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为何我们工作颇受质疑

2010年11月11日16:06 东方法眼李富成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在和平时期,广大民警在各自的岗位上流汗、流血又流泪,为国家长治久安,人民安居乐业做出奉献。对广大民警的奉献,不仅党委、政府肯定,而且民众

  在和平时期,广大民警在各自的岗位上流汗、流血又流泪,为国家长治久安,人民安居乐业做出奉献。对广大民警的奉献,不仅党委、政府肯定,而且民众认同。遗憾的是,个别地方、部分干警不能做到“理性、平和、文明、规范”地执法,致使我们工作颇受质疑。

  一、“暴力维稳”受质疑

  在湖北省委大院门口,武昌公安分局6名“信访专班”的便衣警察围殴了一位厅级干部的妻子,一时舆论哗然。公安机关一位负责人道歉时说:“打人纯属误会”。“打错门”一词迅速走红网络,对此,媒体穷追不放:领导夫人不能打,是否普通群众但打无妨?①

  “打错门”的根源在于“暴力维稳思维”下的习惯性打人,理应为信访人员服务的“信访专班”,竟然以打人为“履职”。② 长期以来,一些地方领导将上访看成不稳定因素,认为上访给地方抹黑,影响自己政绩。为了制止群众上访,一些地方可谓穷尽一切方法。其中,暴力“截访”是惯用方法。

  其实,“暴力维稳”并不能化解矛盾,仅是将矛盾暂时压制,一旦矛盾积累到一定程度,反而会对社会造成更大的破坏。和谐社会不是没有矛盾,而是将能矛盾纳入法治的轨道去化解。上访不仅是民众的权利,更是化解社会矛盾的减压阀。老百姓上访,说明他们还愿意用和平的方法去维权。尽管他们诉求,不一定合理、合法,维权手段甚至偏激,但作为一个明智的执政者,是不会反对民众用平和的方法维权,否则,只能导致群众维权手段升级。近来,媒体不断报道当事人用汽油弹、火药枪、刀具对抗拆迁,对抗政府部门,对抗履职警察,对抗手段升级意味着社会不和谐因素在增大。③

  二、“粗暴执法”受质疑

  “打击犯罪、保障人权”是公安机关必须兼顾的双重任务,其中,保障人权不仅包括保障好人的人权,更包括保障犯罪嫌疑人的人权。公安机关应当坚持“理性、平和、公正、规范、文明”的执法方法,不能在创新社会管理模式或打击犯罪的口号下,突破法定程序,剥夺犯罪嫌疑人应有的权利,否则,很难实现预期的执法效果。

  东莞警方在扫黄时,让两名卖淫女赤脚,戴着手铐,用绳子牵着去指认现场,绝大多数网友不认同公安机关的执法方法。④ 原因很简单,卖淫女也是人,不是动物,公安机关应当给她以人的尊严。何况,在某些时候,卖淫女也是弱势群体,甚至是被他人拐卖,被强迫卖淫的,本身就是受害人。

  警方扫黄没有错,广大民众也欢迎警方扫黄。东莞警方错在以扫黄名义下的粗暴执法,侵犯卖淫女应有的权利。卖淫女有错、甚至有罪,但她是人,对她的人格尊严、诉讼权利,公安机关必须依法保障,这是依法行政的基本要求。

  三、“用足法律”受质疑

  法律的特点在于它统一、僵硬、对事不对人,但在适用时,必须考虑个案差异。由于法律的僵硬性,有时即便对当事人适用最轻的刑罚,也是太重了。在许霆案件中,如果对其定盗窃金融机构罪,哪怕对他处最低刑,刑罚也是重了。民警在执法中,应当考虑个案差异,在法律允许的幅度内,渗入一些人文关怀,不应将“法律用足”。

  河北枣强县公安机关行政拘留了10名在网吧吸烟者,记者就此事采访了当地民众:多数人支持公安机关的做法;也有人认为拘留的做法“太狠了”,应该分情节区别对待;还有人认为社会、烟草企业也有责任,不应该只对吸烟者如此严厉。⑤

  单纯地从执法角度看,枣强警方可谓是“用足法律”。⑥ 但是,如此执法并没有达到应有的效果,因为,公安机关在执法时,没有考虑民众心理认同度,没有考虑个案差异。网吧属于公共场所,但它不是稀缺的公共场所,与车站、机场等类的公共场所有一定区别,在行政管理中应当有所区别。如,饭店也属公共场所,公安机关是不是对在饭店中抽烟者也要行政拘留呢。吸烟是一种不良习惯,严格讲属于道德调整的范畴。但在特定场所抽烟,危害公共安全,法律有必要制止。法律对在公共场所吸烟者有三种处理方式,按照它们的排列序位分别是警告、罚款、拘留。从法治层面讲,要优先适用序位在前的处罚,而不是适用最重的处罚。

  在处理社会矛盾时,能够用道德解决的,就不宜用法律去解决;能够用民法解决的,就不宜用刑法去解决;能够用轻刑处理的,就不宜用重刑去处理。在基层执法中,应当提倡的是“用好法律”,而不是“用足法律”,因为,“用足法律”容易伤民、残民,须知“一夫在囚,举室废业”,而且羁押人员太多,不利社会和谐。

  四、逾越界限受质疑

  沈阳27家医院聘任警察担任医院安保工作副院长来对付“医闹”,沈阳市卫生局、公安局称,此举将增强广大医务人员和患者的安全感。⑦其实,早在2007年5月,福建武夷山市14家医院就首创“医警合作”模式,聘请武夷山市公安局14位民警担任综治副院长,此举被媒体批为“警察成为医院的家丁”。

  警察以“医院副院长”的身份介入“医患”纠纷,可能实现“医患”纠纷明显减少的目的,但是,“医患”纠纷减少并不能说明此项制度是正确的、合法的。无论是患者慑于警察副院长的威严,还是“医患”双方博弈更加理性,警察担任副院长已经使纠纷裁判机制缺少基本的程序正义:任何人不得在自己的案件中担任法官。

  警察担任医院副院长,不仅加剧“医患”间的力量失衡,而且将警察直接推向民众的对立面,不利于警察引导民众通过理性、法治的途径解决纠纷。解决“医闹”纠纷的根本出路是在法治的框架下,确保“医患”双方具有平等博弈的权利以及中立、公正的裁决机构。

  如果一个地方闹得比较厉害,就安排警察去挂副院长、副站长之类的职务,不仅有限的警力难以应付,而且与法治国家的大道相悖。警察担任医院副院长错在逾越了应有的界限:纠纷处理者必须与纠纷双方保持一定的距离。警察担任医院的副院长,与医院亲密接触,人民就会有理由怀疑:究竟是人民警察,还是医院警察,从而对警察公正执法产生怀疑。

  五、“公权私用”受质疑

  遂昌县公安局通缉《经济观察报》记者仇子明一事,在上级公安机关的干预下,以遂昌警方向仇子明道歉而终结。但在此案中,遂昌警方公权私用,偏离公正、规范的办案程序,仅凭当地政府的通知,就通缉拘留仇子明,令人对公权力无比恐惧。⑧

  正如舆论质疑的哪样:仇子明披露了凯恩集团“隐瞒关联交易”,警方应该去调查被曝光企业,怎么反过来就通缉举报者?即使当事企业向警方报警称商业信誉被损害了,警方也应该依法对双方调查,收集证据,而不是对记者单方通缉。退一步讲,如果凯恩集团认为仇子明诽谤公司的信誉,完全可以通过民事诉讼解决纠纷,公安机关没有必要介入私人纠纷。

  公安局是公权力机构,应该站在公正的立场上,为公众服务,而不是为企业服务。如果在私人的纠纷中,掺入公权力的因素,受公权力保护的一方将无往而不胜。那么,腐败必然在“公权私用”中滋生,法治的权威也会在“公权私用”中丧失。

  ①http://news.163.com/10/0723/03/6C8E2MGU00014AED.html。
  ②http://news.163.com/10/0723/03/6C8E2MGU00014AED.html。
  ③ http://news.163.com/10/0221/01/600QTFBV00011229.html2010-02-21 01:24:19。
  ④http://news.163.com/10/0719/16/6BVHGBAT00011229.html。
  ⑤http://news.sina.com.cn/c/2010-07-28/223717878218s.shtml。
  ⑥《消防法》第63条规定:违反规定使用明火作业或者在具有火灾、爆炸危险的场所吸烟、使用明火的,处警告或者500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处5日以下拘留。
  ⑦ http://news.163.com/10/0705/09/6AQMU6JS000146BC.html。
  ⑧ http://news.xinhuanet.com/comments/2010-07/30/c_12390871_2.htm。
作者李富成的更多文章责任编辑:李富成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