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山木成了强奸犯冤不冤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宋山木成了强奸犯冤不冤

2010年12月27日07:57 东方法眼 王学堂
   
 

  山木“强奸门”事件有了个阶段性结果,2010年12月24日,深圳罗湖法院一审判定,宋山木犯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当法官问宋山木是否服判,宋山木大声说:“冤枉啊,我要上诉。”

  那么宋山木到底冤枉不冤枉?就我个人认为,他还真冤!

  宋山木

  因为按我个人观点,强奸案件不好办,主要原因是证据不扎实。很大程度上,证据就是口供,女被害人说你把她强奸了,基本上你就要进去。当然,我说得可怕了点,事实上并不如此简单。

  2008年,佛山张槎一位男子被亲生女儿举报,说是他对实施了性侵犯。于是,他有了270多天的牢狱之灾。后来,还是他女儿用处女证明来为他洗清了罪名。这位父亲那个冤啊,“不过是因为对她要求严了些”。警察也委屈,“谁能想到亲生女儿还有用这种方式来报复父亲的?”

  我从事法院工作时,有一个老上访户。那可是本地非常有名的人物。因何出名?因为每年他都会去北京,而且大都选择在全国两会或者全国党代会期间。他当然不是去开会的,他没有那个资格。他是去上访的,因此每年的各种各样的维护稳定因素排查,他就是最大的不稳定因素。

  他上访的案件倒不复杂,是个花案。大约是在60年代,他当时是教师,因为强奸女学生被判刑三年。就这样一个案件40年了,仍然屡次三番的被调出。他认为自己是冤枉的,因为得罪了当时村里的书记,而受到的报复。女学生已经死亡了。她的丈夫出具了证明,该女与他结婚时是处女。

  翻看当时的卷宗,非常简单,有女孩儿的证言(当时12岁),有村支部的证明上面盖有支部的章,说明此人道德败坏,不重判不足以平民愤。再有就是他的供述。现在他解释说是被刑讯逼供的结果。卷宗很薄,但决定了他的一生。他被戴上了强奸犯的帽子。

  你说他冤枉不冤枉?说他冤枉吧,当时我们的司法就这样的水平。就是现在的强奸案件,证据也比当年多不了一些。说他不冤枉,都这么多年了,一直上访不止,可能不只是想混水摸鱼。

  强奸罪的成立与否很大程度上还是证从供出。说来,都是我们的强奸案件证据问题。

  从立法上讲,我们将强奸罪定性为“违背妇女意志,强行与妇女发生性关系构成犯罪的行为”,“违背妇女意志”,其实是件非常主观的事。说明白一点,就是看妇女高兴不高兴,答应不答应。

  举个简单例子。有个嫖客先生找了个小姐,谈妥了价钱,就算500元吧。两人到了宾馆。脱衣上床,小姐一看这位先生太肥胖了,突然变卦,“非800元不可”。先生一看,此人如此不诚信,也有些生气,坚决不加钱,并霸王硬上“床”。这种情况算不算强奸?

  说实话,这个案件确实些分歧。但持成立强奸犯罪的观点似乎也不无道理,妓女就没有性自主权利了吗?她确实是不愿意以500元卖淫,而对方只给了500元,这不是“违背妇女意志”吗?

  我个人不主张婚内强奸说。理由亦在此。毕竟强奸犯罪证据非常不客观,夫妻吵架关系不睦之事常有。动辄允许妻子状告丈夫强奸,无疑是悬在男人头上一把刀。对我们已经非常紧张的警力、司法资源无疑是浪费。因此,我一直将强奸罪定义为“违背妇女意志,强行与非本人妻子的妇女发生性关系构成犯罪的行为”。

  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那就是我所说的我们法律上的“半推半就”。

  北大有个毕业生,还是学法律的,在北京做了成功的律师,35岁了未婚,但有女朋友。属于钻石王老五。本来准备2009年国庆节成婚,与共和国共度60大庆。可惜9月底携女助手去武汉出差,结果出事了,据新闻说是强行扭开女助手的房门,并强行了女助手。

  沉浸于法律界多年,听说过一些大牌律师潜规则女助手的事,也听说大律师被女助手放到床上而不得不与之成了夫妻档的事儿。男律师强奸女助手这是首例。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你说不清,更何况本来就有点说不清的强奸这事。

  你怎么说得清?

  南方都市报2010年1月29日A23版来了个证明。医生强奸女患者,区检察院认为强奸不成立所以不起诉,市检察院则认定成立要求起诉,法院判决成立无良医生领刑4年。

  我们看区检察院不起诉理由: 张某某(女患者,17岁)自称是处女,但检验证实其并非处女,说明其陈述可能存在虚假;黄某两次与张某某发生性关系时,张某某都没有呼喊或者有其它反抗行为,且拿了黄某给的50元钱。因此,该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难以认定黄某构成强奸罪。

  检察院认定强奸罪的理由:被害人是否处女、是否呼喊,均非认定强奸罪的关键。强奸罪的本质特征在于违背妇女意志。本案中,发生性关系的双方是医生黄某和未成年的患者张某某,且是在张某某看病换药之时、在医院的手术台上发生性行为,此前两人不认识,张某某没有任何自愿与黄某发生性关系的基础。

  哈哈,整个“罗生门”。这就是我所说的我们法律上的“半推半就”。女患者事实上可以“抗日”,也可能立即报警(如果有手机的话),甚至可以大声喝斥,毕竟是在医院这个公共空间内。可惜,女患者没有,这导致了强奸与通奸的两可疑难。当然,就这无良医生想来也是咎由自取。“办了”人家女患者,检察院不诉也就罢了,竟然还敢要求国家赔偿。判他4年真不多。

  我们看到,宋山木案件中也有类似一例。

  公诉机关指控宋山木于2008年3月9日在济南强奸了被害人李×婷的另一起犯罪事实。对此,罗湖法院认为,公诉机关认定该事实的证据,仅有被害人李×婷的陈述及证人证言,公安机关对现场未提取遗留物,也未进行法医鉴定,李×婷的门诊病历也不能证实其有损伤,济南市妇幼保健院检验报告单显示镜下未找到精子。故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宋山木强奸被害人李×婷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法院不予认定。

  但我个人也认为,得四年刑罚,宋山木不冤。

  我赞同宋案构成强奸,理由倒不只是案件的证据采信。主要是我认为:利用从属关系、教养关系、职权关系及使被害妇女处于孤立无援的环境条件进行引诱、挟制、迫害等等发生的通奸、顺奸,使妇女因恐惧不敢抗拒而忍辱屈从的,应认定为强奸。

  宋山木强行与女下属发生性关系,就是利用了从属关系。这在国外是不争的强奸事实。

  可惜,我们国家立法上没有如此明确规定,是为不足。

  就我个人之见,如果有了上述规定,男老总与女员工,男医生与女患者,男律师与女客户,男教师与女学生,男导演与女演员之间的关系会清白很多。不会像今日有太多的潜规则。

  另一方面,就是宋山木有某种男人性方面的问题,所以律师以此为由否认强奸。这个,我国还真有一定道理。

  我们借鉴我国台湾地区1999年“刑法修正案”来说,该修正案取消了强奸罪的罪名,代之以强制性交罪。刑法第十条第五项对性交作了如下界定:称性交者,谓非基于正当目的所为之下列性侵入行为:一、以性器进入他人之性器、肛门或口腔,或使之结合之行为。二、以性器以外其他身体部位或器物进入他人之性器、肛门或口腔,或使之结合之行为。

  根据这一规定,强制性交罪之性交已经不是生物学意义上的性交,而是具有刑法特点含义的一种性侵入行为。这里的行为人可能是男性,也可能是女性。侵入物也不限于性器官,包括性器官以外之身体部位,如口舌、手指、脚趾、甚至于以器物为侵入物也包括在性交行为之内。此外,被侵入之身体部位除性器官外,还包括肛门与口腔。

  宋山木使用按摩棒的行为就构成强奸。而按我国现行法律,宋若没有插入,只使用按摩棒,充其量是个猥亵妇女,不构成强奸。

  但愿刑法修改时能立法者能考虑一下我的建议。

  将宋山木定罪,可以矫正当前社会上男上司频繁骚扰女下属的不正常风气。

  这些年,社会上流行红颜知己,也流行性骚扰。

  像一个成功男人,如果没有后面跟着几个青春可人的“女秘书”,那他可能就是个冒牌的成功人士。《麻辣水浒》中有段描述比较精彩,说 “(总裁)王伦很晚才来到公司,一进公司,秘书小姐就递给他一封信,王伦接过信,顺手在女秘书屁股上摸了一把。女秘书的屁股有老公的一半,也有老板的一半,这是大宋国的潜规则。秘书笑了笑,扭着屁股翩然而下。王伦注意到,女秘书今天居然穿了一件用虎皮做的超短裙,看起来很前卫”。

  演变到今天,段子说,漫漫人生路,谁不错几步,老婆要照顾,情人也得处,家里有个做饭的,身边有个好看的,远方有个思念的,保住一,守住二,努力发展五六七。

  这样的社会风气不淳化可不行啊!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都在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