是怎么办的呢?

  当然是自掏腰包,以求心理安慰了。

  因为这种事太多了,法律有什么办法?你总不能与当事人讲法律的局限性吧?

  发动机关干部捐款?我们单位太小,估计没有几个人能支持,因为现在干部最讨厌强行摊派式募捐。何况,机关大院里的活动,与机关的强势与否关系太大了。

  你以为法制办是纪委、是组织部啊?

  动员事主捐款?人家赚钱不容易,凭什么听你的?

  让殡仪馆减免安葬费?你以为你是区领导啊?

  所以,在中国,信访制度还是很有存在必要的,特别是在上述情况下。

  因为信访“一票否决”。

  熟悉中国基层政治运行的人都知道,

  一票否决是个宝,

  工作力度可不小。

  人人都说信法好,

  其实信访不得了。

  信法案结事不了,

  信访最终圆满了。


┃相关链接:

浅谈建立涉法上访工作长效机制

涉法涉诉信访问答

建立涉法涉诉信访长效解决机制的几点思考

唐慧在宣判时拒绝起立:抓人说违法,放了说关怀

信访局该不该撤销

关于公安机关处置信访活动中违法犯罪行为适用法律的指导意见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