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记者想当然的《国家信访条例》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人民日报记者想当然的《国家信访条例》

2011年01月26日19:53 东方法眼 王学堂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温家宝1月24日下午前往国家信访局,与来访群众进行面对面交流。

  共和国总理首次与来京上访群众进行面对面交流,体现了人民政府与人民之间的血肉感情,也得到了民众的普遍认同。美中不足,我们看到,新闻中说,“国家信访局来访接待室电子显示屏上滚动显示着《国家信访条例》全文”。(2011年1月26日人民日报)

  

  但凡熟悉法律的人都应当知道,此处《国家信访条例》明显是《信访条例》之误,因为查目前中国法典尚无《国家信访条例》之存目。

  自2005年5月1日起施行的《信访条例》,因为其涉及到群众与政府之间的信访联系,特别是维护稳定的考评体系,因此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都非常重要的一部行政法规。在刚刚过去的五五普法中,也被列为重点。但饶是如此,许多人对这部法律并没有重视,即便是权威媒体的《人民日报》记者也想 当然地犯了这种低级错误。

  其实,一部法条的名称错误尚可原谅。但如果引申开去,联想到我们的普法效果,就很值得一提。

  我们发现,从依法治国入宪后,在行政区划上从依法治国到依法治省、依法治市、依法治县、依法治乡(村),部门领域的依法治税、依法治水、依法治矿,再到行业区划的依法治校,依法治企(业)、依法治村(民),“依法治”这个热词都通过普法而得到了推进。然而,作为法律人,总是在普法热中心存隐忧,我们的普法教育25年了,效果真如宣传的那样理想吗?我们发现今日的普法似乎已经走入了死胡同。普法内容浅显易懂了,似乎在讲道德规范,普通百姓并不比专职普法人员知道的少,换而言之亦是如此;内容讲深奥了,普通民众听不进,似乎普法者也在以其昏昏使人昭昭。另一方面,现在的普法,确实存有既不叫好又不叫座的问题。一则是民众的功利思想越来越严重,没有法律问题谁会关心法律?二则是我们的普法方式似乎也值得探讨,寓教于乐似乎只是一句空话。特别是有些所谓的专家,把一个问题搞得悬而又悬,存心让老百姓不懂,更不用说喜欢和热爱了。

  法治建设的突飞猛进(主要表现在法律颁布的数量和领域上)很容易让人产生“法律万能”的错觉,但可以肯定法律绝不是唯一的调整工具。可是,执行情况如何呢?全国法院的案件数不断刷新着新的记录,一些法院在立案时甚至象医院一样要挂号排队,似乎人们都把解决矛盾的希望寄托于法律。可是,你再看一看从北京到地方的信访大军,又会让人感觉困惑,如果法律有用的话,信访的队伍又是哪来的?法律在哪里?是在汗牛充栋的书架上还是在法庭的慷慨陈词中?那些写在纸上的是法律,但那些又不是法律。

  法律在哪里?亚里士多德早就指出,法治包含两重意义,即已成立的法律获得普遍的服从,而大家所服从的法律又应该本身是制定得良好的法律。所以,只有植根于老百姓的心坎里的法律才是真正的法律,只有在每个人的心中形成一个真正尊崇法律的信念,尊重法治权威,才会有真正的法治。

  我们需要的普法,应该是一种宣扬秩序、规则、信用、权利义务等法治理念的普法,而绝对不是那种说教式的、填鸭式、条文式的普法。因为法是“善良和公正的艺术”(西方法谚),而不单单是“判断曲直,惩罚罪恶”的工具。我们的普法应当在贴近民众着力,在贴近生活上下功夫,以生动活泼、寓教于乐的方式,使公众享受法律,感受法律阳光带来的温暖,而不是那种干巴巴的条文,那种内容枯燥、面目可憎的不知其意旨的法条讲解,相信其效果一定比那些动辄就搞的普法考试与竞赛、摆摊咨询、悬挂标语等形式,要有用的多,也入脑入心的多。这应当是“六五”普法教育的重点,当然也是难点所在。

  人民日报记者的这种“想当然造法”的错误真的不能再犯了。


┃相关链接:

关于普法教育存在的问题及理性思考

法官既要会做判官,更要会做教官

“一五”到“四五”普法回眸

关于进一步加强农民学法用法工作的意见

河南光山法院:法治微电影进校园

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实行检察官以案释法制度的规定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