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生命铸就的力作──评李绍章的三部新著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法学 > 综合 > 正文

一部生命铸就的力作──评李绍章的三部新著

2013年05月26日19:54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当夜无眠,一夜观景三戒”(《法界之戒》、《学界之戒》《世界之戒》)。身为土生阿耿的铁杆粉丝,读这些文章不是第一次,但捧在手中来读与在网上读还是有不同感觉。

  从微博上知道绍章老弟再出新书的消息,非常激动。

  说“再出新书”,估计许多人不理解,因为绍章的第一本书应该是《中国票据法原理》(中国法制出版社,2012年8月版)。

  可能是绍章的低调,也可能是内容的受众较小,兼之宣传推广力度不大,知者不多。

  我是在搜索其第二本书时偶然在当当网上发现的。买下后,因为对票据研究不够,也因为需要阅读的书太多,没有能够通读,这是我对不起绍章弟了!

  绍章老弟再出新书,无论是作为法律中同道,还是作为好友,我都应该支持。可惜,网上还没买到,绍章老弟的短信息已经到达,要求提供地址,以便寄送赠书。我回电拒绝。这些年,收入水平有些提高,买书对我来说不再是一笔大负担,因此只要听说朋友们出了新书,我总是第一时间购买,视之为对朋友的一种支持也好!

  拗不过绍章,书还是获赠了!

  这次绍章的书不是一本,而是三本,绍章真是大户人家,出手就阔绰!

  当夜无眠,一夜观尽“三戒”(《法界之戒》、《学界之戒》《世界之戒》)。身为土生阿耿的铁杆粉丝,读这些文章不是第一次,但捧在手中来读与在网上读还是有不同感觉。

李绍章学界之戒

  这次不是我一个人读,是太太陪我红袖添香夜读书。这个女人不但读,而且不止一次对我说,“老公,人家的书比你写得好!”真是知夫莫若妻啊!

  书读过一遍,后又精读一遍!

  太太在那边又催促,还不抓紧给人家写书评?!

  尽管有太太的催促,尽管有不吐不快的读后之感,尽管有读书后写书评(读后感)的嗜好,但绍章的书评不好写!

  因为圈子内的人都知道绍章的身体最近不是太好,因为有些话拿捏不准尺度,因为怕给病中的绍章带来麻烦,所以题目尽管已经2个月前拟就,文字却迟迟不能下笔!

  随着网上“三戒”的发行,许多友人已经在微博上发文,这让我再也做不住了!

  知道土生阿耿,是在2000年前后的中法网社区(1488.COM),那是一个类似后来博客的BBS。把自己的文章贴上去,然后集成与网友分享。当时我接触网络不久,因为在法院研究室工作多年写了些或法律或杂文或散文之类的东西,为了便于保存,也是为了分享,贴上去不少,大约有200多篇。

  当时活跃在内的,同时有个叫土生阿耿、还有后来英年早逝的曹呈宏,看他们网上很活跃,文章也精彩,很有教益。

  当然,当时年轻,上网也属菜鸟级,发文章也有点私念,因为网站承诺可以推荐网友为中国行为法学会会员。后来,因为网站不兑现承诺,我等也就一骂了之,离开了事,偏偏阿耿认真了,还为此叫板了许久,也不知道输赢如何!

  再次与阿耿相遇,是在(赵)志刚兄创建的正义网法律博客,这成了法律人的精神家园。我自2005年5月26日偶然加盟,发现绍章弟早在2004年的12月31日已经入住,真是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

  这个博客有较好的互动留言模式,我和阿耿文字往来,惺惺相惜,或吹捧或打击,不一而足!我们俩一直坚持至今。

  2007年的最后一天,我出差上海,在著名的旅游景区上海豫园,其他同行者或观赏或游览购物,我和绍章弟、(张)进德弟三人在一家茶楼畅谈法律,实现了网上到现实的风光!这是我第一次到上海,也是我们三人第一次相见!人说网上流行见光死,我们却是相见欢!

  一别六年!

  其间,我这个法学学士集成一小书,进德博士大作出版,而绍章博士则是隐忍不发!

  后来,后来就是听到了坏消息。

  深圳的陈群大姐因事与阿耿联系,阿耿直言罹患鼻咽癌,吓得大姐花容顿失!

  大姐告知我不幸消息,我也很吃惊,这个阿耿,总是不安分守己,吓人一跳!

  电话那边声音很平静,心态尚好。

  人生,看开了,也就这么回事!

  再后来,网上突然发现有一天阿耿与徐昕教师吵起架来。这事至今我也没有搞清楚谁对谁错,再说生活也绝对不是非对既错的简单模式。我这次拉了点偏架,在QQ上告诉徐老师阿耿患病的消息,告诉他阿耿可能心情不爽,希望徐老师克制云云。徐老师不知从何途径已经获悉此事,并表示是因误会而生,愿意停止战火。

  此事很快就平息,也不知道与我的劝架有无关系。

  年年春节、仲秋甚至后来的端午等法定假期总收到阿耿的自拟短信,我则往往是电话回复,知正在与疾病抗争。短短数语,牵挂在心,须知男人的情感往往是不善表达的。

  阿耿是我的山东老乡,有山东人的真爽与热肠,也有山东人的风趣与幽默,为火车票站票与座票一个价,他告铁道部,以对方胜诉收场,他没赢不过铁道部也好像没赢,似乎后来火车票可以降价,而且铁道部也于今年撤销了,铁老大等于把本钱都赔上了!

  阿耿是个有法商的人。诉中移动,是个名利双收的官司,可惜,阿耿失以败告终。好像阿耿看得开,他在文章中写到,“我告了告了告了,我火了火了火了”,看到这里,我和太太都笑了笑了笑了!

  博士阿耿的文章中法学水平是我所不能评价的,但网友阿耿的真实性情是我所钦佩的。还记得2008年汶川大地震中阿耿“地震专家不如赖蛤蟆”的言论一出,全国人民都知道了阿耿,我们这些阿耿的网友也骄傲起来,因为那是我们的朋友阿耿的名言!

  文以人贵,言以真名!

  我们知道,阿耿一气推出三本大作,是对自己的人生总结,也是阿耿交给这个世界的一份答卷!

  期待阿耿能够再给我们一个奇迹,那就是战胜病魔,因为癌症不再是绝症,最近有关此类消息经常出现!

  我希望那些幸运者中再增加一个名字,他叫李绍章,当然他的网名可能更有名一些,叫土生阿耿!

  让我们共同祈祷!


┃相关链接:

王大中与流动人口问题研究的不解之缘──评《透视流动人口中的犯罪现象》

法律的生命力──评《无法不谈》

《公安机关常见刑事案件证明规范》引言

思考如何思考

是谁放纵了犯罪分子?──读《侦查取证如何对接公诉审判》

《电信诈骗犯罪侦查与诉讼实例指导》书目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都在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