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加入桌面|网站地图|RSS

东方法眼 [dffyw.com]

 

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

立法思温翁,司法问耶林:哪怕是简单正义──《美国法律百科》“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词条译注与补白

2015年10月23日15:03 东方法眼庞克道 评论字号:T|T

核心提示:从法律历史看美国平等民权的发展,不过,美国民权能有今天,也不单是法律所赐。

  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colored people (NAACP))

  在美国,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是代表非裔美国人和其他少数族群,从事院外游说和诉讼活动的最知名团体之一。

  该团体的任务有两个方面:一是为少数族群赢取法律、社会、文化和经济上的平等,二是消除种族偏见。1905年由一群社会积极分子发起开始,协进会率先要求取消所有基于种族与肤色的法律和政治方面的种族隔离。1909年,协进会召开了第一次正式会议。截止1945年,协进会的团体成员已超过30万人,并且拥有1600个分支机构。更重要的是,这个团体已经开始在立法机构成员中赢得信任,并且对法庭开始产生影响。

  尽管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与1960年代的民权运动联系最为密切,然而它为赢取种族平等的第一次努力,却开始于20世纪20和30年代,它运用协调性法律策略,旨在推翻“限制性住房协议”的法律效力。他们坚持要求,实际的和潜在的所有权人都不能只针对白种人进行财产交易。在此期间,协进会预付费用,聘请了诸如克莱伦斯·丹诺、穆菲尔德·斯托里和路易斯·马歇尔在内的高知名度律师来提供法律服务。这些著名的志愿者在促进住房歧视非法化上的努力没有换来成功,如1926年科里根诉巴克利案。然而,他们实实在在地看到了,在确认少数族权利上令人印象深刻的进步。1940年代,在查尔斯·休斯敦和瑟古德·马歇尔领导下的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督促了全国性的诉讼计划。1948年谢利诉克瑞默案中,他们成功地使联邦最高法院信服,“限制性住房协议”在法律上是没有强制执行力的。

  从1939年设立辩护基金开始,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对教育和交通领域内的种族隔离发起了第一次全方位挑战。辩护基金为民权诉讼提供全职法律服务人员,在几年时间里就取得了重大突破。辩诉基金的总法律顾问瑟古德·马歇尔成功地实施了一个长期法律战略,使联邦最高法院接受了许多重要案件的上诉。这些案件都包括1946摩根诉弗吉尼亚州案,该案宣布在州际交通上实行隔离为违法,1950年马里恩?斯韦特诉佩因特案,法院在该案中有效地禁止了研究生教育中的种族隔离制。

  虽不无争议,有色人种促进协会最大的法律胜利,是来自1954年布朗诉托皮卡教育局案。在这起案件中,法院裁决,公立学校基于种族的儿童隔离措施违反了宪法。此外,该案法院还推翻了“隔离但平等”的法律原则。因此,在全面资助反对教育、公共交通领域内歧视的15年诉讼运动中,协进会及其辩护基金达到了它们的主要目标。协进会的律师们成功地在法律上说服推翻了,在公共教育和一些交通领域内政府批准实施的种族隔离。

  1960年代,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开始转而强调游说通过《联邦民权法案》(1964年)和《投票权法案》(1965年)。协进会在这些法案的通过和实施上扮演了帮助角色,而这些法律排除了在雇佣、交通和选举投票领域里的种族歧视,捍卫了自由。虽然协进会遭遇了野蛮抵制(包括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部门主任暗杀事件),但联邦执法者和协进会民权志愿者成功地在南部诸州登记了超过30万的黑人选民。最近以来,有色人种协进会继续在为组织支持反歧视政策、鼓励少数族群投票登记和政治参与而工作。

  补白:微观正义的实现

  西方一代宗教圣哲奥古斯丁,在他的著作《上帝之城》中就认为,没有正义的国家只不过是一个巨大的强盗集团。罗尔斯在基《正义论》中,把正义视为“社会制度的首要价值”。那么问题来了,何谓正义?如果我们鸟瞰一下各类,特别是法学文献就可以发现,历史上有很多人曾经尝试过回答这个问题。然而,结果不仅不乐观,甚至于让人很有些悲观和绝望:对正义的准确定义至今还尚无定论。无论是对该概念的普遍特征,还是个别情况下的具体应用,都是聚讼纷纭,莫衷一是。所以,美国法理学家博登海默用形象地比喻如此写道:“正义有着一张普洛透斯似的脸,变幻无常、随时可呈不同形状并具有极不相同的面貌。”

  但是,从亚里士多德那里我们已经读到:“非正义的多样性清楚地表明正义的多样性。”哲人的话启示我们,正义概念的作用在于界定非正义。那么在对究竟什么是不公正达成共识的时候,正义的界定就有了可能。人类历史实践表明,对什么是不公正的达成一致,相较于对什么是“公正”的达成一致的机会为多和可能性要大。

  也许在历史的长河中,正义真的具有不确定性,不同的裁判者、不同的情境下,正义会以不同面目示人。其实不然,正义绝对不会变幻莫测,不可琢磨,她不是立法者、执法者和裁判者随心所欲的个人情绪宣泄,它一定体现了人性中的真善美,不会挑战人类的良知、美德、慈爱等正义的情感。逻辑学家常言,分类是理解和把握事物的重要方法。因此,至少在人们看来,正义有个人正义和国家正义、分配正义与交换正义、一般正义与个案正义、程序正义与实质正义、绝对正义与相对正义……我认为还有一对,或者说是微观正义和宏观正义。

  作者陈忠在其学术文章中,阐述了何谓宏观正义?何谓微观正义?两者之间存在何种关系?他指出,宏观正义是一种以上层建筑、政治权力、社会精英为价值基点与合法性来源的正义,微观正义是一种以日常生活与普通人为生成基础、价值基点的正义。

  英国著名诗人奥登(Wystan Hugh Auden,1907-1973)在《序言:建筑学的诞生》一诗的附录里,以其独树一帜的幽默写道:

  距离鼻尖约摸三十英寸,

  是我个人的疆界,

  这之间未被使用的空气,

  属于私人领地。

  陌生人,除非流转着情欲的眼神,

  我呼唤你前来亲善,

  但留意别粗鲁地跨越我的领地:

  我没有枪,但可以唾弃。

  生活如诗,诗是生活。透过生活场景中人际互动,我们可以看出,微观正义不仅是一种基础性的关系与秩序状态,更是一种逻辑、价值与情感基点。但微观正义不会自然生成,需要人们进行自觉的建构。这不能不让人联想到,19世纪伟大的德国法学家耶林,在其一篇引起轰动的奇文《为权利而斗争》中,指出法权的目的是和平,而手段是斗争。从宏观正义迈向微观正义,微观正义逐渐累积,又汇入宏观正义的潮流之中。这也算是正义事业的辩证法逻辑吧。

  旅美法律专家陈纪安曾分析总结说:从法律历史看美国平等民权的发展,不过,美国民权能有今天,也不单是法律所赐。“布朗案”不单是宪法上的里程碑,更表明了法院为正义而敢犯众怒的勇气,显示出政府维护法律的坚决行动,以及一般美国人的奉公守法。没有这种守法精神和法治传统,一个暂时不受大众欢迎的裁决,就无法被人民文明地接受。郑永流教授在其《为权利而斗争》译后记中,介绍说,德国法学家耶林为权利而斗争的主张,成为自十九世纪末以来世界范围内最具感召力的法学学说;其目的、利益、生活条件等理论也是美国现实主义法学的思想来源之一。所以,笔者斗胆放言:立法思温翁,司法问耶林,当是美国人民正义事业哲学的特色吧?!

  德国法学家魏德士在其《法理学》著作中,强调并肯定地指出,任何法理学和方法论都不能代替具有民主意识的公民的勇敢、乐于助人和无私牺牲精神。如果只有法学认识到了法律的极端不公,只有法律工作者在时刻准备着反对“成文的恶法”,那么避免下一次灾难的希望就没有稳固的基础。

  诚哉斯言!真是,英雄(们)所见略同!

  放眼世界,心寄家国。如果说宏微观正义的转化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那么,我认为,目前中国发展的希望就深寄于这种正义转型和转换之中。法律的生命从不在于逻辑,而在于经验。这是我们法律人熟知的霍姆斯大法官,在其1881年《普通法》著作中的名言。恕我懒惰,让我套用美国大法官霍姆斯的名言,来拙劣地结束我这个短小译文的补白吧!那就是,法律的生命在于人民,在于多数,在于正义和智慧的多数!

  参考文献:

  1.[德]魏德士.法理学.丁晓春,吴越译,法律出版社, 2005:153-175.

  2.[美]迈克尔·瑞斯曼:赖斯曼. 看不见的法律. 高忠义、杨婉苓译,法律出版社, 2007:38-39.

  3. 陈忠. "走向微观正义——一种城市哲学与城市批评史的视角." 学术月刊第12期(2012):14-21.

  4. 郑永流.《为权利而斗争》译后记,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958.html.

复制链接| 收藏|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