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员申报财产是政治道德最底线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官员申报财产是政治道德最底线

2009年03月17日08:10 东方法眼 高一飞
   
 

核心提示:近期《瞭望》载文称:官员对“财产申报”有心理抵触。(http://chinanews.com.cn/gn/news/2009/03-16/1603425.shtml,2009年03月16日,中国新闻网

  近期《瞭望》载文称:官员对“财产申报”有心理抵触。(http://chinanews.com.cn/gn/news/2009/03-16/1603425.shtml,2009年03月16日,中国新闻网。)多次为官员财产申报求法的十届全国人大代表王全杰曾作过一项调查,称接受调查的官员97%对“官员财产申报”持反对意见。

  为什么绝大部分官员对“官员财产申报”持反对意见,而支持者反而变成了“极少数极少数”。表面上看来,官员财产申报似乎“不得人心”,那么其原因何在呢?

  从《瞭望》的文章中,我们看到了以下几种特别的分析。

  全国人大代表韩德云指出,“相当一部分官员还未从心里认识到公开财产是其义务。”这恐怕不对,哪个官员实际上都知道身为官员的义务,因为在党章、党纪中,公务员法中,我们都用不同的方式要求官员为人民服务,“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情为民所系”,所以任何官员都知道这是一种义务,只不过他们希望不要履行这一义务而已。

  还有 “分析人士”表示,不露富是中国传统观念,除含蓄、内敛的性格外,还有一种现实的因素,即与传统的人情、面子关系相伴。看来,在这位人士看来,官员反对财产申报还是中华民族“含蓄、内敛”的优秀传统道德的结果。但事实上是,除了少数心理状况特殊的守财奴官员以外,有钱的官员们抽天价烟、戴名表、送子女出国,甚至于炫耀二奶者不计其数。何况,即使有“不露富”的官员,也是因为怕受到制裁的恐惧,而不是因为“含蓄、内敛”。

  还有人指出,官员反对财产申报,是因为对“灰色收入”曝光的担心,比如,一些司局长们到地方、单位讲课“走穴”,一条不成文的潜规则是动辄上万、数万元的“讲课费”或“咨询费”。问题是“灰色收入”理所当然也应当处于民众的监督之下,也是财产申报的一部分,官员取得不合理的灰色收入,也应当受到法律追究。

  还是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纪委原副书记刘锡荣说得好“肯定有的官员愿意,有的不愿意。有的还想最好是不要监督。”想“不要监督”,这才是掌握权力者的心理常态,也是人之常情。

  官员对财产申报会不会有心理抵触,这样的调查没有价值、没有意义,因为其结果可想而知、其心理原因也不言自明。

  真正要调查的的是,在全国的非官员中,也就是在普通民众中,有多少人希望有“官员财产申报”制度,因为他们才是人民公仆们服务的对象,他们才是“人民”中的绝大多数。如果有这样的调查,其调查的结果也是可想而知的。

  一个国家,一个政府,要不要有财产申报制度的本质是:这个政府维护的是少数人利益还是大多数人利益,是代表官员还是代表广大人民。在要不要官员财产申报问题上纠緾不休,其本质是少数当权者与绝大多数人民之间的较量。

  由于种种原因,对绝大多数人民都期待的制度找种种借口去设置重重障碍,可能会让这一制度无法出台,人民群众也无可奈何,但是,这种做法失去了最底线的政治道德,说明国家对政治生活参与者规定的善与恶、是与非、荣与辱、权利与义务等政治道德准则和要求与党的宗旨、与人民群众的要求背道而驰。在这个问题上,争论得越多、出台的时间拖得越久,就会给党和政府的道德形象累积越来越多的负面因素。所以,在官员财产申报问题上,一切争论都是不必要的,官员财产申报制度的出台,越快越好。


┃相关链接:

“廉内助”与利益共同体

中国收紧缉贪“天网”

和谐共赢的反腐倡廉机制研究

反腐亟需顶层制度设计与执行

天津检察机关依法对令计划提起公诉

周滨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八年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都在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