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说春晚那些事儿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还说春晚那些事儿

2011年02月07日17:49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今年的大年夜过了,央视的春节联欢晚会看了。实话说,个人感觉不怎么样,有浪费时间之感。

  今年的大年夜过了,央视的春节联欢晚会看了。

  实话说,个人感觉不怎么样,有浪费时间之感。

  但尽管如此,我仍然坚持我的原有观点,你和我当然可以不看,甚至可以反感春节联欢晚会,但不能剥夺广大贫困农民观看的权利!

  我们这些人(城里人或者说富裕的农村人)可以不看春晚,但有些贫困地区的普通百姓喜欢看,这就是春晚存在的理由。因为木桶原理告诉我们短板决定水的容量。

  赵本山:同桌的你

  央视春晚总导演马东说,中国不仅仅是北、上、广、深,也不仅仅只有网络媒体。我们心里有一个谱——电视观众的收视比例在哪?重心在哪?正确取悦的大部分人在哪?我们一定会听到知识界精英的想法,但说实话,春晚的收视主体不是他们。(2011年2月3日羊城晚报)

  我认为还是很有点道理的。

  所以在大年除夕,我写了篇《别剥夺了贫困农民看春晚的权利!》。

  不管您赞同不赞同,因为本来就是我个人的看法,这是我说话的权利。

  刚刚从网上看到,博友谢志浩先生认为:央视知道“法律学堂”老兄“急央视之所急,想春晚之所想”,真要进行嘉奖了。这位老兄的理由非常给力:大年三十,吃饺子看春晚已经成为民俗。

  我认为要么我理解有问题,要么就是谢先生理解有误,我们俩没有说到一个点上。

  谢先生们认为“合家团圆的时候,调台器是否由喜欢看春晚的掌握,也还是个问题呢!”,这是从权利的不可强制性说问题。这无疑是从消费者的自由选择权来看的,当然是对的。

  而我,更多是从贫困群众的文化享受角度来谈,因为对许多农村人特别是贫困地区的农民来说看春晚是最大的文化享受。

  我在文章中说过,我是有切身体验的。

  更重要的是,我是从现行国家强制推行有线电视(数字电视)而剥夺了普通观众的收视权来说的。

  那么,在中国呢,如果你不安装有线电视,你能看几个电视台?我父亲现在山东农村,看着我结婚时买的大彩电,但他不愿意安装有线,所以他一般就能收看两个台(频道)左右,一个是自己县的电视台,另一个就是所在省的卫视。

  当然你可以装有线,现在还有所谓机顶盒。按照国务院有关我国东部沿海地区率先实现数字电视整体转换的要求,现在需要交纳开户费、购置费和收视费。部分地区为了数字电视整体转换政绩, “强制关闭模拟信号”。国家广电总局特别指出,推进有线电视数字化要因地制宜,稳步推进。对暂时不愿收看数字电视的用户,要妥善解决;实施有线电视数字化整体转换的地区,必须保留至少6套模拟频道,转播中央、省和当地电视台的主要节目,供没有机顶盒的用户接收,切实维护有线电视用户的合法权益。但在具体转换过程中,许多地方均变相采取各种方法,强制关闭有线模似电视信号,导致农民有电视机无电视看的局面出现。

  不惟农民,我现在生活在号称富庶的珠三角,我家住在城里,家里是有线电视,但我家的电视也只能看5个台,分别是佛山新闻、佛山影视、广东卫视、佛山公共频道和中央一台。因为我没有安装机顶盒,也就说我没有缴纳每月那十多元钱,就只能收视这么多台了。

  我们知道,从2010年7月1日起,芬兰把宽带接入权确认为公民基本权利之一。芬兰由此成为世界首个通过立法的形式,确认“宽带权”的国家。芬兰也成了世界上第一个把宽带接入确认为公民基本权利的国家。这项权利赋予每个芬兰人,不管是住在大城市的,还是山沟沟的,都能申请网络服务商给他们提供每秒1兆比特(1Mbps)的宽带上网服务。

  可是,在我们中国,你想看点免费电视都不行。

  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到底是应该先谈保障贫困地区农民看春晚的权利还是城里人自主选择收视节目的权利?


┃相关链接:

说法者的法制观念——从陈佩斯与央视的官司说起

春晚总导演有点儿像晋惠帝

一到春晚,就想起朱时茂和陈佩斯

别剥夺了贫困农民看春晚的权利!

如何把陈佩斯请上春晚

众说纷纭话本山 当好观众最重要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都在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