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放飞一只无线的“风筝”

2005年08月23日21:23 东方法眼江河 王丽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导语]    以张国俊的案发回溯,一个侵犯国家财产者的犯罪主线,在官场潜规则的土壤中,萌芽,并逐渐清晰。而刑法面前,潜规则毫发无伤,且岿然不动。 [正文]一则寻妻启事引出惊天大案    本来,张国俊在弄出那么大的事后,如果不登报寻找“卷走了”他财物的妻子,案子也许还不会就此败露。    事情发生在万源市,万源市位于四川东北部,川、陕、渝三省(市)交界处。    张国俊由驾驶员

[导语]
    以张国俊的案发回溯,一个侵犯国家财产者的犯罪主线,在官场潜规则的土壤中,萌芽,并逐渐清晰。而刑法面前,潜规则毫发无伤,且岿然不动。

[正文]
一则寻妻启事
引出惊天大案
    本来,张国俊在弄出那么大的事后,如果不登报寻找“卷走了”他财物的妻子,案子也许还不会就此败露。
    事情发生在万源市,万源市位于四川东北部,川、陕、渝三省(市)交界处。
    张国俊由驾驶员升为5个公司的总经理、法定代表人和万源市政府驻成都办事处的实际负责人后,早已变得不可一世的他在2003年11月22日至24日的《重庆晨报》、《重庆晚报》上登寻妻启事说:他的第三任妻子吴蓉(化名)“从成渝两地携丈夫的巨款不知去向,望本人3日内回家平安无事,否则将承担一切法律后果!”
    这则威胁妻子的启事反而给张国俊惹来了麻烦,有人写信向万源市纪委举报:张国俊侵吞巨额公款后,已办了泰国等三个国家的护照准备外逃……
    举报信使万源市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们惊出了一身冷汗。对张国俊的问题万源市的干部群众一直愤愤不平,要求政府给个说法。2003年以来,市委、市政府几次组织由公、检、法、审计、财政等单位参加的清算组,到张国俊供职的万源驻成都办事处和万源市经济协作总公司(下称“经协公司”)调查,虽被其东推西挡,但清算组仍初步查出了张国俊侵占、挪用巨额资金并给国家造成一个多亿损失等问题。市里正准备进一步调查此案,却突然冒出张国俊外逃的举报,领导们急了。2003年12月19日晚11时,万源市委书记林朗、市长王善平亲自召见市检察院和公安局的办案人员了解案情。王善平有些激动地挥着手说:抓住这家伙!
    要抓住张国俊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当时,他已嗅出了一种潜在的危险,自2003年11月以来,他时而躲在成都,时而藏在海南省陵水县的别墅里,有时又乱窜于北京、天津等地。
    2003年12月19日晚12时,万源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钟安全、反贪局局长潘云及干警罗强、周维鹏、刑宝忠等人根据检察长蹇明海的安排,会同万源市和达州市的公安民警分两路直扑成都、重庆。在重庆,钟安全、罗强等人费尽周折好不容易才找到那张刊登寻妻启事的报纸,并根据报纸上的线索找到了吴蓉。不料,吴蓉却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张国俊的赃款她连影子也没见到过,她是因为不愿为张做假账并扣了张国俊必须用于取款的护照,张才登报“损”她的……
    重庆之行,办案人员从登在报上的手机号码和张国俊从银行转走120万元赃款到海南三亚等线索中,找到了他的蛛丝马迹。
    2003年12月28日,张国俊飞回三亚。几天后,忐忑不安的他预感到形势不妙,正打算去机场开溜,被前去布控的海南陵水县检察官抓个正着……
    张国俊落网后拒绝交代任何问题,而且拒不退赃。他成天在看守所骂万源市市委、市政府领导和办案人员,扬言他很快就会出去并要把反贪局长潘云等人“弄进去”。为了进一步掌握其犯罪证据,办案人员分成三组奔赴重庆、成都和海南取证。整个取证过程充满了阻力和艰难,那些同张国俊有着太多说不清道不明关系的“有关人员”,为办案人员的取证工作设置了重重阻碍。而看守所的张国俊仍然不肯开口,他以为只要自己什么都不说,他干下的那些罪恶勾当便会被尘封,无人知晓……
    2005年4月,万源市人民检察院在张国俊“零口供”的情况下,以涉嫌挪用公款罪、职务侵占罪、挪用资金罪和虚报注册资本罪、虚假出资罪将其押上了审判台。
    7月18日,万源市人民法院认定了上述四项罪名,数罪并罚判处张国俊有期徒刑十九年。

领导一个“看法”
使他从混混成了“能人”
    张国俊早年家境贫寒,读完小学后便与学校告别,到工厂当了吊车工,后来学会了开车,被调进万源市城建局当上了司机。这期间,张国俊因倒卖汽车被以投机倒把的罪名关押了8个月。出来后,原单位的领导不要他开车了。无事可干的张国俊在忧郁中度过了6年时光方才遇上了“贵人”——他以前的一位朋友到万源市某局当了领导,将其调去开小车。
    那之后,万源这个国家级贫困市的经济环境给张国俊的人生带来了重大转机——因为贫困,万源市某局的领导每年最重要的一项工作便是不停地到达州、成都和北京去争取资金。为了方便,局领导们常带上小车,于是,张国俊自然也就有了同达州、省里乃至国家财政部门有关人员接触的机会。
    张国俊这人有个特点:表现欲特别强,且从不分场合与对象,也从不考虑自己的身份。不该他去的地方他会千方百计地蹭过去,不该他露面的事他总爱喧宾夺主:局领导尚未敬客人酒,他便抢先敬酒;局领导还未向上级领导汇报,他会越俎代庖地讲起来。回到万源,他还逢人便吹:省里的厅长处长们同我的关系铁得不一般,每次都点名要听我的汇报。国家某某部的某位司长对我印象也好得很!说只要我去了,再困难也要挤些钱给万源。要是争取到了资金,他更是满世界吹嘘,自己是如何连续敬了某领导十多杯酒,自己又是如何向某领导求情。这些话传到万源个别领导耳朵里,便对张国俊有了好印象:“这是一个能人啊!”张国俊还把过去曾提携过他的那位领导猛贬一番:凭他那点能力和关系,一辈子也要不来一分钱。
    张国俊的双重人格暴露无遗,当初接纳了张国俊的那位局领导评价他为“表面豪爽义气,实际上虚伪狡诈”,1992年以后,那位局领导感到已不能驾驭张国俊了。那段时间,正好市政府要在成都建办事处,他便“推荐”张国俊去负责。
    面对这位局领导的“推荐”,市里各界多有微词:张国俊是驾驶员,任办事处主任之职恐不合适。然而,个别对张国俊看法极好的市领导却说:“他也不是完人,哪能没点毛病?!驾驶员不能当主任,在成都成立一个公司让他当经理,履行办事处的职责不就行了吗?!”
    1993年5月,在人们惊愕的目光和一片议论声中,张国俊昂然西去,进驻万源市在成都购买的奎星楼,开始全权履行起了万源市经济协作总公司(全民所有制)的经理职务,并负责万源市驻成都办事处的全部工作。这种一个人两块牌子(后来发展为六块牌子)的格局,一直持续到2003年12月张国俊被关进看守所。

万源放飞了
一只无线的“风筝”
    入主万源市政府驻成都办事处后,张国俊感到自己进入了完全自由的状态:没有上司指手画脚,没有人说三道四,更无制度和纪律约束的烦恼。这种自由连张国俊自己都有些奇怪:万源的领导们怎么连个具体的任务也不给我交待一下呢?
    在万源市政府的档案中,记载着市政府曾向驻成都办事处派过三任主任。但奇怪的是,这三位主任谁也没有到成都上过任。有知情者透露说:张国俊同某领导关系非同一般,只要张国俊在办事处一天,还有谁能挤上主任的宝座?市政府出文任命的那三个办事处主任,不过是为了给其解决个正科的职级罢了。
    这一内幕使人们终于明白了张国俊这个没有主任头衔的人为什么能在主任的位置上履行职权;能把那些“不听话”不按他旨意做假账的历任会计一个个遣散回了万源老家;能把他看得起的女会计先发展成情妇,然后再令其帮他做假账……
    起初,张国俊干了见不得人的事还做做假账,但假账做了好几年,也不见有谁来查,他笑自己“太老实”,后来干脆连假账也懒得做了。2004年3月,清账组去成都查完账后在报告中写道:万源驻成都办事处2000年后无账可查,“经协”公司1999年后无账可查,“众望”等四个公司2001年后基本无账可查……
    对张国俊在经济上不干净、支使会计做假账等问题,有人曾向某领导反映过,但那位领导听后付之一笑:真的吗?张国俊在成都搞得好像还不错嘛!
    2000年,达州市审计局在审计中也发现了万源驻成都办事处和经协公司的诸多问题。该局在审计整改意见中明确指出:办事处和经协公司管理混乱,账务不清,资金无人监管,特别是众望牛业有限公司自1998年成立以来争取的498万美元北欧银行贷款的管理处于无序状态,如果这笔资金出了问题,后果将不堪设想!建议万源市市委、市政府责成有关部门对其整改……
    然而,达州市审计局的整改措施却没有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直到2003年,498万美元(折合人民币4143万元)被张国俊全部损失了,清算组、专案组才紧急从万源派出。
    前去成都查账的会计师们这才发现:张国俊给万源市造成的不仅是498万美金的损失,在侵占、挪用公款等方面,这个后来虽弄了个大学文凭却实际只有小学文化底子的张国俊无处不显出惊人的大胆和超常的算计。他给专案组成员留下印象最深刻的“杰作”是他把用427万元公款购买的一栋楼房巧妙地转入到他私人名下,而后来又只能算作一个“涉嫌犯罪问题”却未能作犯罪处理。
    1995年6月1日,张国俊以经协公司的名义向省、市和万源财政借款427万元购买了成都工程机械工具厂的一栋房屋。然后,他以个人出资48万元,另两个自然人各出资1万元(实际上另两人根本不知此事,张国俊也未出一分钱)向成都市青羊区工商局申请注册了青羊区万源饭店——一个属于张国俊个人的企业。接着,他向自己全权掌管的万源驻成都办事处写了一份辞职申请,并与办事处签了一份租赁经营万源饭店的“协议”,租赁期限为1995年9月至1998年9月,每年的租赁费是20万元(事后查明,张从未交过一分钱的租赁费)。
    为了将经协公司购买的房屋产权过户到自己个人注册的万源饭店,1996年12月12日,张国俊伪造成都市青羊区西御河沿街办事处的37号批复,“同意成都工程机械工具厂将1388平方米的办公楼转让给成都市青羊区万源饭店。”至此,经张国俊一番折腾,万源市经协公司用财政借款买来的房产完全成了他的私产。为了继续哄住万源的官员们,张国俊为万源饭店弄了两份章程,一份提供给万源市某局,其名称为万源市驻成都办事处招待所,又名万源饭店,属全民所有制。一份章程提供给注册时使用,名称为成都市青羊区万源饭店,属自然人股份制,工商注册为集体所有制(实为张个人所有)。
    张国俊的两个章程虽蒙骗住了万源的个别官员,却引起了群众的强烈不满。1997年7月,万源市市委、市政府不得不开会专门对万源饭店的问题进行研究。会上,张国俊故意大吵大闹,把水搅浑,搞得会议无果而散。事后,市政府某副主任拟写了“关于成都饭店有关问题的批复”,当时的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签字后便下发了。这个后来被称作“60号文件”的批复,只要求经协公司“如期归还在财政借款的本息,至于饭店,可实行股份制,可实行租赁经营,可公开拍卖产权,具体怎么办,由你们自行决定”。
    60号文件化解了张国俊把国有资产占为己有后的种种危机,张国俊挪用公款的嫌疑也随60号文件提出的可供选择的三种解决方式而烟消云散。后来,专案组想从那次会议记录中进行调查,可会议记录早就不翼而飞了。

注册四个空壳公司
侵吞500余万元
    万源饭店“房产风波”刚刚过去,张国俊贪婪的目光又瞄上了万源市肉牛产业化开发项目。1996年,前国家计委和四川省政府将该项目列为重点工程。前国家计委批准该项目的总投资为9900万元,其中,北欧银行贷款498万美元,项目资本金3000万元(由筹建公司自有资金安排),达州市财政解决1800万元,四川国有资产投资管理公司投资960万元。
    据预测,该项目建成后效益极其可观:年销售收入17亿元,税收2个亿,实现利润2亿余元,川内农民将因此项目每年增加收入8亿多元。
    这样一个已引起国家和省里高度重视并能给万源甚至是四川农民都带来福祉的项目,又牵涉到9900万元的投资,人们在揣测:万源官方一定会慎之又慎。但直到1998年初,才有消息传来,那个还未讲清“房产风波”“猫腻”的张国俊早就在负责搞肉牛项目的筹建和融资了……
    人们的愤怒和斥责完全可以理解,其他不说,光是前国家计委批复的必须由筹建单位用自有资金安排的那3000万元的项目资本金就够令人担心的了。
    但事情怪就怪在张国俊一点也不为这笔巨款而“头痛”。1998年1月20日,他就在四川省工商局注册了一个以他为法人代表,注册资金为3000万元的四川众望牛业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众望公司)。
    其实,张国俊的办法很简单——以假乱真:3000万元的注册资金中,单是经协公司就出资了2940万元,此外,该公司还有现金出资600万元。两项相加,已大大超出众望公司必须拥有的3000万资本金了。即使要考证,张国俊和他的经协公司也有这样的“实力”:从1997年张国俊找人做的评估报告来看,经协公司在成都的房产就有2000万元,属于经协公司的万源白沙玻璃厂价值1100余万元。这两项相加又超出了经协公司2940万元的出资,有这样的“实力”,四川省工商局能不给张国俊注册吗?
    不过,这里面是有“技巧”的——万源市白沙玻璃厂的资产顶多只值200万元,却被评估成了1100万元;经协公司购买的楼房价格为480万元,却被评估成了2000万元。且不说这之中的虚假评估,就连这些充满水分的资产也未向众望公司过户转移过。而600万元现金的出资就更玄了——那是张国俊在四川金融租赁公司以封闭式贷款(借款不出公司,账面记款付息)的方式弄来的一个“画饼”,工商部门验资后,这600万元在账面上仅停留了5天就被张国俊全额抽逃了。
    众望公司从注册之日起,就是一个没有注册资金的空壳公司。1998年至2002年,张国俊又以同样的手段注册了三家公司,注册资金分别为3000万元、4000万元、1000万元。
    张国俊心中有数:只要用众望公司的肉牛项目把国家和北欧银行及省、市财政9900万元的贷款弄到手,那可是几辈子也“潇洒”不完的财富啊!1999年8月,张国俊与成都国松实业公司恶意串通,通过订立虚假的国内采购合同套取北欧银行给众望公司的贷款69.05万美元(折合人民币571万元),在国松公司给众望公司转款时,张国俊指使财务人员将其中的473.6万元转为自己向众望公司的个人投资款,从而非法占为己有。
    在众望公司,张国俊侵吞公款更加无所顾忌。2003年1月,张国俊从中江县收回众望公司支付的购房、土地款和其他款项计235万元,全部以个人名义存入银行供自己支配挥霍。当时,张正想以欺骗的手段与重庆的吴蓉“耍朋友”,为了显示自己富有,他特意从成都将235万元中的128万元拿到重庆,以个人的名义存入吴蓉上班的某银行。同年8月,和吴蓉结婚后,张国俊从此款中取出28万余元到海南省陵水县英州镇以妻子的名义购买房子、汽车、橡皮艇……

小“家贼”作大案
谁在为虎作伥?
    是谁在为张国俊这个家贼提供支持和保护?为虎作伥者远远不止那些提供虚假评估的人。据了解,案发后,有关人员对张国俊的保护仍是那样明目张胆:组织派某官员到成都查张的账,这位官员虚晃一枪后便谎称张国俊已逃。后来,办案人员在海南张的别墅里却找到了这位官员那段时间在海南同张的数张合影。还是这位官员,在万源组织抓捕张国俊的会议上煞有介事地表白自己对张的情况一点都不知情。可在抓获张国俊后,却在张的手机上发现了这位官员的电话号码。
    更奇怪的是,发现张国俊的经济问题后,万源市政府撤销了张国俊在万源驻成都办事处负责的权力,但有人马上又派张国俊在某单位开车的弟弟去接管了张的权力,并给其私人的户头汇款37万余元任其挥霍……
    在法院作出一审判决的前几天,笔者在万源市看守所采访了张国俊。当听说笔者只想了解他的基本情况和他对案件的看法时,张国俊那初见面时充满戒备和敌意的脸上马上露出了笑意。他从审讯室特制的石凳上站起来,一边踱来踱去,一边满怀怒火地讲“万源市检察院勾结万源公安和法院制造了一起全国罕见的冤案”。
    “我为万源当牛做马十几年,能有什么问题什么罪?”说这些话时张国俊两眼一瞪,“即使有问题,也是领导的问题,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他们同意的。没有人支持,我能做成什么?!”
    撒谎已成习惯的张国俊总算说了一句真话。的确,没有支持张国俊的官员,能有张国俊这样的家贼吗?张国俊能大肆侵吞并给国家造成重大损失吗——仅张国俊侵占、挪用的公款就达500多万元,此外,万源市担保让张国俊在财政的借款及在银行贷款数千万元已损失殆尽,众望公司从北欧银行所贷的498万美元除买回一堆废铁烂铜,其余皆装入张国俊的腰包,仅此笔贷款的损失总额就已达5412万余元。
    万源市每年的财政收入仅4000万元,但从2002年起,每年都要为张国俊还冤枉债800万元以上,这个债要一直还到2009年……

方圆杂志

《方圆法治》杂志授权东方法眼刊登,《方圆法治》杂志是由最高人民检察院主管的国家级法制期刊。直击反腐大案,启迪法治思维,尽在《方圆法治》。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