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庭法官普法考试不及格羞辱的是普法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行政庭法官普法考试不及格羞辱的是普法

2010年12月07日07:52 东方法眼 王学堂
   
 

  又是一年12月4日,又是一年普法时。

  这几天的话题都与法治有关。

  今年57岁的叶君保是湛江市司法局普法办副主任。一次他到一个法院去普法,院长就说,普法就去学校普,那是小学生的玩意,我们这里都是专家。老叶也有对策,他说那就不普法,直接组织一次普法考试吧。结果,一名行政庭的法官竟然连《行政诉讼法》都没考及格。面对考卷,院长没了底气,只能敞开大门迎接普法讲师团的进驻。(2010年12月5日羊城晚报)

  消息一出,坊间舆论一片哗然,因为这再次说明了普法的重点不是普通老百姓而是官员。

  就我看来,行政庭法官普法考试不及格羞辱的不是官员,而更是普法方式。因为我们所追求的普法教育是一种思维教育绝对不是一种应试教育。即便是法学专家,用用现行的普法考试试卷来考他,估计也难及格。因为现在的考试仍然是一种填空、简答、选择、案例分析的传统题目及所谓的标准答案。

  法律有标准答案吗?我看没有。

  从依法治国入宪后,在行政区划上从依法治国到依法治省、依法治市、依法治县、依法治乡(村),部门领域的依法治税、依法治水、依法治矿,再到行业区划的依法治校,依法治企(业)、依法治村(民),“依法治”这个热词都通过普法而得到了推进。

  然而,作为法律人,总是在普法热中心存隐忧,我们的普法教育25年了,效果真如宣传的那样理想吗?

  仔细检讨25年的普法,我们发现今日的普法似乎已经走入了死胡同。普法内容浅显易懂了,似乎在讲道德规范,普通百姓并不比专职普法人员知道的少,换而言之亦是如此;内容讲深奥了,普通民众听不进,似乎普法者也在以其昏昏使人昭昭。不客气地说,当前的普法水平都是较低层次的,与80年代的那些普法相比并没有质的提高,更不用说飞跃。另一方面,现在的普法,确实存有既不叫好又不叫座的问题。一则是民众的功利思想越来越严重,没有法律问题谁会关心法律?二则是我们的普法方式似乎也值得探讨,寓教于乐似乎只是一句空话。特别是有些所谓的专家,把一个问题搞得悬而又悬,存心让老百姓不懂,更不用说喜欢和热爱了。

  这样的普法形式意义大于实质,笔者曾亲见某政法单位两位主要领导抬杠,说起违反交通规则,一位说,他认真地学习了一遍道路交通安全法,已经对这部法律很熟悉了;另一位反问,那你讲一下这部法律的第一个字是什么?这就是我们的现行普法体制造成的法律庸俗化。因此,普法应当用喜闻乐见的形式,而不能搞填鸭式教育,否则适得其反。

  现在已经是“五五”普法了,可是,我们现在的法治情况如何呢?法律颁布了一部又一部,数量不少,据说质量也不错。可是,执行情况如何呢?全国法院的案件数不断刷新着新的记录,一些法院在立案时甚至象医院一样要挂号排队,似乎人们都把解决矛盾的希望寄托于法律。可是,你再看一看从北京到地方的信访大军,又会让人感觉困惑,如果法律有用的话,信访的队伍又是哪来的?法律在哪里?是在汗牛充栋的书架上还是在法庭的慷慨陈词中?那些写在纸上的是法律,但那些又不是法律。

  法律在哪里?亚里士多德早就指出,法治包含两重意义,即已成立的法律获得普遍的服从,而大家所服从的法律又应该本身是制定得良好的法律。所以,只有植根于老百姓的心坎里的法律才是真正的法律,只有在每个人的心中形成一个真正尊崇法律的信念,尊重法治权威,才会有真正的法治。

  法治建设的突飞猛进(主要表现在法律颁布的数量和领域上)很容易让人产生“法律万能”的错觉,但可以肯定法律绝不是唯一的调整工具,除了法律之外还有道德规范、行政手段、乡规民俗、宗教教义等很多,法律管不了的未必就没人管或管不了,法律不应管、管不了的事非要强管,就是对法律的滥用。古人有言,“土反其宅,水归其壑,昆虫毋作,草木归其泽。”外国法谚亦云,“凯撒的就应归还凯撒,上帝的就应归还上帝。”说的都是这么个道理。

  我们必须要清醒地认识到,法律有时对社会生活的调整是无能为力、爱莫能助的,我们不能期冀她像仙女手中的魔棒,只要轻轻一挥,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现实生活也告诉我们确实如此。法律的调整功能远非我们想象的那么强大,它所调整的只是社会关系的一方面或几个层面,甚至于是其中极小的一部分,它在某些时候显得十分有限,更多的是法律能力所不及的。常听到人们抱怨:“如果这件事法律都管不了,谁还能管?”为什么人最先想到用法律的方式来解决呢?这是一种习惯性思维,人们在遇到问题时喜欢用最快捷、最简便、最有用的方式解决,本身似乎没有什么错,但法律只规定最底线的范畴,这也就是所谓“道德是最高的法律,法律是最低的道德”的原因所在。

  有多少普通民众对那种形式主义的、无针对性、无实效的普法考试怀有强烈的憎恶情绪?就我看来,我们当前的普法宣传还很大程度上局限于这种简单模式,造成了本来懂法律的人有些糊涂,原本不懂法律的人更不明白的后果。

  我们需要的普法,应该是一种宣扬秩序、规则、信用、权利义务等法治理念的普法,而绝对不是那种说教式的、填鸭式、条文式的普法。因为法是“善良和公正的艺术”(西方法谚),而不单单是“判断曲直,惩罚罪恶”的工具。我们的普法应当在贴近民众着力,在贴近生活上下功夫,以生动活泼、寓教于乐的方式,使公众享受法律,感受法律阳光带来的温暖,而不是那种干巴巴的条文,那种内容枯燥、面目可憎的不知其意旨的法条讲解,相信其效果一定比那些动辄就搞的普法考试与竞赛、摆摊咨询、悬挂标语等形式,要有用的多,也入脑入心的多。这应当是“六五”普法教育的重点,当然也是难点所在。

  行政庭法官普法考试不及格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关键是他在适用法律上及格、判案公正就足够了。普法考试及格与否与司法公正并没有等号关系。


┃相关链接:

文强懂法吗?

江苏赣榆:法官深入校园举办法制宣传报告会

江苏洪泽:法院开展“暖春行动”

宜兴法官进社区提供法律咨询

河池金城江区法院:“反家暴”法律法规宣传咨询活动

财务人员之于小企业:美国日常生活法律百科中的一个小问答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都在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