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嫖娼告诉老婆”是一种制度陷阱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老公嫖娼告诉老婆”是一种制度陷阱

2010年12月10日19:13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日前南海罗村派出所联同综合整治大队、消防、工商等职能部门,整治涉黄发廊,执法人员在一出租屋内查出5名年轻女子,并在关闭的厕所内揪出一个上门寻求服务的男子。民警问该男子到发廊何事,男子称“我是找朋友有事的”,民警再问:“那要不要通知你老婆来领人?”男子无言以对。(2010年12月10日佛山日报)

  读取这样的新闻,自然是民众拍手称快,谁让你寻欢的?丢脸活该!但作为法律人,总是有些隐忧。

  《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六十六条规定,卖淫、嫖娼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千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

  偏偏该法第八十三条还规定,公安机关应当及时将传唤的原因和处所通知被传唤人家属。这就是江湖上人人称恶的“老公嫖娼告诉老婆制度”起因,多么可怕的制度设计!

  你嫖娼了,警方还告诉你老婆,这不但让你无地自容,也让你老婆大丢脸面。这是一种羞辱刑。

  我们从法理上讲,这一规定的本意是为了保护被传唤人的合法权益。但这良好的制度设计在卖淫嫖娼案件却变成了一种恐吓手段。

  其实,法律绝对不是无情物。

  针对卖淫嫖娼案件中通知被处罚人家属易引发不和谐因素的情况,在执法实践中可适当变通,如被传唤人或被处罚人要求自己通知的,可以允许,但应当记录在案。这不是我自己的想法,是作为公安机关报的《人民公安报》在2009年3月12日刊登的。

  可是,我们的公安机关是怎么执行的呢?“通知你老婆来领人”!

  另外,关于通知家属的问题,公安机关可以通过电话、手机短信、传真等方式将传唤的原因和处所、行政拘留情况和执行场所通知被传唤人家属或者被行政拘留人家属。如果传唤时被传唤人家属在场的,应当场通知。传唤通知的情况以及无法通知的情况,应当在询问笔录中注明。行政拘留通知的情况,应当在《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上注明。《治安管理处罚法》关于将传唤的原因和处所通知被传唤人家属以及应当及时通知被行政拘留人家属的规定,公安机关必须执行。

  必须明确,通知家属不一定是指老婆。公安机关在处理卖淫嫖娼时的手法想来还不少。

  1999年5月,七号别墅被附近居民怀疑为性服务场所,向北京市公安局举报,6月2日晚,北京市公安局十三处包围七号别墅,逮捕了30余人。经查这里的客人,多数是“回头客”。(于是),北京市公安局十三处的干警们在七号别墅蹲守了将近两周,由一位女警负责接电话,当对方问到是否营业时,她告诉他们一切如故欢迎光临。别墅保安也面不改色地放行,唯一不同的是从那天起,(老鸨)刘春洋和张芳菁再也没有出门迎客,但是,多数来客忽略了这个细节。到6月中旬警方收队为止,共逮捕了约56位客人。(潍河著《北京大案》,中国城市出版社2003年7月第1版,131页)

  这样的执法方式在司法现实中似乎并不少见。那么是否合法呢?

  在刑事诉讼中,警察圈套获取证据的合法性与否,一直是多年来世界各国关注的重点。这其中可能有它的正当性一面,问题在于衡量正当与否的标准是什么?这是最关键的。

  对这种圈套行为,世界各国将其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犯意诱导型。指的是行为人本身没有实施犯罪行为的故意,而是执法人员通过言语上的劝说,或者行为上的暗示,使之萌生了犯罪意图,进而实施犯罪。另一种是机会提供型。行为人已有犯意,只是他还没有实施犯罪的机会。而圈套的设计者提供了一个实现犯意的机会,使之进行了犯罪。通常情况下,第二种被认为是合法的,第一种是非法的,要加以排除。

  在这个意义上,北京警方的行为是合法的。但从法律上分析,还是要严防钓鱼式执法,因为这是有血的教训应引以为鉴的。


┃相关链接:

警察,该不该为走向犯罪的公民行注目礼?

警察监控下的敲诈勒索:既遂还是未遂

警察声诱P客,合法不?

警惕有些“侦查谋略”滑向违法边缘

北京警方:并非故意设套抓薛蛮子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都在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