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了钱云会让他一举成名!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撞了钱云会让他一举成名!

2011年02月03日19:16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2011年2月1日,备受关注的浙江温州钱云会案在温州乐清市开庭审理。乐清市法院当庭宣判,一审以交通肇事罪判处肇事司机费良玉有期徒刑3年6个月。

  2011年2月1日,备受关注的浙江温州钱云会案在温州乐清市开庭审理。乐清市法院当庭宣判,一审以交通肇事罪判处肇事司机费良玉有期徒刑3年6个月。

  2月2日的人民日报二版报道了这一消息。作为一家国家级报刊,从刊登大要闻到专门为一个民生小案件拿出版面,我们欣喜这一“给力”的变化。

  当然,我们也有理由相信:犯交通肇事罪的司机费良玉在当下中国绝对是名人!

  因为撞了不该撞的人,让他一举成名!

  这个不该撞的人叫钱云会,是浙江乐清寨桥村村委会主任!

  2010年末,这位生前默默无闻、急切渴望舆论和媒体关注的人,以死状的凄惨恐怖和事件的扑朔迷离轰动了中国。

  他是位“民意村长”——2500多村民投票,他得了2300多票。换届时,因为他不在,村民自发抵制,希望他连任。出狱那天,成百上千村民自发去迎接,为他戴上红花,敲锣打鼓、鞭炮齐鸣。

  他是村中的穷人——1992年建成的两层小楼,至今没任何装饰。进入楼内,空空荡荡、家徒四壁,连楼梯上的扶手,都是几根竹竿绑成。他的家,原来也算村中小康,他当村长后,却成为穷人。

  还有他的悲情——为了村民,他三进监狱,上访、被抓、出狱这样的三部曲出现了3次。从2005年被选为村长,5年多的时间里,他大部分是在监狱内度过。2010年7月出狱后,他依然坚持上访。有人告诉他,如果你不当这个村长,或者听从有关方面的意思,可以立即给你200万。他说,我要这么多钱干什么,我要的是全村人的未来,我要对得起那些选我的村民。

  2010年12月25日9时45分,硕大的车轮压过了他的脖颈和胸部,直至临死前最后一刻,都没有人听到他发出只言片语。他死于一辆工程车下:横躺在村口的马路上,脸对着自己的村庄,鲜血浸湿了身下他为之苦苦抗争的土地。当时,他的手腕上有一块神奇的手表王立权,该手表有录音和录像功能。

  12月25日下午1点左右,网上出现《蒲岐一苦难的村长,为民办事的好村长,今早被杀》的首帖,称“早上的车祸并不是一起简单的交通事故,而是一起有策划、有组织的谋杀案”。

  之后的两天,钱云会令人惊悚的惨死照片,以及其被谋杀的言论,借助互联网被迅速传播——12月27日,24家媒体赶到乐清;12月29日,聚集乐清的媒体已达近50家,寨桥村内,随处可见国内各大媒体记者,以及闻讯而来的网友围观团、公民调查团等人。

  一位村民抱怨,以前请你们记者来都不来,现在村长都死了,你们才来了。

  这就是中国的现实。

  53岁的他想到了网络——2010年8月9日,他实名在天涯发帖,《是官还是贼:诉政府官员豪夺寨桥村146公顷家地始末》,倾诉“为了讨个说法,一直为此事奔波六年载,却一直未被妥善处理”。

  令人唏嘘的是,这条帖子由于缺少冲击力,当时未引起人们关注,连一条跟帖都没有,孤零零地淹没在信息海洋。直至几个月后他的惨死,才引发网友强烈关注,至12月27日,回复已达到了98页(现已被天涯删除)。

  钱云会案早些时候,还有一个全国知名的交通肇事案件。

  一个叫李启铭的刚刚步入工作岗位的年轻人,为“我爸是李刚”付出了代价。从事发起,李启铭的一举一动也都被死死盯着,甚至传言案件和解后,李公子已经被“无罪释放”。后来他一审获刑6年。

  2月1日中国青年报有评论认为,李刚真有那么大的能耐影响审判吗?从现在形势看来,舆论才能影响审判。爸爸的所谓特权,不单没能帮上儿子,甚至连通常3年以下的刑期都没轮上,“我爸是李刚”又能如何?

  不知是评论人故意装糊涂还是真是不明白,如果不是媒体和网民的跟进,其实这种案件和谐的可能到底有多大?

  作为草民的费玉良撞了一个所谓“给政府惹事的人”,作为官二代的李启铭撞了普通的草民,2010年的两大社会案件启示我们,这个社会的公平和正义还有缺失。

  2011年春节的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了。

  我们,每一个P民,希望新年的钟声带来我们人人平安,不再有交通事故发生!


┃相关链接:

关于钱云会案的十大疑问

钱案:面对公众话语下的潜台词

钱云会车祸案被告人一审获刑三年半

钱云会被撞致死案审判长解读案件处理

钱成宇,上诉也许是徒劳

钱云会案两名村民因藏匿钱手表被判刑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