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政府,要有律师的身影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法学 > 综合 > 正文

法治政府,要有律师的身影

2018年05月10日23:03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法制和司法全国重组后,法律顾问作用怎样凸显,值得我们思考。律师应有,也能有更大的作为。 说明:原文首发于法律学堂公众号,内容略有改动,题目为编辑所加。

   这几天我们法律人士都在朋友圈激动地分享着一条段子——《有个学法律的总理,真好!》。2018年5月7日上午视察中关村创业大街时,总理说:你们都在创业,但是不要忽略法律风险,要是你们没有请律师,出现法律问题可不要赖我没告诉你!律师还能教你们怎么利用资本市场快速发展!!
   学法的总理说的对,企业经营有风险,律师帮助做风控,律师费用也是企业运营成本所必需。 
   我最近经常传播的观点是:一个人一生必须要有两个好朋友,一个是医生,一个就是律师。医生治病,律师救命。现在是法治时代,律师的作用日益凸显。我们看到,每一次社会事件,总有无利益相关的律师同行在奋力疾呼,因为我们无所求,我们追求的是公平和正义,我们在为社会的权利而争。
   许多人总是嘲笑王学堂,你说的根本就做不到。我总是笑笑,我们保障公民说话的权利首先是要保障公民说错话的权利,因为如果都说正确无比的话,那就根本无权利可言。我当然知道自己的微小,我只不过是珍惜说话的机会和权利。如果有一天连这点机会和权利都没有了,我们会后悔在今天没有充分利用这点机会,哪怕是恩赐的机会。
   当有人身陷牢狱,我们律师在维护所谓坏人(其实法律上根本没有好人坏人之分)的正当权利,因为法律的阳光不只照耀好人而且照耀坏人。当有人遇到诉讼,我们在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让有理的人打得赢官司,让无钱的人打得起官司,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在官民冲突中,我们律师积极化解,引导矛盾解决走行政复议、行政诉讼的法治途径,防止矛盾激化。
   或许有人说,你们律师收费。岂止收费,有些还收的相当昂贵。因为律师当然不是活雷锋,这是一份成本和付出相当高的职业。但与生意相比,这绝对是一份操着卖白粉的心赚着卖白菜的钱的职业。我们中国有个词叫珍贵,因为是珍宝所以贵,因为价贵所以才是珍宝,律师职业亦是如此。如果你有上万家财,有人跑上来说自己是律师要免费给您打官司,您会相信吗?你会选择他吗?
   苏东坡尝作 《洗儿诗》曰: 人皆养子望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惟愿孩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人的一生,无灾无难真的是不可能的。正如《无问西东》中所言:“如果提前了解了你所要面对的人生,你是否还会有勇气前来?”不要怕,因为:我们律师,就是那个给你托底的人。
   律师是懂法律的人。说起来,法律并不神秘,5岁的小孩子也知道打人犯法,普通老百姓对法律也能说三道四,但我们律师是特别懂法律的人,也是懂特别多法律的人。现在通行的说法是有260部法律,680部行政法规,8000部部门规章和地方性法规。尽管不是每个律师都能掌握这近1万部法规,但大概都懂一点,因为许多老百姓威慨:律师懂的太多了。
   律师是讲公正的人。许多人认为律师是替坏人说话的,律师是收人钱财替人消灾,许多律师自己也这样认为。其实,受人之托忠人富这只是我们的职业道德要求。而我们追求的最终目标和法官检察官是一样的,那就是公正。
   律师是讲平等的人。我们知道,现在有些律师给省长市长当法律顾问,也有些律师替乞丐等流浪无着人员免费进行法律援助,因为在我们律师的眼睛里,人人都生而平等。正如孟德斯鸠所说,在民法慈祥母亲的目光中,每个人都是整个国家。我们在为平等而奋斗不息。
   律师是讲自由的人。人生而自由,全无不生活在枷索之中。当你身陷囹圄,为你尽早获得自由而在外奔波的人,除了你的亲人就是你的律师。他们确实为了赚钱,但更是为了一种自由而努力。著名演员黄海波一不小心而成为失足男青年而被收容教育,尽管他自己不复议不诉讼,但我们法律人都在为他说话,为废除罪恶的收容教育制度而鼓与呼。他的那些明星朋友们呢,尽管粉丝动辄千万,但他们说过一句同情的话么?
   总之,律师是最值得信赖的人。有一个律师朋友,等于你身边有一个免费的人生导师,这是一种幸运,因为你不会走邪路,你还能发家致富。读到这里,朋友们,还不请你们朋友圈里的律师朋友吃个饭?因为你的收获绝对远远大于你的付出。
   今天的中国需要法治。法治尽管看不见摸不着,不像高楼大厦那样形象,也不像水和空气那样须臾不可或缺,但法治也是人类生活的水和空气。而且法治是水源和气源,一旦法治被破坏,就像生态环境被污染一样,要想恢复生态,那是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和相当艰苦的付出和努力。我当然知道,许多人对我们的法治颇有微辞,孰不知这正是我们建国以来长达近30年时间里由于我们不重视法治的恶果。这是我们在为历史的教训买单啊。发展经济,不重视法治可不行啊。
   那政府依法行政呢?当然地需要律师。许多人对此有困惑,既然有了法制科室为何还要设立公职律师?我们知道,目前,各级政府普遍设立了法制办,而在政府各部门内也普遍设立了法制室(司、处、科、股)。这机构一二十年来承担了大量的法律事务,那为何还要设立公职律师?是不是叠床架屋?首先明确,公职律师本身不是机构,只是一种身份,不增加财政供养人员,不增加财政负担,不过是将符合律师条件的现有公职人员赋予新的身份,而且从法制机构原有的纵向行政管理关系向律师事务所这一横向的交流关系转化。既然是法制工作人员为何还要有公职律师名头?我们知道,目前各级党政机关一般都有专人从事法治(法制)工作,这些人员承担的职能基本上就是党政机关的法律顾问或者说律师。那为何还要设立公职律师?主要是将现行的政府法制人员单独序列与律师制度相对接。也就是从原来的政府单独设立法制工作人员到政府律师的身份转变。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2012年修正本)第二条明确:本法所称律师,是指依法取得律师执业证书,接受委托或者指定,为当事人提供法律服务的执业人员。相信有那么一天,政府的现行法制人员摇身一变,成为政府指定的的为政府提供法律服务的执业人员。这有利于政府法制人员这一封闭的群体与律师这一竞争充分的职业相衔接相配套,而且通过政府购买法律服务减少了政府财政供养人员的大量增长。既然有了外聘律师为何还要设立公职律师?这些年,特别是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建立以政府法制机构为主体、吸收专家学者和社会律师组成的政府法制顾问制度以来,各地都在积极聘请律师,以解决目前法制人员不足、法律业务飞速增长的现实困难。社会律师起了不可替代的作用。那为何还要设立公职律师?因为外请虽好但政府尚需要自己的核心法律团队。这就如同大企业当然会重金外聘许多高精端的大牌律师,但所有企业概莫例外地保留着自己的法务部,自己的核心团队,因为这是企业的至高利益。1928年国民政府就设立了法制局,目前律师业高度发达的美国也有总统法律顾问制度,而在日本、台湾等都有法制局这一设置。或许能说明一些道理。
   前段时间,各地政府会迅速掀起聘请法律顾问的高潮。因为这也算落实中央决策的一项内容,而且相对简单,无非是选定几个律师(当然往往是律师协会的长老们),然后搞个横幅,最后首长出席发个聘书,作个讲话,一二三四,照张相,媒体一登。OK,万事大吉了!花费不多,不增加编制,不牵扯领导过多精力,多好的事啊!这就是普遍建立政府法律顾问制度啊!且慢,其实吧,在此前各级政府也聘请过法律顾问的,作用怎么样呢?
   不雇不问。其实我知道,各地政府有些也不雇请律师的,这倒不一定说明这些地方就一定没有法律意识。在政府编制内,有个叫法制办公室(局)的机构,他代行了一些政府法律顾问职责。或许因为我身在法制办的缘故,我一直认为完全可以做大做强政府法制办(下设政府法律顾问室)。因为你外请律师也罢,你必须要有自己的队伍,这才叫核心竞争力。律师是靠打官司吃饭,而法制机构则是为了防范于未然,为了减少纠纷啊!
   有雇不问。雇请律师容易,但真正问却是难题。一是政府方面的决策往往是重大且紧急而且需要保密,这是社会律师所不难实现的。再说,找个法条说决策不行容易的很,学过几天法律的人都能办。难的是有些事尽管法律上有困难,但要评估风险,例如招商引资,人家来你个地方投资,你没有一点优惠政策,你把这些企业家当傻瓜啊?但一优惠,往往就涉及不公平竞争。这得需要你法律顾问来处理啊!有风险,有利益,两害相权取其轻,你律师能选择吗?
   问而不雇。有领导遇到法律顾问,也会想请律师,但领导想听律师来用法律支持自己的观点,而不是相反。这对律师来说是个抉择,你说不行吧,领导不高兴。做事不如东,累死也无功。但你说行,风险都在你了。再说,政府的经费支出有条条框框的,不能随意支出。遇到了重大决策,领导说法律顾问说行,我才决策的。兄弟我就天天遇到这样的愁闷事啊!
   雇而有问。这样的领导确实难得。有些领导,经常说你就告诉我这个问题的不合法之处,不要用法律来支撑我的决策英明伟大。可惜,这样的领导往往可遇不可求。他把法律顾问当成自己的贴心人,交以诚心,推心置腹。这才是最好的政府首长与法律顾问合作模式。当年我提出借18届4中全会之风,把政府法制机构好好充实一下,稍微增加几个人员编制,稍微增加一点财政经费,可能就会起到四两拨千斤的效果。这可是做大做强政府法制机构的最后一次机会了,结果自然是没抓住。
   今后,法制和司法全国重组后,法律顾问作用怎样凸显,值得我们思考。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