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万元生活补助后面的法律博弈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四万元生活补助后面的法律博弈

2010年12月18日17:09 东方法眼 王学堂
   
 

  2010年10月18日,彭华生等四个“收买佬”在深圳街边以扑克牌赌单双,其中彭输掉5元,柳井军输掉16元,裴后远输掉10元,崔先兵无输赢,后被民警当场查获。因四人均为第二次涉赌被抓,市劳教委均处以劳教一年。彭华生将市劳教委告上法庭,罗湖法院一审撤销了对彭华生的劳教决定书,劳教委上诉至市中院。

  这一引起深圳市民普遍关注的案件,日前以双方和解后撤诉的方式“偃旗息鼓”。(2010年11月30日南方都市报)

  尽管撤诉是以彭华生“认可劳动教养决定的正确性”为前提,但民众自然仍可从“生活补助金4万元人民币”来推知该决定正确与否尚存疑,因为既然是正确的行政处理决定何须4万元的补助?

  本案中这种赌博是否违法?法律上应该如何定性?这也正是公众最想知道的。

  从法理上讲,赌博是指以营利为目的,聚众赌博,开设赌场或者以赌博为业的行为。如何区分赌博与娱乐的界限,2005年1月公安部曾作出4点解释:一是从主观方面看,是否以营利为目的,它是构成赌博的主观要件,而群众娱乐是以休闲消遣为目的;二是从主体上看,群众娱乐多是在家庭成员、亲朋好友之间进行;三是看是否有组织者从中抽头获利。构成赌博罪客观上以“聚众赌博”、“开设赌场”、“以赌博为业”3种行为为限。“聚众赌博”是指组织、召集、引诱多人进行赌博,本人从中抽头获利的行为。“以赌博为业”是指经常进行赌博,以赌博获取钱财为其生活或者主要经济来源的行为。“开设赌场”是指提供赌博的场所及用具供他人进行赌博,本人从中获利的行为;四是看彩头量的多少,要根据个人、地区经济状况及公众接受的水平而定。时任公安部副部长的白景富也曾说,“对群众带有少量彩头的打麻将、玩扑克等娱乐活动,不以赌博行为查处。”

  但上述四项标准是否就能完全区分开赌博与群众娱乐活动呢?可能现实要比理论上讲复杂的多。主观上讲,除了和领导打牌故意输钱的之外,每一个小赌怡情的人,都是想赢的,这样的目的算不算营利?怀抱营利念想的同时,是否也可以夹杂着休闲消遣的目的?主体上看,家庭成员尚易界定,亲朋好友可就未必了,须知,很多豪赌之徒都是长期的“牌友”,这样的关系算不算好友?彩头量上,公众标准和个人标准究竟该如何划定?是全凭警察的一时估摸,还是事先划定若干明确的数额?如需明确,多少钱才算“大赌图博”,多少钱以上就不再是“小赌怡情”?这三项无疑都具不确定性。只有客观行为一项,即是否“聚众赌博”、“开设赌场”或“以赌博为业”,才算得具体可识别的标准。不过,干这营生的,只能是赌头和赌棍,并不包括一般的赌博参与者。也就说,这一条是将众多参与赌博者排出界外的。

  民众真正关心的或者说困惑所在,是带有彩头的娱乐活动与《治安管理处罚法》中的赌博违法行为如何区分。因为一般百姓最有可能违反的还是《治安管理处罚法》,而现行的规定并未言明彩头大小,只要是赌博都被严厉禁止,都应该被拘留、罚款甚至劳教。曾因赌博被拘留、罚款的人,很多也就是曾和亲朋好友打麻将,多数时候彩头也无非就是数十块钱而已。可惜的是:彭华生案仍然没有给出我们明确的答案。

  在彭华生案中,我们再次看到了“搞定就是稳定,摆平就是水平,没事就是本事”的理论在司法上的适用。一边是彭华生等人的不依不饶,一边是大量此类案件的多米诺骨牌效应,特别是可能无休止的“上访、投诉、信访”,劳教机关选择了“花钱买平安”;人民内部矛盾用人民币解决,最终达到了“没事”的状态。当然,这也是司法机关的无奈之举,一方面由于诉讼不停止执行的制度设计,彭华生等人已经劳教一年期满,而国家赔偿则“牵一发而动全身”。面对司法的“要么全有要么全无”的非黑即白式裁判,深圳法院创造性地适用行政和解制度,化解官民矛盾,也是司法能动性的体现。


┃相关链接:

对老残人员以社区矫治代替劳动教养的构想

人大代表为何提议改革劳教制度

直面历史,才有未来!——方洪诉重庆市劳教委一坨屎被劳教案代理词

湖南永州警方回应幼女遭强奸被逼卖淫母亲被劳教案传言

唐慧在宣判时拒绝起立:抓人说违法,放了说关怀

方洪诉重庆劳教委案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