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肇事中的救死扶伤是义务还是善心?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交通肇事中的救死扶伤是义务还是善心?

2011年01月11日19:26 东方法眼 王学堂
   
 

  近日,广东省佛山市的杜先生开车撞伤摩托车司机,事后将伤者先行送医救治,交警因此认定他破坏了现场,需负全责。后经南海区法院审理认为,交警事故认定合法准确。杜先生因不是故意破坏现场,符合公序良俗原则,故减轻其民事赔偿责任。

  这虽然是宗赔偿数额不大的纠纷案件,却引起了国人的普遍关注。

  南海区法院审结的这宗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人们高度关注的焦点在于,肇事者杜先生在交通意外中开车撞伤摩托车司机后,他首先想到了要救治伤者,于是立即开车将伤者送去医院,然后才回到现场接受调查。

  但佛山市公安局南海分局交通警察大队经勘查后,认为杜先生在发生事故后,因抢救伤者未保护现场,致使事故基本事实无法查清,根据我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的相关规定,认定杜先生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伤者不承担此事故的责任。(2011年1月3日《广州日报》)

  就我看来,南海警方的全责判定似无可指责之处。

  《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条规定:“在道路上发生交通事故,车辆驾驶人应立即停车,保护现场;造成人身伤亡的,车辆驾驶人应当立即抢救受伤人员,并迅速报告执勤的交通警察或者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因抢救受伤人员变动现场的,应当标明位置。乘车人、过往车辆驾驶人、过往行人应当予以协助。 在道路上发生交通事故,未造成人身伤亡,当事人对事实及成因无争议的,可以即行撤离现场,恢复交通,自行协商处理损害赔偿事宜;不即行撤离现场的,应当迅速报告执勤的交通警察或者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 ”

  因此,交通肇事中的救死扶伤是肇事人的法定义务。

  杜先生先救人当然是善举,但其没有保护现场(可以打个报警电话、标明位置)是有过错的,而且我国“不知法不能作为免责理由”。

  对此,最高人民法院2010年12月28日对外发布《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时,最高法院有关负责人特别指出,交通肇事后保护现场、抢救伤者、向公安机关报告的,这种情形符合刑法总则关于自首的规定,因此应当认定为自首。但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交通肇事后应当保护现场、抢救伤者、向公安机关报告。犯罪嫌疑人实施的这些行为同时也是履行法定义务的行为,所以对其是否从宽、从宽的幅度要适当严格掌握。对于交通肇事逃逸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应认定为自首,但应依法以较重法定刑为基准进行量刑,并视具体情况决定对其是否从宽处罚和从宽处罚的幅度。

  熟知我国司法实践的人都知道,这种解答是有其深义的。

  因为在我国理论界和司法实务界,向来就有“交通事故发生后,犯罪嫌疑人报案的行为,是作为车辆驾驶人的法定义务,不应定为自首”的观点,而且似乎在理论界占上风。

  如此分析,实不知南海案件何以无论是交警的认定还是法院的判定,都掀起网络民意的“惊涛骇浪”。难道说我们的网民法律意识竟然蜕化至如此低的水平?

  我当然知道有个臭名昭著的彭宇案,或许大家都认为只要是被告上法庭的肇事人都是彭宇一样的冤案吧?

  这是不是有点偏听偏信了?


┃相关链接:

朋友,你慢些走

当前审理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面临的新问题

如何审理交警部门未作出交通事故认定的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案件

道路交通事故案件缘何调撤率不高

奥迪车主担心酒驾被抓 无证酒友开车回家发生车祸

因操作不当驶入路左而撞伤横过马路的人 (2013)青民五终字第156号民事判决书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都在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