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一座承载法治理想的城市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厦门,一座承载法治理想的城市

2011年02月28日19:30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法槌虽小,但吹响了中国司法改革的集结号,也撬动了中国司法改革的杠杆。

  对许多国人来说,厦门是一个理想的旅游目的地。这是一座的海滨城市,有大海有风景有对面让人充满遐想的那块岛屿可以隔海眺望。

  对许多法律人来说,厦门不只是旅游胜地,更是一座承载着法治理想的城市。

(图片摄影:李富金)

  大约在2001年年初,为了给法官“寻找一种代表权威、秩序的道具”,思明法院法官黄鸣鹤提出:使用“法槌”维护庭审秩序!对这位年轻法官的大胆设想,思明法院院长陈国猛给予了支持,并组织3位法官黄鸣鹤、郑金雄、戴建平组成课题组进行论证。2001年9月14日,陈国猛院长在庭审中敲响了第一槌,这也是“祖国大陆法院第一槌”。 2001年12月24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201次会议正式通过了《人民法院法槌使用规定(试行)》,规定2002年从6月1日起全国法院在庭审中统一使用法槌。

  法槌虽小,但吹响了中国司法改革的集结号,也撬动了中国司法改革的杠杆。

  那是一个风生水起的年代,也是一个让法律人激情澎湃的年代。

  当时的我,作为一名蜗居在山东小县城的法官,但这股来自海峡的风仍让我激动。

  黄鸣鹤、郑金雄、陈国猛这些名字似乎成了自己的朋友那样熟悉,因为它们已经符号化,符化为一种法治的载体。

  想来应该是一种理想的共通、共识,让我们心灵相通,甚至在几年后成为朋友。尽管是初次见面,但却似相交已久。以至于大家彼此之间互相牵挂,互相关注。或许因为稀少,这种情感已经弥足珍贵了。

  我在客居在这座城市的2011年2月24日,在厦门市十三届人大六次会议上,陈国猛,这位昔日的思明法院院长当选为厦门中级法院院长,成为这座法治理想号巨轮的船长。

  我不知道,听到这个消息,还有多少普通老百姓关注;更不知有多少法律人,还能记起这个名字,与这个名字后面所代表的那柄法槌。

  10年间的司法,特别是最近几年的司法,让我这名自诩的资深法律人有点看不透。

  我已经从司法机关逃离,似乎与我这样选择的并不是少数。但我们仍然对法院、对司法有一种依恋,因为那是树叶对根的情谊,是一个游子对家的情感。

  10年后的厦门法院,陈国猛年长了10岁。当然,黄鸣鹤、郑金雄也是如此。

  我也没有例外,时光的刀子打在我们曾经年轻的脸上。

  转眼已经成了40岁的人。

  但作为一名法律人,我仍然对法律充满期待,充满理想。

  因为这里有一种清风徐来,有一种情在激荡!


┃相关链接:

规则遭遇的挑战

无论如何,我们毕竟在路上

小国总统的“大国”风范

大家都是猪,谁也别装象

让法治在民众心中扎根信任

法治信仰的守望者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