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定药家鑫生死的应该是被害人而非其他人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决定药家鑫生死的应该是被害人而非其他人

2011年04月13日20:59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西安音乐学院学生药家鑫故意杀人案一审未果,关于是否应偿命的争论正在神州大地上如火如荼地展开,这一案件也在全民中开展了一场近年来少有的法律

  西安音乐学院学生药家鑫故意杀人案一审未果,关于是否应偿命的争论正在神州大地上如火如荼地展开,这一案件也在全民中开展了一场近年来少有的法律知识大讨论。主张留命者以废除报应刑(死刑)说事,主张偿命者以法律的公平适用及严格执法为据。(2011年4月13日《佛山日报》)

药家鑫

  应当讲,这两种观点本无所谓对错,因为都能自圆其说,而且也都有理论依据。

  但我认为,讨论药家鑫案件的结果,应当将立场根植于被害人的利益保护(感受)上。也就是说,被害人的态度直接影响该案的判决结果。

  我们知道,在有被害人的犯罪案件中,被害人才是直接的受害者。我们古代法律有刘邦的“约法三章”中“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就是考虑到了被害人的保护,外国早期刑罚的“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更是典型的同态复仇。后来,随着社会的发展,特别是被告人保护主义的兴起,时下国家垄断了原为公民个体所享有的刑事犯罪中侦查、起诉、审判、执行等权力,而公民交出上述权力后,可怜的被害人只享有类似证人身份的权力。

  事实上,法律业界已经注意到,资产阶级的兴起、特别是人权运动的发展使刑事诉讼越来越重视对犯罪嫌疑人和被告人的人权保护,却没有对被害人的人权给予应有的重视,以至于常常使人感到刑事司法系统是为了保障犯罪嫌疑人和被告人的利益和满足其需要而建立的,而刑事犯罪的被害人成为被抛弃和被遗忘的对象。这值得我们深思。

  我们发现,作为刑事被害人除了作为附带民事的原告人,其对刑事判决的不满意也只能请求公诉机关来行使抗诉等权力,其本身沦陷入附属地位,这对其权利的保护是极其不力的。

  《老子》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因此,在很大意义上,药家鑫案件我们要看被害人张妙的家人(丈夫、父母等)的态度。

  我们看到,张妙的家人拒绝药的道歉和赔偿,这是药案的纠结所在。

  我们知道,在刑事犯罪中法律设立了弄事附带民事诉讼,尽管法律本意是在刑事诉讼(确定被告人定罪与量刑)的同时,解决民事赔偿问题,以减少诉累。但事实上,在司法实践中,往往是以民事赔偿在先,而且将民事赔偿的到位作为被告人悔罪的一个表现和量刑所要考虑的重要环节。

  这无疑让张妙的丈夫陷于绝境,要是想得到赔偿,一定认可药的悔罪表现(这是重要的从轻情节),当然可以也就保留了他一命;若坚持置药于死地,则得不到赔偿,事实上作为打工家庭、孙子幼小、单亲的经济、抚养困难情况可想而知。

  因此,我们作为民众自然有议论案件的权利(甚至于行使舆论监督的权力)。但具体到案件来说,还要被害人张妙的家人自我拿主意,当前特别要防止以民意对其进行要挟,因为自己的日子自己过!自己的选择自己承受!

  或许,在这个意义上,谈及药家鑫的生死更有意义一些。


┃相关链接:

难缠还缠的药家鑫案

女子撞人后裸身阻拦救护 被称女版“药家鑫”

肇事女司机裸身阻救人:系老公养小三为泄私愤报复社会

“女版药家鑫”以涉嫌危害公共安全罪被刑拘

开车撞人后竟杀人分尸 嘉兴版“药家鑫”获死刑

后药家鑫时代看宽恕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都在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