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上帝的声音:陪审团法理》序言

2016年06月13日06:41 东方法眼高一飞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陪审制度包括两种形式:一是德国、法国、意大利等大陆法系国家现在实行的参审制,即陪审员和职业法官共同组成合议庭,共同就事实和法律问题行使

上帝的声音:陪审团法理

  陪审制度包括两种形式:一是德国、法国、意大利等大陆法系国家现在实行的参审制,即陪审员和职业法官共同组成合议庭,共同就事实和法律问题行使一样的审理和判决的权力。中国正在进行改革的人民陪审员制度是一个不同于其他国家参审制的特例:我们将逐步实行人民陪审员不再审理法律适用问题、只参与审理事实认定问题的参审机制。这一中国特色的参审方案将来如何实施,还有待观察。二是英美法系的陪审团制度。主持审理的职业法官没有针对事实的裁判权,也没有对案件事实的法庭调查权,对案件事实完全由来自于民间的公民组成的陪审团进行审理和裁判。在刑事案件中,陪审团只对是否有罪作出裁判,在裁判有罪之后,再由职业法官进行量刑。俄罗斯陪审团是一个特例:职业法官对案件事实可以进行庭审调查即参加审理,但是职业法官没有事实问题的裁判权。

  本书只研究英美法系陪审团制度,因其是英美法系国家司法传统的产物,我们也将其称作“普通法传统下的陪审团”或者“英美式陪审团”。现在,英国、北爱尔兰、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六个国家仍保留着这种陪审团制度。

  英美式陪审团也曾在欧洲大陆法系国家实施过。传统上,大陆法系国家一直是由专业法官来主持庭审并负责裁判,并没有陪审团制度。受启蒙思想和资产阶级革命胜利的影响,欧洲许多国家,如法国、德国、俄罗斯、西班牙等,出于对英国“平民审判”的向往和本国封建专制的厌弃,纷纷修改本国法律,确立了本国的陪审团制度;香港地区则是因为殖民地的原因,陪审团被强行引入,1997年香港回归后仍然保留了这一制度。现在,只有三个大陆法系传统的国家和地区保留了陪审团制度:一是我国香港地区,陪审团制度自1843年从英国移植以来,保留至今;二是西班牙,1978年西班牙制定的新宪法规定“公众可以通过陪审团审判机构参与国家的司法审判工作。”三是俄罗斯,1993年12月陪审团制度被重新写入《俄罗斯联邦宪法》,俄罗斯陪审团制度得以再次确立。

  日本2009年5月开始实施的裁判员制度也被人称作是从欧美引进的陪审团,但是,日本2004年5月通过的《裁判员参加刑事审判的法律》规定:由3名职业“裁判官”与6名从民间选出的“裁判员”组成新型合议庭来审理法律规定的重大刑事案件;简单案件也可以由1名裁判官与4名裁判员组成的合议庭审理。在这样的合议庭里,裁判员与职业裁判官的权力相同,都有法庭调查、参加合议、对定罪量刑进行表决的权力。在这一点上,日本的裁判员制度与英美式陪审团制度完全不同,而与法国、德国、意大利和我国的陪审员参审制没有本质区别,因此,从严格意见上来说,日本现行裁判员制度不能称为陪审团制度。

  对陪审团制度,特别是美国陪审团审判的情况,大众媒体和学术著作进行了广泛介绍,给中国人留下了深刻印象,也让很多民众甚至于中国法律界人士心向往之,认为如果能够引进陪审团制度,可以帮助我们解决很多司法改革难题,也能让很多具体个案得到更加公正和令人信服的处理。

  本书想告诉大家的结论却是正好相反:在东亚,没有正式的英美式陪审团,但存在建议性陪审团,包括:日本历史上的参考性陪审团、韩国的咨询性陪审团、我国台湾地区的人民观审团。建议性陪审团是学习英美式陪审团的结果。和东亚其他国家一样,我国也不具备容忍陪审团的条件,因为陪审团需要对抗化审判下对案件事实进行生活化处理,需要国民认同事实审一次性、宁纵不枉的实体公正理念,这些都是英美诉讼文化特有的特征。我国并不适合英美式陪审团。

  本书取名为《上帝的声音:陪审团法理》,显然,其重点并非是为了介绍陪审团在各国各地区的实施情况,而是在简要描述陪审团最新发展的基础上,重点考察陪审团背后的法理根据与文化背景。对陪审团的价值之争、陪审团一致裁决、陪审团废法、陪审团事实审一次性的前提下如何纠错、陪审团如何防止媒体的污染等理论问题进行深入研究,目的是想告诉中国的读者,陪审团的目的最初是为了公正审判,但是更重要的目的是“为了防止政府的压迫”。这样一个英美法传统下利弊并存的司法制度,其移植是艰难的,轻言引进而忽略其根植的土壤,这种态度不科学、不严谨。

  陪审团也许真代表“上帝的声音”,但遗憾的是大多数中国人并不相信上帝。

  我在对陪审团法理的研究中,尽管也给出了一些自己的结论性意见,但主要是为了引起更多学者对这些问题的关注和思考,让更多的人透过陪审团精彩而热闹的表象,冷静深思其本质和根基。

  我在比较研究的基础上提出:中国不应当引进陪审团、中国只适合参审式陪审制和建议性陪审团。但囿于主题和研究精力,我并没有进一步研究中国当前的陪审制改革,尽管如此,我仍然期待这一专门对陪审团法理问题的研究也能给我国当前的陪审制改革提供资料参考和问题参照。

  高一飞,2016年3月12日

  (《上帝的声音:陪审团法理》一书已经于2016年4月由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出版。)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