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纸承诺就能保护我们的人口大普查个人信息?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一纸承诺就能保护我们的人口大普查个人信息?

2010年11月04日08:47 东方法眼 王学堂
   
 

  2010年11月1日零时,全国第六次人口普查的入户登记正式展开。

  作为公民,相信大家与我一样,我们相当一部分,之所以不太愿意配合入户登记等人口普查程序,最根本的原因,是我们不敢相信“隐私保护”、“资料保密”等承诺,担心个人信息泄露。

  现如今民众对自身隐私权的保护意识空前提升,而现实中我们向各类公共服务机构提供的个人信息经常被“盗卖”,譬如房产情况、银行账户、手机号码等,经常不明不白地就被一些不相干的人获悉,有的信息甚至还在网上被公开叫卖,而很少见此类违法现象受到查处。

  对此,官方给出的解决方案是:“人口普查员在入户调查时需与被调查者签订保密协议和保密承诺书,一旦出现信息泄露将承担相应的责任……普查人员一旦发生泄密行为,将责令其停止执行人口普查任务,予以通报,依法给予处分。”

  就我看来,一纸承诺就能保护我们的个人信息,这样的想法无疑是“闭门造车”,这样的规定也仍然难以打消人们的戒备之心。因为事实证明,我们的怀疑、我们的担心并非总是捕风捉影、杞人忧天。

  2000年前后,我在山东潍坊参加了一次研究生考试,那时候的在职研究生考试报名要经过所在单位的同意,因此这是件很私密的事儿。因为如果考不上(事实我真没有考中),领导难免会对你有看法的。结果,此后一连5年,直至我调离原单位,我的手机上经常接到北京考研辅导机构的培训邀请,还有经常寄到单位的此类商业信件,请问,我的个人信息是谁泄露的?

  2001年,我又参加了首届司法考试(结果仍然是名落孙山)。这次的组织者是行政机关司法局(研究生好像是事业单位的招生办),但情况并没有改变多少,直到我调离到外地工作。

  我知道,我又一次被人家卖了!

  普通者百姓都有体会,与霸王条款的疯狂相似,个人信息同样被当作商品一样倒卖,众人不堪其扰,俨然鱼缸里的金鱼没有丝毫遁迹的空间,而不法分子则借机大肆生财牟利。

  为了打击这种非法行为,2008年2月通过的《刑法修正案》中新设立了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无疑这针对的是比较严重的公民信息泄露、买卖行为。但我们现在的电信诈骗仍然呈高发态势,大量涌现的个人信息被滥用的事实已经表明,我们不能只指望着一部法律来扭转乾坤。

  2010年11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正式公布了《关于审理旅游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

  在回答记者“该《规定》第一次明确了对于消费者信息的保护,但未将造成损害后果作为责任承担的依据,这样规定对于旅游经营者、旅游辅助服务者来说是否责任过重?”的问题时,最高法院新闻发言人说:

  日常生活中消费者经常会被垃圾短信困扰,或接到莫名其妙的电话,我们认为只要旅游经营者、旅游辅助服务者泄露旅游者个人信息或者未经旅游者同意公开其个人信息的行为,本身就是对消费者个人隐私权的侵害,就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只有这样才能警示旅游经营者,有效维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当然我们在规定旅游经营者的赔偿责任时将责任确定为“相应责任”,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给审判工作留下适用法律的空间,人民法院可以依据案件具体情况进行裁量,判定适当的民事责任承担方式。对于未造成损害后果或损害后果轻微的,可以判定赔礼道歉的责任承担方式,对于造成严重后果的,则可以要求其承担经济赔偿责任。

  在一定程度上,《民法通则》关于人身权的规定及相关司法解释可以被用于保护个人信息,正如此次出台的《规定》提出对旅游业消费者个人信息的司法保护。

  然而,我们却不得不担心,对于商业机构大量处理个人信息、个人信息又从各个领域被泄露的现状来说,又怎样能确定那些泄露的信息就是来源于旅行社,从而请求有力的司法保护?

  尽管作为公民我们应当配合国家进行普查,以摸情况、明家底、定盘子、出规划,但就目前来说,一纸承诺真的不能保护我们的个人信息。


┃相关链接:

这样宣判的场面合适吗

丈夫偷查话费清单引发婚内隐私权诉讼

嫖客变蜘蛛侠凸显制度之恶

手机定位有“电子围栏”功能 我的位置信息谁做主 

上海消保委就用户隐私外泄约谈百度新浪腾讯

超七成网民个人身份信息被泄露 包括姓名家庭住址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