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德杀妻教师为何被留命?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顺德杀妻教师为何被留命?

2010年12月30日20:43 东方法眼 王学堂
   
 

  2010年4月23日凌晨1时许,顺德实验小学教师廖某紧扼妻子颈部,致其当场死亡。为掩盖罪行,又将妻子尸体用菜刀肢解抛尸西江河中。佛山中院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廖某死缓。(2010年12月30日佛山日报)

  正如法院的判决所认定,廖某杀害被害人后分尸、抛尸,手段残忍,后果严重,应予严惩。那为何又适用了死缓为其保留了性命呢?

  法院认定了“被害人有婚外情”,但众所周知,在我国婚外情虽为道德所不齿却正如一审法院所述“不构成刑法意义上的过错”。

  仔细分析法院判决中“鉴于本案因婚姻存续期间夫妻感情纠纷引发,有别于其他有预谋的故意杀人犯罪,且被告人廖某已与被害人家属签订和解协议,加上两人的女儿年龄尚小,可酌情对被告人从轻处罚”的说理,让我们不禁想起了一起类似案件。

  时年22岁的朱春玲(有一子2岁)是河南省新乡市原阳县桥北乡人,她与其婆婆因家务事矛盾至深。2006年9月某日凌晨1时许,朱春玲手持菜刀悄悄溜到婆婆的房间,挥刀向婆婆的颈部连砍40余刀。杀人之后,朱春玲将血印擦去,把玉米扔到门外,伪造成偷玉米贼的杀人现场,企图蒙骗过关。2007年2月,新乡中院一审判决其死刑,该案经河南省高院二审,维持原判,2008年5月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决定对其执行死刑。

  对比朱春玲案与顺德案件,我们发现两者无论是情节还是法律关系并无大的差别,为何结果一死一死缓(这在我国是有巨大差别的)?

  因此,顺德杀妻老师保命成功主因在于“廖某已与被害人家属签订和解协议”,而朱春玲案并无此节事实。苦主不追,自然法律会手下留情。

  顺德案件也体现了刑事和解制度的价值和意义。刑事和解制度(又称加害人与被害人的和解),一般是指在犯罪后,经由调停人的帮助,使加害者和被害者直接会谈、协商,解决纠纷或冲突的一种刑事司法制度。其目的是修复因犯罪人的犯罪行为而破坏的加害人和被害者原本的和睦关系,并使罪犯因此而改过自新,复归社会。

  大量司法实践表明,有具体被害人的刑事犯罪案件处理不当,往往会诱发涉法上访等不安定因素,而通过刑事和解,恢复加害人破坏的社会关系,弥补受害人受到的损害,修补加害人与受害人之间的和睦关系,并为被告人改过自新、重新回归社会创造条件。事实证明,刑事和解制度对于妥善处理加害人与被害人之间的矛盾,维护社会和谐稳定具有相当的潜力。

  当然,就河南朱春玲案件中,被害人与被告人的近亲属关系导致这种刑事和解难度加大,特别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朱的丈夫的态度,或许这也是朱最终被处死刑立即执行的主要原因。

  2010年4月23日凌晨1时许,顺德实验小学教师廖某紧扼妻子颈部,致其当场死亡。为掩盖罪行,又将妻子尸体用菜刀肢解抛尸西江河中。佛山中院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廖某死缓。(2010年12月30日佛山日报)

  正如法院的判决所认定,廖某杀害被害人后分尸、抛尸,手段残忍,后果严重,应予严惩。那为何又适用了死缓为其保留了性命呢?

  法院认定了“被害人有婚外情”,但众所周知,在我国婚外情虽为道德所不齿却正如一审法院所述“不构成刑法意义上的过错”。

  仔细分析法院判决中“鉴于本案因婚姻存续期间夫妻感情纠纷引发,有别于其他有预谋的故意杀人犯罪,且被告人廖某已与被害人家属签订和解协议,加上两人的女儿年龄尚小,可酌情对被告人从轻处罚”的说理,让我们不禁想起了一起类似案件。

  时年22岁的朱春玲(有一子2岁)是河南省新乡市原阳县桥北乡人,她与其婆婆因家务事矛盾至深。2006年9月某日凌晨1时许,朱春玲手持菜刀悄悄溜到婆婆的房间,挥刀向婆婆的颈部连砍40余刀。杀人之后,朱春玲将血印擦去,把玉米扔到门外,伪造成偷玉米贼的杀人现场,企图蒙骗过关。2007年2月,新乡中院一审判决其死刑,该案经河南省高院二审,维持原判,2008年5月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决定对其执行死刑。

  对比朱春玲案与顺德案件,我们发现两者无论是情节还是法律关系并无大的差别,为何结果一死一死缓(这在我国是有巨大差别的)?

  因此,顺德杀妻老师保命成功主因在于“廖某已与被害人家属签订和解协议”,而朱春玲案并无此节事实。苦主不追,自然法律会手下留情。

  顺德案件也体现了刑事和解制度的价值和意义。刑事和解制度(又称加害人与被害人的和解),一般是指在犯罪后,经由调停人的帮助,使加害者和被害者直接会谈、协商,解决纠纷或冲突的一种刑事司法制度。其目的是修复因犯罪人的犯罪行为而破坏的加害人和被害者原本的和睦关系,并使罪犯因此而改过自新,复归社会。

  大量司法实践表明,有具体被害人的刑事犯罪案件处理不当,往往会诱发涉法上访等不安定因素,而通过刑事和解,恢复加害人破坏的社会关系,弥补受害人受到的损害,修补加害人与受害人之间的和睦关系,并为被告人改过自新、重新回归社会创造条件。事实证明,刑事和解制度对于妥善处理加害人与被害人之间的矛盾,维护社会和谐稳定具有相当的潜力。

  当然,就河南朱春玲案件中,被害人与被告人的近亲属关系导致这种刑事和解难度加大,特别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朱的丈夫的态度,或许这也是朱最终被处死刑立即执行的主要原因。


┃相关链接:

狗吠引发杀人案

暧昧关系遭拒绝 杀人分尸获死刑  (2008)渝二中法刑初字第62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

杀死侄女埋于堂屋砌上混凝土地坪 凶犯被判极刑

湖北石首法院原纪检组长杀人抛尸 自杀未遂落网

17岁少年杀9人:暴戾之气漫延引发社会不安和恐惧

民间纠纷引发的故意杀人案件中刑罚的尺度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都在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