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可不必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大”可不必

2011年01月31日16:05 东方法眼 王学堂
   
 

  现年23岁的德国A片女优、真人秀明星卡洛琳·伯格,身高1米57,体重仅47公斤,却拥有97-58-88的傲人三围,绰号“性感科拉”。

  要说科拉的出名,也在于其无私奉献的“一脱”。在2010年世界杯期间,科拉和许多女模特们一起裸胸拍摄图片,并且在身上喷绘德国国家队队服,于是“一脱成名”。随后,又加入了德国电视真人秀节目“老大哥”,由于作风豪放大胆,顿时成为家喻户晓的电视明星。

  

  作为业界知名的A片女优,由于历经多次隆胸手术,科拉的胸围早已“傲人一等”,她的乳房大如水球,并有着古铜色的肌肤。

  可是她却并不满足,1月11日,科拉不顾丈夫的一再反对,在汉堡市的阿尔斯特诊所执意接受了第6次隆胸手术,希望把胸围由34F升级为34G,每侧乳房由500克增大到800克。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由于严重的术后并发症,科拉手术后当天陷入昏迷,心脏两度停止跳动,只得依靠人工心肺机维持她的呼吸和循环系统,最终在昏迷9天后不幸去世。(2011年1月29日羊城晚报)

  科拉之死震惊了德国,也引发了一场关于整形隆胸的剧烈争议。

  据说美容界有个口号“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想来也对,确实“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最多是搭上一条命而已。

  无数事实告诉我们,美容其实就是毁容,在我国曾视为丰胸首选的“奥美定”产品最终可谓害人不浅,后患无穷!就我看来,美容其风险远远大于股市,可惜没有人提示我们的消费者“美容有风险,美容要谨慎”!

  中国人向来喜欢大讨厌小。我儿子小时候爱吹泡泡糖,买东西也是“大大大”,越大越好。

  人有如此癖性,政府亦是如此。

  近些年来,在一些地方,“大发展”、“大跨越”、“大开发”、“大调研”、“大变化”……不绝于耳,好像不“大”就不足以展示创新之举、发展之功。一时间,各种“大”字句型成为新一轮话语新宠。据报道,目前我国有655个城市正“走向世界”,183个城市要建“国际大都市”。定位之高远、规划之宏大、建设之豪华,令人瞠目。(2011年1月18日人民日报)

  理由很简单,我们在“好大喜功”。“大”字背后,折射出弥漫在当前民众及官方中的浮躁之气。

  “大”的伤痛与教训,离我们并不遥远。“大跃进”的豪情曾将我们全民族“大”的狂热推到极致。今天,在动辄大时代、大手笔、大制作的全球化背景下,“大”的狂热经过改头换面,带来了卷土重来的隐忧。

  按人民日报上文的观点,全球化形象地概括为一个词——“时空压缩”。意思是说,随着信息技术的进步,时间和空间被大大压缩了,信息的传递几乎“零时差”。“零时差”的迅捷同时也带给人浮躁,就像电脑的开机速度一样,多半分钟的等待都感到漫长。如此迅捷的时代,也“压缩”了官员对个人政绩的等待期限。对于身处改革发展一线的各级官员来说,一方面,他们不仅被“与国际接轨”的急迫催促着,另一方面,也被与各地同僚的对比、攀比冲击着。今天这里上马了“大项目”,明天那里启动了“大工程”,后天人家又搞出了“新经验”,凡此种种,催促、对比、攀比的结果,就是焦虑与浮躁,就是自己也按捺不住,唯恐落后地也跟着“大”起来。

  毫无疑问,这种求“大”的动力来源于官员追求政绩的狂热。虽然从某种意义上说,官员追求政绩热情对发展一方经济有促进作用的,但是,当这种热情处在一种浮躁、攀比、不切实际的状态,同时他的权力又处于缺乏规范和有效监督的环境中时,权力的巨大力量,就直接推动和书写了一个又一个“大”字牌的“政绩”。“中国速度”、“中国模式”这些振奋国人的字眼,让一些官员跟着发热,热得找不着北,甚至成了为其“大”字牌政绩开路的堂皇“口令”。借助此番“大政绩”,官员得以升迁,而这政绩是否与百姓的真实需求真实愿望相符,是否与科学发展观的要求相符,却是个未知数,也少有人坐下来认真研究,并说点实话。

  北京人把酒喝多了叫喝“大”了。喝“大”了,就容易兴奋地说胡话。权力大了也容易让人头脑“大”,这一“大”就容易让人飘在空中,以为自己真长了翅膀。

  人民日报的文章可谓给力,因为对大来说,一方面是“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另一方面是“大可不必”。


┃相关链接:

“超国民待遇”的背后是畸形的政绩观

我们农民需要“别墅级卫生室”吗

奇闻共欣赏

浮想联翩“无根树”

“人质交接仪式”是另一种集中退赃秀

河南“死刑保证书”:畸形信访考核体制的产物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都在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