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刘志军当年引咎辞职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如果刘志军当年引咎辞职

2011年02月13日21:15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铁道部党组书记、部长刘志军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在当下,随着国家反腐败力度的加大,政治局委员都可以判刑入监狱,一个部长落马实在不算什么大惊小怪的事。

  铁道部党组书记、部长刘志军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2011年2月12日)

  在当下,随着国家反腐败力度的加大,政治局委员都可以判刑入监狱,一个部长落马实在不算什么大惊小怪的事。

  但内心深处,我还有点期待这个结果呢?!

  嗯?

  要说人家刘志军与我无冤无仇,而且今天还在难处,为什么我还说有点期待?

  这与我绝不落井下石的风格也不相符。

  要说是5年前的事。

  还要由刘志军胞弟、武汉铁路分局副局长刘志祥的犯罪说起。

  刘志祥在任汉口火车站站长期间,被害人高铁柱因汉口火车站招待所转租一事,多次找刘志祥索要赔款,刘未予解决。后刘得知高铁柱准备与他人一起举报其违法犯罪问题,便指使无业人员彭支红(已判刑)去“修理”高铁柱。在刘志祥的多次催促下,彭支红邀约并指使冯立海(已判刑)殴打高铁柱。2002年12月8日,冯立海又邀约“长毛”(在逃)等人携凶器窜入高的租住处,对其进行殴打,冯立海向其连刺三刀,致其急性失血性休克死亡。

  1995年至2004年,刘志祥在担任汉口火车站站长和武汉铁路分局副局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单独侵吞或伙同他人私分公款,贪污公款及公物折款计人民币1227万余元、美元58万元、欧元13.5万元。其中,刘个人实得现金及物资折款共计人民币1144万余元、美元52万元、欧元3.5万元。刘志祥还先后160余次收受工程建筑商、车票代售点负责人等的巨额款物,计人民币1435.4万余元。

  刘志祥有共计人民币527.5万余元、美元88.744万元、欧元5.8万元、港币120.473万元的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

  法院认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刘志祥犯故意伤害罪、贪污罪、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罪名成立。法院同时认定,刘志祥能主动交代犯罪事实,并积极检举揭发他人的违法犯罪行为,赃款赃物全部追回,具有自首、立功等从轻或减轻处罚的法定情节。

  据此,法院对刘志祥4000余万元的非法所得予以追缴,判期死缓,法官用75分钟宣读完判决书。

  刘志祥当庭表示服判,不上诉。

  据《星岛日报》引述中国媒体消息报道,刘志祥案是铁路系统涉案金额最高的贪污受贿案件。

  刘志军在其胞弟案发后,极力撇清关系,但仍有人认为其与刘志祥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哥哥当铁道部长,弟弟当铁分局局长,弟弟犯罪,哥哥能一点责任都没有?

  即便没有,在国外,也应该引咎辞职,因为亲属的所作所为已经让你的职务行为缺少了公信力。

  可是,我们是在5年后听到了这个消息,而且不是引咎辞职,是被查处。

  我们国人都有当官的欲望。大部分人都不想退。官位还是很有吸引力的。我作为一名年轻小公务员,受职场压力,常常幻想早日退休。有老同事说,就怕你到了那一天就不是这样想的喽!这个还真不敢坚持,因为确实是有变化的。

  你看央视的赵台长,本来08年10月就可退,偏偏愿意为人民再服务一年,等那个大裤衩盖起来。结果元宵节一把大火,这场大火对央视声誉造成负面影响,据说国务院已介入调查。这让人一声叹息。本来想再为党、为国家、为政府、为民众多服务一年,“老骥伏枥”,不想马失前蹄。

  说点知道的事。吾乡有位公安局长,是本地人士,在公安局沉浸多年,转业从最基层科员干起,最后成了公安局长,并高配为副处级,可谓红极一时。但岁月不饶人。说着竟然二线年龄已到。但这位长期工作在政法线的领导干部实在不愿意到人大政协去赋闲,于是找到了本地在省里的高官于是,特许他干满本届。不想,过了几个月,检察机关从最开始掌握的案件线索只有2万多元入手,在他自恃“办案经验丰富”,拒不交代罪行的情况下,对他实施异地关押,减轻“人情”压力,以外围取证突破心理防线。在获取大量证据并起获部分赃款赃物后,干警们再与他正面交锋。经过几个回合的较量,他彻底败下阵来,如实交代了其犯罪事实,并对检察机关的侦查能力表示佩服。最后,他以贪污、受贿、私藏枪支弹药被判处无期徒刑。

  就这样,这名在政法战线工作多年的公安局长,一纸判决抹去了他头上戴着的许多荣誉花环。本地人说,如果他不是再干这一年,可能就全身而退了。退,是多么不容易的事呀。裸退,只有铁娘子才能办得到。

  当年,我单位也有几位领导,尽管从事党务工作,尽管对同志们多次谆谆教导,要听党和领导的话。但有一天,党因年龄原因要求他主动二线时,他就对党有了看法。要么是办公室一占一二年,要再三劝说才清退。要么,是向党提出额外的要求。不客气地说,这样的事我见得不少。同志们说,领导和我们一样,甚至于还不如我们普通群众呢!倒也见过一位,女同志。到了年龄线,组织周五一谈话。周六他让先生开着私车把办公室的个人物品运回家。就此,再也不到单位和办公室。这位领导干部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她清理物品时,把公家发的书籍全部送给了研究室。而有些人,本来就不懂业务,但他宁愿把那些业务书籍拿回家卖废品。人和人的差别,不只在平常工作中,临退时也能显现。

  再说一件事。某年机构改革。一家单位的常务局长本来年龄到了,但组织上为了稳定,让他出面给其他副职和中层做工作,劝导他们愉快离开岗位。这位领导干部以为组织对他另有安排,正得很开心。给其实同志们讲道理摆事实不亦乐乎。后来,其他同志都走了。组织上和这位常务谈,“因工作需要,年龄原因,请你二线”。这位已经习惯于给人做工作的领导干部竟然结组织破口大骂,说是“卸磨杀驴”。但组织上当然是有原则的。这事更成为笑谈。他还是不知道:多干一二年,有时不一定是好事啊。

  现在正在被调查中的刘志军是否会想起,如果在5年以前引咎辞职了?

  如果,在中国没有如果啊。


┃相关链接:

毕玉玺“贪内助”一声叹息:贪官的手铐也有我的一半啊

危险的“干爹”政治

40-49岁:腐败始发年龄

太宗为政止色心

黔东南通报损害发展环境案件 25人被移送司法机关

“提拔无望”其实只是一个腐败借口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都在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