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姐乘坐滴滴顺风车遇害案呼唤死因法庭制度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时评 > 视点 > 正文

空姐乘坐滴滴顺风车遇害案呼唤死因法庭制度

2018年05月14日08:34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中国人死法很多,大多数死亡警察结论为,非刑事案件。不能说结论一定不正确,但感觉随意了些。毕竟一条人命,古人尚且知道人命关天,今要胜昔。应该学习西方文明国家,成立死因(裁判)法庭。对死亡,都由警察验尸,法官聆讯,家属及公众旁听并允许媒体报道和评论。或许吧,尽管有些残忍,但会让生者自重,死者地下安息,更可以通过教育避免一些意外和伤害。让人活得的尊严幸福死的明明白白,是法治社会的应有之义。

  2018年5月6日凌晨,云南祥鹏航空公司21岁的空乘李某珠在河南郑州搭乘滴滴顺风车前往郑州火车站途中被害,顺风车司机刘某华有重大作案嫌疑。后经警方调取监控视频发现,刘某华作案后弃车跳河,警方随即连夜打捞。12日郑州警方披露:确认打捞出的尸体系犯罪嫌疑人刘某华,“5.7”故意杀人案正式宣告告破。

空姐乘坐滴滴遇害

  这个案件看了让人心疼,也引发了国人的广泛关注,因为生命安全高于一切,没有了生命就没有了一切,让我们向受害者致哀。

  这个案件是惨痛的,其中有些法律问题值得分析。

  一是关于上下班途中的工伤。《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款第(六)项规定:“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六)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这个案件发生在下班途中,也是乘坐交通工具,但因为是故意杀人,与交通事故无关,不存在工伤的适用可能性。

  二是性侵犯带来的工伤。最近网路上流传一则与此相关的新闻:女员工值夜班期间,在公司内遭遇外人性侵(未遂),身心受到极大伤害,小便失禁。公司向长沙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申请工伤,人社局认为这不算工伤。长沙芙蓉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撤销了市人社局的决定,要求其重新作出工伤认定决定。

  工作中被强奸算不算“工伤”?我们知道,国务院《工伤保险条例》并没有给工伤事故的概念进行界定,第14条第3项又有规定,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而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很明显,工伤有个前提条件是“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发生在工作中的强奸并非笔者杜撰。

  时年28岁的晨阳(化名),是四川省攀枝花市某大型企业职工。 2005年2月13日上午8时许,黄某趁晨阳到二楼库房巡视时,用事先准备的刀威胁晨阳,并强行与其发生了关系。攀枝花市中级法院以强奸罪判处黄某有期徒刑6年。但晨阳说,因是在上班时间在单位遭同事凌辱的,单位应承担相应的责任,因此她提出工伤索赔。( 2006年3月17日《上海法治报》)

  晨阳是在工作时间内和工作场所内被强奸的,尽管她是在履行工作职责的时候被强奸的,但履行工作职责不是她被强奸的原因。所以,在中国,怕是认定为工伤的可能性一点都没有。但在韩国呢?韩国一名女子供职于牙山市现代汽车公司的一家零件承包商达14年之久。2009年4月以来遭两名男性管理人员性骚扰,包括深夜打骚扰电话、发猥亵手机短信。韩国全国人权委员会先前要求实施性骚扰的两名男子赔偿这名女子共计900万韩元(约合7725美元)。这名女子随后向职工补偿和福利服务机构请求以工伤名义接受治疗。这家机构接受她的请求,称将承担她的医疗费用并给予其他经济补偿。这是这一机构首次把因遭遇性骚扰引起的身心伤害纳入工伤范畴。韩国联合通讯社解读,不少有类似遭遇的韩国女性可能会向这一机构提出类似申诉。(参见王学堂著《工伤,伤不起:工伤法律维权自助教程》,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年11月版80-82页《职场性骚扰》)

  三是中国迫切需要建立死因法庭制度。本案中受害人的死亡现在看是比较明显,但对嫌疑人网络上有不同观点,中国的死因判断确实需要制度设计。

  例如屈原先生,是不是真的受冤屈然后跳汨罗江而死?古代没有人权,也没有警察,所以屈原死因至今无定论。今天,世界并不太平,中国天灾人祸也多。有夫妻晚上吵架清晨太太跳楼的,有3人一起游泳两人溺水一个独回,有家庭不合突然食物中毒死亡的,有恋爱中用特殊体位性交位致女方死亡的,有在看守所躲猫猫游戏死亡的,有在高空作业头晕坠落的,还有做坏事被警察击毙的,有交通事故意外的,有在街头被杀的,还有正当防卫将他人杀死的。

  中国人死法很多,大多数死亡警察结论为,非刑事案件。不能说结论一定不正确,但感觉随意了些。毕竟一条人命,古人尚且知道人命关天,今要胜昔。应该学习西方文明国家,成立死因(裁判)法庭。对死亡,都由警察验尸,法官聆讯,家属及公众旁听并允许媒体报道和评论。或许吧,尽管有些残忍,但会让生者自重,死者地下安息,更可以通过教育避免一些意外和伤害。让人活得的尊严幸福死的明明白白,是法治社会的应有之义。(参见 王学堂著《律师学堂故事汇》,经济日报出版社,2017年4月版,第118-119页)

  目前看这似乎有点不现实!中国一天死多少人。那得多少法官、法医。即使有争议的死因,恐怕也不少。但通过正当程序给死一个说法,应该!

  不说别人了,说兄弟我自己。近10年来,我几乎参与了区内全部的生产安全事故调查的工作。大家知道,这种事故一般是要死了人,于是政府牵头组成调查组。每次参加这样的事故分析会,我都有一个感觉:那就是我们中国人的死亡排除他杀程序太随意,太简单,太对不起逝去的生命。所以,每次我都反复掂量,我们这样的处理结果对不起那个逝去的生命,我们这个结论能不能经得起历史检验。我知道因此得罪了许多人,我清楚自己的能力还不能尽善尽美,但我相信,我们努力了。人在做,天在看。

  到这里,我又要来贩卖我的私货了,那就是借鉴香港,成立独立的“死因裁判法庭”,对突然死亡、意外或暴力事件死亡、可疑死亡等非正常死亡事件展开调查,判明死亡的性质和原因。

  香港死因裁判法庭(简称死因庭),是香港的一个特别法庭,源于英国的同等机构,由死因裁判官主持,由陪审团商议对案件的裁决。每逢有死者的亲人或律政司觉得死者的死因有可疑,就可以向死因庭要求裁判,以决定死者的死因。此外,当死者的致死原因不清晰之时,亦会由死因庭裁决死者的死因。裁判官会引导陪审员各种可选择的裁决。死因庭的权限只在于决定死者的死因,一切与决定死因无关的内容,例如嫌凶的行凶动机等,都不会是死因庭的结论。

  如果郑州这起案件有个死因法庭,还会有这么多次生矛盾发生吗?生的伟大,死的明白是一个基本要求。

  有人说,这会增加机构,其实,我们这些年司法改革成立知识产权法院、行政法庭,还差这么一个法庭吗?在我看来,为了让一个人死的明明白白,成立一个专业的死因法庭,这点司法公正的代价值得付出,这也是公正的成本。

  我们已经是法治国家,法治成为我们的基本治国方略。在法治国家,每个人,不管高贵还是卑微都应该也有权活着,每个人都不是神仙当然会死去,但他都应该合理、体面的死去,至少他不应该糊里糊涂地死去。这不只是对他负责,而且应该告诉别人他是怎么死的,他死的合理合法不。

  中国,真的缺少一个死因法庭啊!


┃相关链接:

互联网专车第一案:监管部门处罚决定被撤销 济南市市中区人民法院(2015)市行初字第29号行政判决书

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

律师办理刑事案件规范

交通运输部关于改革出租汽车驾驶员从业资格考试有关工作的通知

关于加强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行业事中事后联合监管有关工作的通知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