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义勇为认定防卫过当:他比彭宇还冤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见义勇为认定防卫过当:他比彭宇还冤

2010年12月14日08:34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我老家单位有个电工(临时工),有时经常和我聊几句。他学问不高,但常常语出经典。有一次,谈及他的身份问题,并牵扯到待遇。他说,“世上只有公平二字,绝对没有公平之事”。让我大为惊叹。这世上有才人太多了。我常把他的这句话记在心里。今天又想起了这句话。

  2010年7月25日凌晨,镇江新区大港街头5名男子对两名年轻女子言语挑逗、调戏。两女孩受惊之下躲进“毛胡子大排档”。排档老板戴宏富(绰号“毛胡子”)对尾随而来的男子进行指责,不料遭到殴打,导致头部受伤。

  法院认为,被告人戴宏富在两名女青年被他人纠缠、骚扰时,能制止对方的不法行为,该行为属见义勇为。但在双方发生争执后,特别是当被害人晓飞用碎啤酒瓶对被告人戴宏富实施侵害后已逃离现场的情况下,作为不法侵害已经结束,被告人戴宏富仍持刀追赶,并出于激愤持刀捅刺被害人晓飞胸、腹部两刀,致被害人晓飞死亡,被告人戴宏富的行为从初始的见义勇为转变成故意伤害对方的行为,故构成故意伤害罪。一审判处其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2010年12月12日南方都市报)

  这样的判决虽然符合法理,但显然对正当防卫认定过苛。

  我们看到,法院认为:在本案的起因及事态的发展过程中,被害人晓飞一方主动挑衅,损坏被告人戴宏富的财物并先殴打被告人戴宏富,且被害人晓飞用碎啤酒瓶砸中被告人戴宏富头部致其受伤,激怒了被告人戴宏富,从而直接导致了惨案的发生;被告人戴宏富在案发后主动打电话报警,接受公安机关处理,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系自首,可以对其减轻处罚;在本院审理期间,被告人戴宏富积极赔偿被害人亲属的经济损失及具有较好的认罪、悔罪表现,得到了被害人亲属的谅解。

  后面这些自首、被害人过错、悔罪、赔偿等理由,纯属法院为了从轻判决而进行的理由说明,其实如果认定其为正当防卫,本不必如此麻烦。

  在正当防卫和防卫过当之间,我们的法院一直有模糊认识。那就是对正当防卫认定过于机械,事实上在保护坏人,打压好人。

  2009年7月3日下午4时许,三名年轻人车某、余某与张某来到陈先生位于龙江东涌的化纤厂,以陈先生抢了朋友生意为由,勒索人民币5000元。陈先生当场拒绝,三名歹徒出手殴打,没有想到的是,从小习武的陈先生以一敌三完全不落下风,最后还用刀砍伤车某和余某。三人狼狈逃窜被顺德警方抓获。佛山市顺德区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陈先生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二人轻伤,已构成故意伤害罪,最终判处陈先生有期徒刑9个月,缓期一年。(2010年11月19日广州日报)

  陈先生的行为是正当防卫还是防卫过当?相信陈先生认为是正当防卫,但从法院的判决看则支持防卫过当。

  对公民的防卫行为,正当防卫还是防卫过当历来是争执不休的话题。

  一个打工女,为了救助自己未来的大姑姐(后来成了她人的大姑姐)而被审判,所幸后被判无罪。对吴金艳来说,看守所中的10个月已经改变了她的命运。心爱的男友以为她这辈子不会离开监狱了,于是另娶新娘;内蒙古老家村庄里流传的是她当坐台小姐遭强奸后起意报复杀人。她的名字叫“吴金艳”。但你也可能如我一样已经忘记了她,直至读到一篇题为《杀人无罪的打工妹历尽坎坷收获幸福》(载《民主与法制》2005年第24期45页)的文章。

  正如二审法院判决书中所认为,吴金艳的防卫行为起因于危及自己和他人人身安全的暴力侵害的发生,防卫意图明显,防卫时间在不法侵害正在进行过程中,防卫对象得当,且未超过必要限度,属于具有无限防卫权类型的正当防卫。这样的明显事实,何以被公安机关执行逮捕(前面还有刑拘)、被检察机关公诉(批准逮捕)、一审被判无罪、检察院抗诉,长达十月之久,这是新刑法中鼓励正当防卫和无过当防卫权立法精神的体现吗?(参见王学堂著《无法不谈:一个法律人的行与思》,海洋出版社,2009年6月第1版,187—191页)

  这样一则案件何以有十个月牢狱之灾?不惟刑事案件如此,民事案件亦有此例。

  2007年8月17日晚,中年男子乐某在南昌市西湖区瞎子粥店吃完夜宵后,未付钱便径直走出店门。乐某让店员蔡某坐其助力车去他家取钱,可蔡某还未坐上车,乐某便发动助力车。蔡某见状双手拉住乐某的助力车后尾架追赶了约10米后,因车速过快拖不住车便松手。而乐某骑车向前冲了一段后摔倒在地,当场昏迷。随后,乐某被送往医院抢救,目前虽脱离生命危险,但已成为植物人。随后乐某妻子将蔡某告上了法庭。

  2008年5月12日,西湖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认为,蔡某在乐某吃夜宵已喝酒并加速驾驶助力车的情况下,而用双手拉住助力车后座拖着前行,蔡某应当预见其拖不住而松手,可能导致助力车往前行驶摔倒致人受伤的结果,因为其疏忽大意而没有预见。法院认为蔡某的行为已构成过失致人重伤罪。法院同时还认定,导致案件的发生,被害人乐某也存在一定过错,依法可减轻蔡某40%的民事责任。被告人蔡某犯过失致人重伤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与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徐某连带赔偿乐某各项经济损失60%,计人民币472191.93元。

  食客用餐后不埋单就想跑,服务员为了饭店利益拉住他的车。相持中,客人为了跑加大油门,服务员用力不支,一松手,对面来了部车,结果客人为了避开摔倒。于是客人之妻打官司。服务员被判刑1年,并与店主一起赔偿60%的责任,47万元。这样的判决怎么能公平?

  如果案情属实。我认为:一、店员不承担刑事责任。这是什么过失?这是合法权益的保护中行使正当权利引起的,不能说有罪;二、更不存在民事赔偿,因为是合法的私力救济。如果法院都这样判决,这个社会怎么能有正义可言?大家都去吃霸王餐,然后服务业主也不能把你怎么样,否则要承担责任。这还是秩序和正义吗?

  当然,我们不得不承认:法律是一柄双刃剑,它在保护某种利益的同时,对该种利益也必然有所约束,甚至某种程度上会反过来损害了初衷所意图保护的那种利益。

  正当防卫作为国家赋予公民的一项合法权利,它既不是一种报复,更不是一种惩罚。凡是权利都要有所限制,无限制的权利是特权,而特权是危险的。正当防卫的实质就是“私人执法”(与国家司法权相对应),而公民个人执法的度由于种种原因是很难掌握的(甚至国家执法事实上也存在这种可能)。两利相较取其重,两弊相权取其轻。从利益平衡角度分析,我们对正当防卫还是要严格控制的。

  但严格控制之余,我们仍然不要忘记法律的价值追求。

  刑法第二十条第一款规定,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失的,属于正当防卫。刑法第二十条第三款规定,“对正在进行的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法律责任”。

  法律上这种“无限防卫权”的规定,其本意就是遏制犯罪,鼓励公民同暴力犯罪作斗争。

  因此,在正当防卫的情况下,一般情况下可以免责,毕竟行为人也只是平常人,而且是在特殊的紧急情形下,我们不能苛求他的行为必须恰如其当。法律上这种无限防卫权的规定,其本意就是遏制犯罪,鼓励公民同暴力犯罪作斗争。

  当歹徒实施暴力犯罪时,失手致歹徒死亡一般情况下可以免责,毕竟行为人也只是平常人,而且是在特殊的紧急情形下,我们不能苛求他的行为必须恰如其当。

  大量案件的判决告诉我们,遇到泼皮牛二式的人物多半只能自认倒霉。这与法律精神是相违背的。

  附:彭宇案判决书


┃相关链接:

我们开启了一扇恐怖之门

女服务员正当防卫被判无罪 与邓玉娇案相似的2005年一则经典案例

操起家中尖刀致小偷死亡是否构成正当防卫

德国法院裁定故意向人吐烟属人身伤害

昆山市公安局通报“龙哥”案详情

且看于海明案是如何突破法律的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都在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