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马辛庄村征地风波

2005年08月27日20:57 东方法眼马菲菲 田骁 王义杰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  拟建中的奥林匹克水上公园位于北京市顺义区北小营镇,毗邻奥林匹克马术中心,2008年奥运会中的赛艇、皮划艇项目,将在这里举行。   奥运经济带动城市发展,是发展区域经济、加快城市建设的良机。然而,顺义区北小营镇马辛庄村西的1300多亩土地被征用于奥运用途之后,那里的农民却陷入了担忧。   失地农民的恐慌   6月27日,记者来到奥林匹克水上公园的顺义工地,发现原本定于今年5月28日举行奠基仪式的水上公园并没有开工,工地围栏也只圈了很小一部分。   在工地门口,树立着一幅巨大的宣传牌,上面写着“

  拟建中的奥林匹克水上公园位于北京市顺义区北小营镇,毗邻奥林匹克马术中心,2008年奥运会中的赛艇、皮划艇项目,将在这里举行。
  奥运经济带动城市发展,是发展区域经济、加快城市建设的良机。然而,顺义区北小营镇马辛庄村西的1300多亩土地被征用于奥运用途之后,那里的农民却陷入了担忧。

  失地农民的恐慌
  6月27日,记者来到奥林匹克水上公园的顺义工地,发现原本定于今年5月28日举行奠基仪式的水上公园并没有开工,工地围栏也只圈了很小一部分。
  在工地门口,树立着一幅巨大的宣传牌,上面写着“新北京,新奥运,新顺义,新发展”。就在这幅宣传牌的旁边,当地农民打出了“支持奥运,合理安置失地农民”等标语。
  看到记者的到来,工地里面的人就围了上来,他们都是顺义区北小营镇马辛庄村的农民。他们告诉记者,这个奥林匹克水上公园征用了他们村1300多亩土地,但是到目前为止,他们还没有得到任何补偿,也没有接到上级的安置计划。为了得到补偿,他们已经在工地搭棚住了一个多月,水上公园项目工程因此而迟迟无法开工。
  据了解,奥林匹克水上公园一共征用了四个村的土地,而马辛庄村被征用的最多,这块确切面积为1357.0995亩的土地,是马辛庄村最后的耕地,也就是说,这片土地被征用之后,马辛庄村2300多农业人口,将不再有一分口粮地。
  “有奥运项目在我们这块土地上落地生根是来之不易的,我们必须保护它、欢迎它、支持它。”60多岁的村民张国青说。但在“地里现在是一分钱也不能有了”的情况下,大多数村民都希望村里能和村民签一个补偿安置协议,他们想知道征地补偿费有多少可以发到自己手上,以及对他们有怎样的安置。
  补偿费与安置方案,是农民失地后急切地想要抓住的东西。
  5月19日,村民们找到顺义区奥管委,得知在2005年初,奥管委就按照每亩7万元的价格,将40多万元的征地预付款付给了马辛庄村。
  这笔钱为什么没有及时和被征地农民们挂起钩来?

  村委会的困惑
  村委会确实收到了这笔钱,而且除去预付款之外的其余款项也已全部到账。6月27日,记者在马辛庄村村委会门前的宣传栏里看到了一张公告,落款日期为2005年5月29日,在村民们找顺义区奥管委询问之后。
  公告显示:奥运场馆工程征用我村土地,共1357.0995亩,每亩补偿金7万元,合计94995965元,扣除预付款407192.85元(1357.0995亩,每亩300元),剩余94589835元。此款设有专门账户,与村委会账户分开。
  至于总计近9500万元的款项如何下发、使用,公告中没有提及,但是做出许诺:每动用一笔款项,须经三分之二以上村民通过,由监察小组成员确认并签章,并报请上级政府批准后方可动用。并许诺,对款项的使用情况随时进行公开。
  马辛庄村村支书胡连庆说他很清楚这些日子以来村西水上公园工地上的情况,并为此很发愁。
  “没有这笔钱的时候,村里还安安静静,现在有钱了,却闹成这个样子。”胡连庆对记者诉说着他的苦衷,“征地款现在就存在农业银行,但是不管怎么样,这钱不能分。这笔钱是属于我们村整个集体的,不是补偿给某一位村民的。”
  胡连庆向记者出示了一个他整理的文件夹,内容都是关于北京市的土地政策和这次奥运水上公园项目的相关文件,“为什么现在我们不能给村民一个说法,主要是我们现在也在等上面的政策。”
  让马辛庄村村委会困惑的是关于土地补偿款的使用问题。
  在胡连庆整理的文件夹中,与北京市征地补偿有关的有三份文件:北京市委农工委、北京市政府农办于1999年发布的《北京市农村集体土地征用占用收入管理使用办法》(简称“29号文件”);北京市委北京市人民政府于2003年发布的《关于进一步深化乡村集体经济体制改革加强集体财产管理的通知》(简称“13号文件”);北京市政府于2004年5月21日发布、同年7月1日施行的《北京市建设征地补偿安置办法》(简称“148号文件”)。
  在村民家中,记者见到了一份马辛庄村村委会发给村民的“征地补偿款为什么不能分”的说明。在这份说明中列举了不能分的4点理由,其中援引了29号文件的规定“土地补偿费由集体经济组织列入资本公积金,作为扩大再生产资金,不得列入收益分配”;以及13号文件的规定“乡村集体土地征占收入中的集体所得实行专款专用,主要用于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社会保障和公益事业支出,也可以投资入股兴办企业”。根据这两个文件,马辛庄村村委会认为土地补偿款不能分。
  而148号文件对征地补偿款的规定是:“征地单位支付的征地补偿费包括土地补偿费和安置补偿费……征地补偿费用于人员安置后,其余部分作为土地补偿费支付给被征地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委员会,用于农村村民生产生活”。也就是说,土地补偿费中的安置补偿费应分配至农民个人。
  胡连庆寄希望国务院对此项目的批复能为他们解决补偿款用途的制度冲突,“国务院的批复中说根据哪个文件,我们就按照哪个文件执行。”在国务院的批复下来之前,包括胡连庆在内的马辛庄村村干部,选择了等待。

  区镇级政府的表态
  胡连庆等村干部的背后,有着区、镇级政府的支持。
  马辛庄村是北小营镇实行“村账乡管”的试点,即在不干涉马辛庄村村民自治的前提下,由北小营镇政府掌管存放马辛庄村村账的钥匙,负责监督马辛庄村村账的使用情况。对马辛庄村这笔征地补偿款的情况,北小营镇政府很清楚。
  “现在这笔补偿款存在银行。”北小营镇纪检委副书记李国庆告诉记者,“每年能有200多万元的利息。”在镇政府看来,在补偿款如何分配尚未明了前,放在银行“吃”利息,是最稳妥、最安全的一种选择,“就算没有政策不能分这笔钱,我们也没有什么损失。”
  “这笔钱是集体资产,不是一代人创造的,不是说按现在的人头数一数就能把这笔钱分了。”对如何分钱,李国庆有着他的思考,“我是这么想的——这牵涉到一个资产量化的问题,这笔财富究竟是多少人创造出来的,是不是应该有个部门来给我们做一个评估?”
  公正、客观的评估体系,是目前中国的稀缺资源。为利益所诱,被上下级的管理关系左右,为自身的技术水平桎梏,使部分评估机构失灵,从而影响到整个评估体系的信誉。这种现实造成李国庆的想法难以实现。
  “任何地方、任何项目的征地,必须有一个前提,占农民的土地,首先必须保证农民的生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土地专家刘维新教授告诉记者。就马辛庄村这一事件来说,刘维新认为惯常的操作方式是拿出三分之一分给村民,作为征用土地的补偿。
  对目前马辛庄村村民与村委会的对立局面,村支书胡连庆也做了反省,“主要是征地之前村委会宣传工作做得不够充分。”“现在区、镇两级政府已经成立工作组进驻我们村,开始入户做村民的思想工作。”
  重在沟通。政府和百姓都有着共同的初衷:支持奥运,支持奥运工程。在这样的初衷下,在法律的框架内,多了解对方的想法,多沟通双方的困境,总会找到解决办法。
方圆杂志

《方圆法治》杂志授权东方法眼刊登,《方圆法治》杂志是由最高人民检察院主管的国家级法制期刊。直击反腐大案,启迪法治思维,尽在《方圆法治》。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