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警察咨询个法律问题也拘留?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向警察咨询个法律问题也拘留?

2011年01月13日14:51 东方法眼 王学堂
   
 

  2011年1月11日上午9时,一男子向佛山110接线员咨询时称在某医院治疗无效,并问,“炸掉医院泌尿科会不会被判处死刑?”后便衣布控6小时,将该男子抓获并行政拘留。(2011年1月13日南方都市报)

  首先,我们对佛山警方的快速反应、及时应对给出个“一百分”,因为这种案例曾经发生过。

  从重庆大足县到珠海创业的黎时康,1997年因怀疑将性病传染给了儿子,遂多次带儿子去医院就诊,因久治不愈而迁怒于医生,决意送炸弹报复曾为他儿子就诊的医生。黎时康、陈德顺(黎之同乡)俩人采用电池、炸药雷管等物于1999年10月制作出一枚包装为“五粮液酒盒”的拉发式炸弹,并由陈德顺将该炸弹送至珠海市某医院吴某。1999年10月24日晚,吴某携带上述“五粮液酒盒”与朋友在珠海市“五月花餐厅”用餐时,该餐厅服务员在开启酒瓶时发生爆炸,致使两人死亡,两人重伤,十人轻伤。时值澳门回归前,“五月花餐厅”爆炸案引起粤港澳的极大震动,国家派出大批警力专门调查此案,并于澳门回归前夕将两名罪犯抓获,从罪犯四川老家查获大批炸药等物。后不定来,还衍化了一个具有法学创始意义的李萍、龚念诉五月花公司人身伤害赔偿民事纠纷案,载最高人民法院公报(该刊物刊登案例具有准判例性质)2002年第2期。

  另一方面,我们看到尽管公民有言论自由,但必须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美国“9·11”事件后,在美国出现了投放炭疽菌病毒的恐怖活动,继而出现以假的炭疽菌病毒制造恐慌的事件。这种投放假炭疽菌病毒的行为虽然不能造成炭疽病的传播,但会造成一定范围内的恐慌,严重扰乱社会秩序,应当予以刑事处罚。因此,2001年12月2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三)》中增加了对这种犯罪的规定,投放虚假的爆炸性、毒害性、放射性、传染病病原体等物质,或者编造爆炸威胁、生化威胁、放射威胁等恐怖信息,或者明知是编造的恐怖信息而故意传播,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刑法第二百九十一条之修正规定)。对不构成犯罪的行为,《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五条也规定,散布谣言,谎报险情、疫情、警情或者以其他方法故意扰乱公共秩序的;投放虚假的爆炸性、毒害性、放射性、腐蚀性物质或者传染病病原体等危险物质扰乱公共秩序的;扬言实施放火、爆炸、投放危险物质扰乱公共秩序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

  从法理上分析,编造出来的虚假恐怖信息,必须经过传播出去,让公众知道,才能制造恐怖气氛,引起恐怖,进而扰乱社会秩序。只有编造行为,如果未传播出去,则难以构成上述犯罪(违法)。所谓编造,是指毫无根据的、无中生有凭空捏造、胡编乱造。其结果是产生虚假的即不存在、不真实、与事实不符的信息。所谓传播,是指采取各种方式将恐怖信息广泛加以宣扬、散布、扩散,以让公众知道。如只是在个别亲友之间加以议论,没有广泛散布、宣扬的,则不能构成本罪。

  在与警方接线员的通话中咨询“炸掉医院泌尿科会不会被判处死刑?”,难能符合编造、传播的特征,其实更多是一种个人思想或者说个人情绪流露。

  按马克思观点,惩罚思想而不是惩罚行为的法律实际上是“恐怖主义的法律”,“是对非法行为的公开认可。”而真正的法律,其调整对象只能是人的外在行为。马克思写道,“我只是由于表现自己,只是由于踏入现实的领域,我才进入受立法者支配的范围。对于法律来说,除了我的行为之外,我是根本不存在的。”因此,法律不能惩罚思想。

  就我看来,对这种“咨询”自然不可掉以轻心、冷漠视之,但亦不可“上纲上线”,动辄“法律伺候”。


┃相关链接:

秦中飞:不后悔写过“彭水诗”

民国时期教授们的铮铮铁骨

说话间的进步

微博“炸鸡翅”的歌手该刑拘么?

对吴虹飞“炸”言且慢下结论

歌手吴虹飞8月2日释放 被判拘留10日罚款500元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