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不同一,芭利亚输赢都难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规则不同一,芭利亚输赢都难

2010年12月20日19:48 东方法眼 王学堂
   
 

  2010年12月18日中泰拳王争霸赛在广东顺德举行。中国散打“一姐”苗玉杰对阵泰国变性拳王芭利亚。比赛中,苗玉杰4次巧力摔倒对手,让变性拳王无奈败北。

  这可谓是这次大赛曝出的最大冷门。

  因为泰国的“美丽拳王”芭利娅早年以男性之身参加了多场泰拳赛事并屡获拳王称号。他后来进行了变性手术,变性之后的她参加了数次选美大赛,成绩不俗。2003年,一部以她的故事为原型的电影《美丽拳王》让她广为人知。几年前,芭利娅重回拳坛,但参加的却是女子比赛。由于是变性人,她提出,中方女子选手在体重上可以占一些便宜,可以比自己的体重多3公斤。(2010年12月3日南方日报)

  芭利亚

  其实,无论芭利娅输赢,都难于服众,主要就是她非男非女的人妖身份所致。

  你说她是女人吧,以前他是男人;你说他是男人吧,现在变性后的她是女人。

  这就像男人和女人吵架,无论如何你都输定了。你没理,那你肯定输;即便你有理,你也赢不了,女孩子说,“亏得你是个大男人,和我们女人家一样的见识,不大气!”估计你想头撞南墙的心都有。

  曾任最高法院副院长的吴德峰(中共特务三大亨之一)当年教导女地下工作者遇到特务时,一定要到大街上人多的地方,然后当面斥责特务,结果特务们只能灰溜溜地逃走。也别说,吴国民革命时期当过武汉市的警察局长。他对规则吃得太透了!

  今天,我们也生活在一个法治的社会,法治社会就是一种规则社会,要求人人生活在同一规则之下,不因人的性别、年龄、长相等等外在、非人力可控因素而适用歧视性待遇,适用不同的衡量标准。我们古代人都知道“车同轨书同文”,统一“度量衡”,因为人家用公斤称你用八两称肯定行不通。规则不统一你就无法对你的生活进行合理预期,对社会交往产生隔阂。事实上,裁判中的“主客场现象”体现的就是规则的不正常变化,这些都是司法裁判的大忌。这些,无不说明规则统一的重要性。而法律,就是规则统一的最重要表现形式。

  2010年的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上,著名小品演员郭冬临和著名影星牛莉联袂演出了小品《一句话的事儿》。小品中有个情节,女主角的姐夫敲门,郭冬临和牛莉因为刚刚在电话中说了谎话而都不愿意去开门,于是通过“剪子包袱锤”的表决方式来决定开门人选。双方一比划,结果郭冬临赢了,郭按常规让牛去开门。牛莉一扭头说,“赢的去(开门)”。于是郭冬临只好不情愿地乖乖去为大姐夫开门。

  相信大多数人看这个情节只能会心一笑,谁让你事先不讲明规则的?或许也有人看作是丈夫对妻子的一种疼爱。在我们法律人看来,这就说明了规则的重要性。规则不明确,自然人人都可以有自己的解释,而如果事先约定,那无论是输还是赢的去开门,相信都会愿赌服输,即使是你不心甘情愿,也只能埋怨手气臭,别无此法。因为这是你自己的选择。

  当然,规则讲求公平。“著名史学家、教育家、社会活动家”,“杰出的马克思主义史学家、思想家”,“在中国交通史、中国伊斯兰教史、回族史、中国民族关系史、中国思想史、中国史学史、中国通史和史学理论等领域取得了相当多的开创性成果”的白寿彝先生在“文革”时期,当时的“四人帮”在北京师范大学考教授,白寿彝先生交白卷以示抗议,一时在高等学校传为佳话。后人曾问过他是否真有其事,他笑着说:“还是写了‘白寿彝’三个字嘛。”

  规则不公平,这样的考试当然就没有公平性,结果当然也就不重要了。


┃相关链接:

法律是什么之:法律是一种规则

南京法学教授酒驾:我们为什么不珍惜自己?

作为法律人,你应该知道

外国人为什么不近人情?

谢晖:排队 、先来后到与法律对我们生活的简约(一)

谢晖:排队 、先来后到与法律对我们生活的简约(二)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