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了法官能为“与我家有同样遭遇的人打抱不平”吗?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成了法官能为“与我家有同样遭遇的人打抱不平”吗?

2010年12月02日11:11 东方法眼 王学堂
   
 

  “父亲的工程队,有个工人在野外作业时,被电身亡。父亲独自承担起全部赔偿责任,这无疑给我当时并不富裕的家雪上加霜。”

  她小时候家庭的这些突变,让她不解为什么父亲不用法律武器,让事故的责任人也负应有的责任。从那时候起,她开始立志要当一个法官,为“与我家有同样遭遇的人打抱不平”。(2010年12月1日佛山日报)

  今天的报纸刊登了一位法官的成长史,相信这位法官的成长经历具有一定的代表性,与许多人选择法官职业并最终成为法官的路径基本相同。或者家庭的不幸遭遇或者是内心的公正追求,使许多人最终走上了法律之路,成长为人民的法官。

  但问题在于,即使是你成长为了法官,你能为“与我家有同样遭遇的人打抱不平”吗?我们不讲那些本是农民出身的苦孩子,后来蜕化成了犯罪分子的法官,我们就讲正常的清正廉洁的法官。

  这位法官的父亲承担的是雇主责任。按其说法,似乎是供电部门有一定责任。这个在理论上讲可能行,实践中怕不行。

  1988年10月5日这一天,黑龙江省铁力市天红村6岁的农家女孩隋香与小伙伴在未按安全标准安装的变压器附近玩耍时,被电击伤双手。其后有关单位互相推诿,隋香未能得到及时治疗,导致双臂烂掉脱落,成了没有双臂的孩子。

  1989年夏初,她的案件在立案后一个月内法院开庭审理此案。1年、2年、3年,法院的判决杳无音讯。第6年,也就是1995年,当初审此案的徐法官在外地法庭任职多年后,又调回已县改市的铁力法院。一天,新任法院院长亲自交办一个案子,打开卷宗,徐法官呆了——这竟是6年前自己初审的香香损害赔偿案。时隔6年后,徐法官第二次开庭审理香香人身损害赔偿案。

  1995年7月14日,铁力市法院对此案做出一审判决:由原县农电局、现市电业局向受害人隋香赔偿医药、残疾补助、生活费共计3123548元;市石油公司赔偿2000元;香香的监护人承担全部费用的20%;安装假肢费用待隋香18岁后另案处理。

  市电业局不服,上诉至伊春市中级人民法院。1995年11月24日,伊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维持原判。市电业局向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诉。省法院于1996年12月25日裁定,撤销铁力市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和伊春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二审判决,发回重审,并附函提出要求:一、分清电业局和石油公司的责任,如分不清双方各负50%的责任;二、医疗等费用的赔偿与假肢费一并审理;三、鉴于受害人伤势严重,家庭生活极其困难,建议免去20%监护人的责任。

  1998年2月25日,《法制日报》以整版的篇幅刊发了小隋香案的报道《天若有情》后,舆论哗然,举国震惊。3月25日,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节目再次报道了悬而未绝的隋香赔偿一案。

  媒体的曝光引起了中央有关领导和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肖扬以及副院长祝铭山、唐德华等领导的高度重视。肖扬院长要求有关单位迅速调查了解并催办此案。

  伊春市中院于3月24日已对此案做出了再审判决,3月26日宣判赔偿隋香各种损失共计167万余元。其中,铁力市电业局赔偿66万余元,石油公司赔偿50万余元,共计116万余元。

  4月13日,肖扬院长派员到医院慰问了隋香及家人,并送去慰问金。

  这个案子当年可是引起了强烈影响。就现在看来,也可能是肖院长刚刚履新,配合他老人家的需要而进行的。事实很清楚,我们这个官场新官上任三把火是正常之举。而第一把,当然就是指责前任的过失,以显示自己的英明,后来者亦如此。这个案件后来导致了一个解释的出台。

  我们知道,1987年1月1日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123条规定:从事高空、高压、易燃、易爆、剧毒、放射性、高速运输工具等对周围环境有高度危险的作业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如果能够证明损害是由受害人故意造成的,不承担民事责任。

  2000年11月13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137次会议通过了《关于审理触电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解决了民法通则与电力法的衔接问题,使有关人身触电损害赔偿的规定更加具体。但这个解释将高压电解释为1000V以上,而我们常见的电力是220和380,而且这些这种电压足以致人死亡。就我资料所及,不知道隋香所受伤害之电压为多少?一般来说,农村最高就是380V。如果这样说,我们的解释正确吗?就我所掌握的资料,这个解释还是电力部门要求作出的,这种解释公正吗?

  我们知道,人代会中农民工代表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农民工身份就一定会替农民工说话?特别是当了一定职务的农民工,他们的屁股坐向谁方,只有他自己知道。另外,农民工的参政能力如何?他们在人代会上有发言权吗?须知害羞是人的天性,他们会不会当个“充数”代表,根本没有发言的机会,这样的农民工代表有与没有有何差别?

  就我看来,中国的事太复杂了。简单化,只能是侮辱自己的智商。在这个意义上,美好的理想在现实面前难能保持永恒。


┃相关链接:

是谁成就了法官的英名

舆论监督不能搞灯下黑

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官等级暂行规定[废止]

基层法院法官权益保障问题:困境、原因与出路

胡道才:为弱者遮蔽风雨

别让卡通“卡”住了法官的形象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都在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