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烧香引来鬼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警察烧香引来鬼

2010年12月10日19:09 东方法眼 王学堂
   
 

  2010年11月29日上午,佛山祖庙举行全面修缮竣工仪式现场,两名民警身着警服烧香拜北帝的照片被网友拍下,并在网上疯传。

  佛山市公安局警务监督处于12月1日认为两名民警穿着警服上香祈福的行为违反了公安机关的内部管理规定,禅城公安分局给予两名民警黄牌警告一次,发通报批评,并责令二人作出书面检讨。

  

  结果这个处理决定再次引发网民热议,普遍观点认为警察是无心之过,处罚过重。

  我们看到了一个左右为难的政府形象,如果再依前例,似应撤销此处分。

  不由让人想起了伊索曾讲过的一个故事。从前,有个老公公带着孙子,牵着一头驴,准备进入市场去卖掉。走了一段路,有个路人说:“这两个人,放着驴不骑,真是傻瓜!”那位老公公听后觉得有点道理。爷孙俩便一起骑上驴背。走了不久,又遇到一名路人,那人指着他们说:“这爷俩真是没人性,两人压得驴子要死了。”听到这么一说,那老公公赶忙下来,让孙子一人骑在驴背上,自己牵着驴子步行。过了不久,经过一问茶楼,茶楼上站着一名妇女。那妇女说道:“这是什么时代啊,这个小孩这样不懂事,自己享受,却让老人家走路。”老人听了觉得那名妇女说得很有道理,便吩咐孙子下来,自己骑了上去。走着走着,他们来到一条热闹的街道。那里有三五个妇女对着他们指指点点:“唉,这个老人怎么这样没有爱心,自己享受,却让小孩受苫。”听后,那老人脸红了。“这也不是,那也不是,到底怎样才是呢?”最后,那爷孙二人向人们要了一条大绳与一根长棍,将驴四脚绑上,两人抬到市场去了!

  中国也有这样的折腾。一名加入过国民党的知识女性,文化大革命期间被打成特务,由革命委员会决定在她脸上刺字:“特务。”过了一段时间,有人证明这名女士不是特务,由于脸上的字刺得太深没有办法抹掉,革委会决定再添两个字:“不是特务。”又过了一段时间,新的证据证明这名女士仍然是特务,革委会再次做出决定,在她的脸上添加一个“走”字笔画,即“还是特务”。

  我们知道,网络平台是一个自由、平等、开放的公共舆论空间,它的一个特点是当一方的声音过于强大时,独立、理性、客观的声音就会消失,因为谁也不愿意逆势而上,成为网络上的“众矢之的”。警察烧香事件亦是如此。

  对此,人们不禁要问:互联网时代,网络民意究竟能不能反映真实的民意?我们该如何看待网络民意?

  我们承认,网络民意是现实民意在网络上的延伸,对于推动中国公民政治参与、完善政府公共管理、促进民主政治进步具有积极意义;政府如果无视网络民意存在,那么就会闭目塞听;但如果过于相信网络民意,则可能会偏听偏信。在互联网这个虚拟的社会里,网络民意有时泥沙俱下,甚至被人操纵、炮制。因此,面对网络民意,政府在重视的同时,应以更理性的方式去思考、对待,而不是被网络民意所左右,使重大决策充满随意性。

  “目前国内一些公共事件解决过程中,已经形成了一种新的‘议程设置’模式,即网络(BBS、微博、博客或手机等)提出议题——传统媒体关注——全社会参与——政府行为的模式。互联网对中国公民政治参与的影响,对于完善政府公共管理,规范和引导当代中国公民网络政治参与的发展,进而推动中国公民政治参与的有序化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2010年中国公民的网络表达与公共管理分析研究报告》)

  客观说来,网络民意只是部分民意的体现,不能代表全部民意。因此,在政府决策时,不能过分推崇网络民意,以之作为事态严重与否的砝码,否则就会产生不利的后果。警察烧香真的不是什么样的大事,但在网络民意的大旗下,受伤的不仅仅是警察,还有我们政府决策的公信力。


┃相关链接:

不要误读“我就是法院”

媒体不能随意“缺席采访”

公共事件的蝴蝶效应

坚决制止捏造事实编造谎言在网上传播的行为

法院院长被杀:为什么总是胡乱揣测

编造“枪下留人”居心到底何在?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