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育法治文化提升公民法治素养的载体创新: 以普法微博为例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法学 > 综合 > 正文

培育法治文化提升公民法治素养的载体创新: 以普法微博为例

2011年12月02日11:33 东方法眼 王学堂
   
 

核心提示: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适时提出了加强文化建设的治国方略。法治文化是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法治文化建设是个系统工程,普法是其重要一环。时下兴起的微博这一“百字为限、短短数语”的新媒体技术是普法的重要载体。

  (佛山市禅城区政府法制办公室,广东 佛山 528000)

  论文提要: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适时提出了加强文化建设的治国方略。法治文化是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法治文化建设是个系统工程,普法是其重要一环。时下兴起的微博这一“百字为限、短短数语”的新媒体技术是普法的重要载体。

  关键词:法治文化;普法;微博

  “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古人所云,道明了物质基础与文化和文明建设的关系。因此,在物质文明日益发达的今天,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适时提出了加强文化建设的治国方略。

  法治文化是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法治也是一种生活方式。法治文化是国家依法治国、政府依法行政、司法机关依法施法,所有社会成员依法行为的社会方式。培育社会主义法治文化是全面贯彻落实依法治国方略的必然选择,因为国家长治久安的根本在法治,市场经济的本质在法治经济,社会管理创新的关键也在法治,可以说,社会主义法治文化的培育对国家的经济发展、政治进步、法治昌明、文化繁荣、社会和谐具有基础性和根本性的作用,是全面贯彻落实依法治国方略的当务之急。

  2011年是五五普法验收年,也是六五普法开局之年。通过长达25年的全民普法,取得了法治文化逐步形成、公民法治素养日益提高的良好成效。但毋庸讳言,这种灌输式普法也存在一些问题[1]:我们发现今日的普法似乎已经走入了死胡同。普法内容浅显易懂了,似乎在讲道德规范,普通百姓并不比专职普法人员知道的少,换而言之亦是如此;内容讲深奥了,普通民众听不进,似乎普法者也在以其昏昏使人昭昭。另一方面,现在的普法,确实存有既不叫好又不叫座的问题。一是民众的功利思想越来越严重,没有法律问题谁会关心法律?二是我们的普法方式似乎也值得探讨,寓教于乐似乎只是一句空话。特别是有些所谓的专家,把一个问题搞得悬而又悬,存心让老百姓不懂,更不用说喜欢和热爱了。我们需要的普法,应该是一种宣扬秩序、规则、信用、权利义务等法治理念的普法,而绝对不是那种说教式的、填鸭式、条文式的普法。因为法是“善良和公正的艺术”(西方法谚),而不单单是“判断曲直,惩罚罪恶”的工具。

  法治文化建设是个系统工程,需要权力机关带头垂范,以民主、法治为依托,以尊重民众知情权、表达权、监督权、参与权为准绳运行公权,积极营造崇尚法治、依赖法治的社会环境。

  时下正在兴起的微博很好地适应了这一点。

  一是法治需要公开。法律需要公开,神秘主义、单纯的服从义务不应该再是现代法治的理念,这一点上司法更是尤其重要。 2011年10月13日这一天,发生了令我们全体佛山人蒙羞的小悦悦事件[2],18个路人的冷漠、见死不救不管怎么说,不管你承认不承认,多多少少与南京的彭宇案、天津的许云鹤案件有一定关系。这就是司法不公开带来的恶果。更为可怕的是,现在连小孩子都知道彭宇案,可惜的就是我们这些法律人也不知道这个案件的事实和真相如何,到底彭宇撞了老太太没有?到底是南京两级法院是如何判决这起案件的?就更不用说见到公开的判决书和相关案卷材料了。难怪近期网上疯传这起案件的主审法官王浩被调离被判刑的消息了。这是民众的意愿表达,也是司法不公开的恶果。大道不通畅小道消息就乱跑。这值得我们反思目前“我讲你听”式被动普法模式,要主动引导,主动公开,而策博的传播契合了这一点。

  二、法治微博是宣传法治的重要载体。时下是逢人到处说微博,2011年势必会成为微博年。这一“百字为限、短短数语”的新媒体技术正在或者说已经改变了我们的生活。“你是有身份的人,我是有微博的人”。不管你喜欢不喜欢,微博正在或者说已经改变着我们的生活,普法亦不例个。

  计划经济时代,我们充分利用了各类行政资源,黑板报、橱窗、街头标语口号等是法制宣传教育的主要阵地和载体;市场经济转型后,影视广播在法制宣传教育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网络时代开启时,我们充分利用了互联网的便捷性,广泛宣传法治;手机的普及和手机短信的兴起,短信普法成为新的载体。我们的社会与时俱进,从以前的QQ、BBS、博客等网络问政进入了微博时代。以微博为代表的即时网络,是当代全球性网络媒体的新潮流,并有可能引发整个政治话语体系的新变化。微博具有传统媒体所不完全具备的新特点。我们应敏锐地捕捉到这一点,将微博与我们的普法相结合,形成“普法微语录”。

  就我们看来,微博与普法两者确实有众多的相似之处。一是“短”。法学需要鸿篇巨制以深究法理,但我们知道,时下的民众都忙碌于生活、忙碌于自我奋斗,无暇长时间阅读,这催生了微博这一轻媒体。我们的普法微博也应适应快节奏下的快阅读要求,不求大而全,只求短些,再短些,更短一些;二是“小”。具体法治改变中国。我们抛弃宏观叙事,力求小处着眼、小事见法治之精神。如微博不是论文一样,我们的微语录不是富丽堂皇大酒店中的正餐,只是街边大排档的小菜一碟!我们期待小中见大,一滴水可以折射太阳的光辉!三是“精”。文似看山不喜平,画如交友须求淡!多年来,我们开展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普法活动,但六五普法的任务犹重,特别是在“贴近生活、贴近群众、贴近实际”上还大有文章可作!我们将紧跟日新月异的新媒体技术,力求在“精”字上做文章,追逐民众的法治热点和时代诉求,将微博打造成普法的一张品牌!四是“悍”。一字千金重,四两拨千斤。网络的普及、电脑的广泛应用,使大规模文字复制伸手可得,轻而易举。但微博的诞生,将那些又臭又长的文字一扫而光!我们的微博也彻底抛弃了昔日的文字垃圾。“浓绿万枝红一点,动人春色不须多”,普法微博试图用最小的文字给人启发,给人教益,给人回味的空间!如佛山市公安局的公安主持人、佛山市中级法院的官方微博都成功地达到了上述四点要求。

  三、法治微博需要互动。微博的互动功能适应了这一需要。 2011年9月27日,佛山坊间热议、微博热转的网民“超级赛手”因开庭迟到15分钟(实为45分钟)而导致败诉再审案宣判,佛山中院维持了原审结果,“超级赛手”再次败诉。对此结果,一方面“超级赛手”表示不服将“依法申诉”,另一方面佛山中院则第一时间在其官方微博上公开了长达24页的再审判决书(对涉及隐私部分进行了处理)[3]。在这次争执中都表现了佛山网民、佛山市民、佛山官方应有的理性。一方在网络上发帖表达利益诉求及不满,一方则积极回应并以平等的姿态阐释事实真相。这才是法治社会的应有之义。我个人也是佛山中院微博的受益者。前段时间,因为对中院一点司法细节的不满意,我微博上发了个帖子。不出2分钟,就有了回应。后来,院长秘书和新闻科负责人都专门给我电话,予以解释。相较许多投诉的“没人关心没人问”,这给人很多感慨!

  四、法治微博需要专业引导。微博的新特点决定了这一即时网络新载体的两面性。首先是虚假信息充斥在微博中,极易造成负面影响。在微博上发布、分享内容和转帖非常容易,任何一条消息都能迅速裂变式扩散,微博有可能充当爆料平台,也会成为个别缺乏自律和别有用心网民发布一些不实信息、虚假信息甚至散布谣言的策源地。其次,“意见领袖”绑架民意存在可能性。“意见领袖”在微博中具有强大的感召力,对微博上的舆论氛围的形成和发展起到至关重要的引领作用。“意见领袖”的声音越强,网民的声音就越弱,网民有可能遭“意见领袖”“绑架”,容易形成虚假的民意。第三,微博的监管还存在诸多问题。一是监管的内容海量,监管力量难以应对;二是微博信息多样,集文字、图片、视频、音乐等内容为一体,监管难度极大;三是监管制度不健全,监管盲点较多;四是监管技术不足,如对短网址服务的监管技术等等。

  这些都需要发挥专业人士的引导作用。马克思在谈到理论的作用时曾指出:“理论只要说服人就能掌握群众;而理论只要彻底,就能说服人。所谓彻底,就是抓住事物的根本。”

  近年来,我发挥自己当过法官、当过公职律师、现在从事行政法制工作,基层实践丰富的特长,扬长避短,针对普遍性、迫切性、根本性的法律问题组织和撰写微博,讲事理、明法理、谈道理、求真理,将法学思想和时事新闻在千余字的评论中有机融合,在新闻事件中发掘法学现象,寻找法学理论,从理论上廓清为什么是这样、应该是什么样,理想的选择是什么样、解决的路径方面起到了一定效果。

  综上,微博这一网络新技术在普及法治、加强法治文化建议方面大有可为,希望引起我们的重视。

  作者简介:王学堂(1972-  ),山东青州人,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政府法制办公室干部,法学学士,中国法学会会员,主要研究方向为法理,著有《无法不谈:一个法律人的行与思》和《离婚为什么》。

  [1]参见王学堂著《离婚为什么》,知识产权出版社2011年7月版,第106页。

  [2]该事件基本情况是: 2011年10月13日下午5时30分许,一出惨剧发生在佛山南海黄岐广佛五金城:年仅两岁的女童小悦悦走在巷子里,被一辆面包车两次碾压,几分钟后又被一小型货柜车碾过。而让人难以理解的是,七分钟内在女童身边经过的18个路人,竟然对此不闻不问。最后,一位捡垃圾的阿姨把小悦悦抱到路边并找到她的妈妈。 10月21日小悦悦在广州军区陆军总医院重症监护室死亡。此事件引起广泛关注。

  [3]参见 2011年9月29日佛山日报《理性诉讼,依法维权》一文。


┃相关链接:

媒体揭秘“薄熙来案”公审幕后微博运作详情

方舟子与北京微梦创科网络公司等名誉权纠纷案  (2014)三中民终字第04779号民事判决书

微博发“虐童”图 法院判定不侵犯肖像权名誉权隐私权

云南宣威:法院采用“微直播”进行典型案例新闻发布

剧作家名誉受损 新浪微博上的一起网络侵权纠纷案 (2012)莲民一初字第115号民事判决书

微博客信息服务管理规定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都在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