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女士入厕难 应允许女士使用男厕所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解决女士入厕难 应允许女士使用男厕所

2011年02月24日22:05 东方法眼 王学堂
   
 

  广州市政协委员韩志鹏建议,希望通过立法形式规定新建、改建的厕所增加女厕建筑面积和厕位数量,明确规定女性厕位为男性厕位的1.5倍,解决女同胞如厕的老大难问题。(2011年2月21日《新快报》)

  坚决支持韩委员的建议!

  我们众所周知的现实是,长期以来,几乎所有的公厕数量,男厕厕位加上小便器都多于女厕厕位,而男性对厕所的需求数量实际上远不如女性。不少地方常常出现男厕空空荡荡、女厕大排长龙的尴尬“景观”。

  所以,我的朋友修老师坚持认为女厕所必须多于男厕所,这一问题才是真正男女平等的落脚点和考察点。

  从司法来考察,男女厕所的问题引发过不少案例。

  在1990年发生过一起震惊北美的厕所事件。休士顿女子WELLS在一场乡村音乐会之后,因为女厕排队太长,就尾随一位护送女友上男厕的男士,去了男厕。这两位女士都被警察检举,并且每人开了两百美金罚单。这件事情的结果,是连正在上厕所、被她“骚扰”的男士都出来为她作证,说这位闯入者“蒙着眼,不断道歉”,并说自己“很同情她”。被起诉的结果,是WELLS收到上千妇女的来信——表示愿意为她支付罚金。而一位陪审团成员如此总结:“我觉得女人的需求已经被忽视很久了。现在是我们重返公共建筑物,要求为妇女提供更恰当的设施的时候了。”

  1996年台湾女大学生发起的“抢占男厕所”运动。一帮“女暴徒”通过在商场、学校“抢男厕”,并组织男女“尿尿比赛”,最后得出的“科学结论”是男性单次使用厕所的时间是女性的1/4,以此证明男女厕位比例失调就是性别歧视,促使台北市修改公共厕所相关规定,不管改建新建一律按男女1:3的比例来建设。

  这样的厕所事例也曾经发生在中国广州。

  2007年4月5日下午3时许,广州女护士罗小姐在东山招待所2号楼的会议中心参加培训学习,因为在排队上女厕所的人多而选择去隔壁男厕所方便,不幸在厕所里摔伤致残,她向招待所索赔8万多元。一审法院认为罗小姐未经批准擅入男厕导致受伤、自负其责,判决其败诉。

  二审中,广州中院对此案作出的终审判决与一审判决大相径庭,认为罗小姐到男洗手间方便,并不构成法律上的过错,招待所应承担70%的责任。

  女士进男厕犯法吗?我看未必。据说德国厕所都不分男女了。

  当然,在中国解决“女性厕位为男性厕位的1.5倍”问题,是比较难的。就我看,当务之急,最好的方式就是厕所不分男女,然后按排队先后选择。可能这才能解决问题。


┃相关链接:

她以坐着的方式站了起来

“18年考研”是一场无声的抗议

我有一个梦想[含音频]

建设新农村要从落实农民的平等权开始

现实是历史的镜子

“隔离”:平等与否?━━布朗诉托皮卡教育委员会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