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法上的记者拒证权_东方法眼 [dffyw.com]
 
首页 > 法学 > 综合 > 正文

美国法上的记者拒证权

2010年04月16日14:25 东方法眼 高一飞
   
 

  原载《国际新闻界》2010 年第2期,第87-91页。

  内容摘要:在美国,记者享有在法庭上拒绝作证的权利。记者拒证权是指在司法活动中,新闻记者拒绝作证提供消息来源的权利。其保护对象不涉及提供者而只针对记者。记者拒证权的目的是为了保护信息来源,而不是信息本身。拒证权是利益平衡的结果,是寻求案件真相向新闻自由作出的必要让步。美国存在联邦和州两个法律体系。在联邦法律体系中,至今不承认记者有拒证权。而在州法律体系中,36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存在保护记者拒证权的“盾牌法”。美国联邦法律系统的“盾牌法”于2009年2月通过了参议院的表决,下一步正在交付参议院表决。

  [关键词]记者拒证权; 作证豁免权; 利益平衡; 信息来源

  On the Reporter’ s Privilege in the U.S. legal system

  Gao Yifei

  (Law School, Southwest University of Political Science & Law, Chongqing 400031, China)

  Abstract: The reporter’s privilege is the right of journalists refusing to testify and provide the sources of the news. It is designed to protect the sources of information, rather than the information itself. The reporter’s privilege is the outcome of a balance between truth of the case and the freedom of the press. In United States, there are both federal legal system and state legal system. The federal legal system has not recognized the reporter’s privilege. In the state legal system, 36 states and the District of Columbia permit reporters privilege by the “Shield Law.” U.S. federal legal system s “shield law” was in February 2009 passed the Senate vote, the next step is to deliver the Senate to vote on.

  Key words: reporter’s privilege; immunity of witness; interest balance; sources of information

  拒证权是一个非常古老的概念,意为拒绝作证的权利。人类较早的拒证权有牧师对忏悔者的犯罪拒不作证、夫妻之间对对方的犯罪可以拒不作证等。随着法治思想的传播以及权利意识的提高,新形式的拒证权也应运而生了,记者拒证权就是其中之一。

  本文将对美国对记者拒证权的理论争议和联邦及州两个法律体系中记者拒证权的立法情况进行介绍

  一、美国为什么要确立记者拒证权

  什么是记者拒证权?根据成立于1970年、总部设在弗吉尼亚州的美国“出版自由记者协会”(RCFP)的定义:记者拒证权,英文表述为“The Reporter’s Privilege”, 作为一项法律权利,是指在司法活动中,新闻记者拒绝作证提供消息来源的权利。1

  为了使新闻报道具备强大的社会影响力,新闻记者采集的信息必须反映公众关心的社会问题。然而由于这类社会问题牵涉的利益过多,暴露它们就意味着某些利益受损乃至丧失,提供信息来源进而担心遭受报复,此时新闻记者唯有作出保护性承诺,不公开相关信息提供者的身份秘密以及其他约定信息,他们才敢于揭露。显然,新闻记者有信守这种承诺的愿望和道德义务2,而新闻界也将此确定为新闻记者的职业守则。如果记者泄露消息来源,就会危及消息来源提供者的利益;违背了明示或者默认的契约或者承诺。

  但是,记者不作证又会影响司法利益。案件审理需要证据,审案件也就是审证据,证据的真实、充分程度决定了判决的最终结果。在新闻记者持有证据的情况下,当事人有权要求新闻记者向法庭提交。

  在美国,媒体为消息来源保密的职业道德规则与司法真相追求之间的矛盾经常通过个案突现出来。纽约时报记者朱迪思·米勒(Judith Miller,1948年年生于纽约市)的案件,就牵涉到这样问题。2004年10月1日,朱迪思·米勒因拒绝说出是谁泄露了瓦莱丽·普莱姆是中央情报局的秘密特工这一事实。2005年07月07日,朱迪思·米勒女士最终拒绝向联邦大陪审团透露秘密消息来源,因此被被判藐视法庭而被送入了监狱,开始了历时四个月的监狱生活。3

  在美国,一份关于送达给新闻媒体传票的五年研究——探索代理(Agents of Discovery)中,记者新闻自由委员会的报告称,1999年累计有1326份传票送达给了440家新闻机构。46%的新闻机构反映说他们在1999年至少收到了一份传票。4根据  Reporters Committee for Freedom of the Press 的统计发现,从 1984 ?起至 2006 ?间,美国有 17 名记者因为拒绝透?消息?源而被捕入狱5。入狱时间大多是几个小时,少部分则是?天,至于像 Judith Miller 一关就是 85 天的?子,倒是罕?。至于被法院传唤作证的记者,从2001?至2006?间,共有65 人。6

  在美国,由于记者拒证权与作证义务和寻求真相的目的存在冲突,在对待记者拒证权的态度上存在不同的声音,归纳起来有以下两种:

  其一,否定说。持否定的人认为,新闻记者并不享有区别于其他人的任何特权和任何特殊待遇,新闻记者与普通人一样都应当履行其应当履行的法定作证义务。弗吉尼亚大学法学院厄尔·C.杜德利(Earl C.Dudley Jr.)教授就坚称:从保护的内容上分析,现今绝大多数特权(即拒证权——笔者注)意在保护秘密交流的信息内容,而新闻记者特权主要却不在于保护交流的内容,而是在于保护交流一方的身份秘密。由于多数案件中信息来源就是不为人知的违法行为人,为了查清案情,法官唯一可供补救的选择就是向新闻记者施加压力,要求作证。7

  其二,肯定说。肯定说主张赋予新闻记者不可辩驳的拒证权。美国1972年的布兰兹伯格诉哈斯案(Branzburg v .Hayes )中,威廉姆·道格拉斯(William Douglas)大法官就单独提出判决意见,认为除非新闻记者已经牵涉进某起犯罪,否则便应授予新闻记者不在大陪审团前出庭或作证的绝对权利,不存在可以平衡记者拒证权的执法利益。8

  记者拒证权本质上是司法公正与新闻自由间冲突的产物。虽然 “考虑到社会深层需要,社会有权从每一位公民个人之中获取证据。司法调查的根本目标就是获取确定性事实真相,任何与确定事实真相存在合理牵连的事项都推定具有可采性,”但总存在“极少数有限度的例外允许拒绝作证或排除相关证据,这些例外拥有的利益超越了通常占据优势地位的、能利用所有合理方法获取确定性事实真相的原则”。9

  考虑到记者拒证权的本质在于保障新闻自由,权利大小直接影响司法公正的实现程度,因此将记者拒证权设置成新闻自由与司法公正之间的利益平衡杠杆,通过规范记者拒证权的权限大小达到两者平衡,不失为一个良策。

  三、美国记者拒证权的立法情况

  美国联邦法律体系和州法律体系在记者拒证权立法方面持完全相反的立场。

  在联邦立法系统,记者拒证权立法至今没有能够在众议院获得通过。10从各州对记者拒证权的立法情况来看,36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存在保护记者拒证权的“盾牌法”。但如果说具有盾牌法性质的法律也包括在内的话,有49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已颁布法律保护记者机密资料来源。美国“新闻自由记者协会”(RCFP, The Reporters Committee for Freedom of the Press)11在其网站提供了各州盾牌立法的详细资料。

  在以上的立法,对记者拒证权的具体内容进行了规定。美国联邦立法和判例虽然至今没有确认拒证权,但由于联邦法院9名法官只要求简单多数意见(9 个人中超过5票)就可以作出判决,持相反意见的联邦法官在公开的不同意见中关于记者拒证权的表述也成为研究美国记者拒证权的重要内容。根据这些法律和判例,美国记者拒证权包括以下具体内容:

  一是记者拒证权的保护的对象是秘密新闻来源而不是公开的信息来源。

  在CBS V.诉杰克逊一案中(CBS v. Jackson),审判法院否认了这项动议,认为特权不能够被适用,因为信息不是从秘密来源获得的。“在认识到‘布莱兹伯格案’并没有给秘密新闻来源以任何第一修正案特权以后,我们要为非秘密新闻来源建立一个特权就是不正常的了。”12

  采用匿名新闻来源在20世纪70年代非常普遍。但是,到了 1984年,对匿名来源的依赖程度已经明显下降。原因是许多新闻机构为了避免下面的窘事再度发生:在1981年,《华盛顿邮报》的记者珍妮特·库克在一篇文章中采用了从秘密新闻来源取得的消息,并因此获得了普利策新闻奖,但后来发现这个消息是捏造的。编辑们说,只有当特别重要的新闻报道在没有秘密来源便不能报道的情况下,才会使用秘密新闻来源。13

  二是记者拒证权的目的是为了保护信息来源,而不是信息本身。

  按照该规定,以马里兰州的法律为例,法律要求有关新闻记者特权的规定不保护免于披露具体通信内容的特权;如果一个新闻记者通过其自身的调查努力,亲自在特殊的场合听到他人对犯罪分子的犯罪行为的评述,该特权不适用。14

  因此,一个新闻记者不能拒绝出席法院的审判活动且不能拒绝提供被要求提供的信息,否则将被视为藐视法庭,但他可以拒绝揭露信息的来源而不被认为是藐视法庭,在这方面他是享有特权的。换言之,记者在不会泄露来源者身份的前提下,可以告诉法庭具体的证据信息,但如果这些信息的提供会泄露提供者的身份,则不能提供。

  三中记者拒证权也有例外的情况。

  在Branzburg v. Hayes 案中,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四位大法官确立了一个后来被称为“三步测试法”(“three-part test”)的标准15,在检控机关满足这个标准时,新闻记者将不能行使拒证权。这个标准是Stewart的意见,他认为记者虽然享有拒绝证言权,但为了侦查犯罪之所需,政府在证明有下列条件时,仍得强迫取得证言:(1)关联性:有相当理由相信新闻从业人保有与本案明显有关的讯息;(2)最后手段:无法以其他比侵害新闻自由更轻微之方式来取得证言;(3)迫切重大利益:取得此讯息比对之保护有迫切及更重大的利益。16

  美国正在立法程序过程中的《2009年信息自由流通法》中的“盾牌法”条款中规定了记者拒证权的例外及其适用条件。这些例外情况包括国家安全、恐怖主义、防止人身伤害、从案发现场获得的目击者证词等。另外,适用的具体条件是,除非法院有优势证据证明以下情况:( 1 )替代消息来源的其他办法都已经用尽;( 2 )需要的证词或文件是至关重要的;( 3 )披露信息来源的身份是必要的;( 4 )法院在考虑各种利益后确定:披露资料或文件涉及的公共利益大于收集或传播的新闻或信息的公共利益。17

  四、美国记者拒证权的发展趋势

  在上世纪,美国联邦国会为记者拒证权作了上百次尝试,但每次都没有能够在众议院获得通过。这些努力主要包括18:

  1972年9月:在 Branzburg案几个月后,由于美国联邦调查局监视记者,国会开始审议一项联邦盾牌法。当年至少有6个法案推出, 第二年有65件议案要求联邦进行盾牌立法。

  众议员查尔斯Charles Whalen Jr. (R-Ohio) and William Moorhead (D-Pa.)提出盾牌应当适用于新闻媒体、新闻业者和自由职业者。Whalen的法案是根据媒体联合委员会的建议而提出的,该法案主张将提供一个合格的特权,反对强迫披露“出版物或广播的任何资料的来源。 ”

  1974年:美国律师协会以157对122票反对记者盾牌法,反对支持任何形式的“记者特权”。反对者说,记者是使自己“凌驾于法律之上” ,并认为这种特权将延伸到地下出版社和自称是记者的“大学辍学生”。

  1977年1月:国际报纸协会执行局通过的一项关于“大陪审团改革和记者特权”声明中,敦促美国国会通过立法。

  1978年8月:议员Philip Crane提出一项法案,要求禁止任何联邦、州或其他政府当局向记者发出搜查令和传票

  1978年9月:在纽约时报记者Myron Farber被监禁之后,众议员Richard Ottinger提出记者草案要求赋予记者拒绝提供秘密消息的来源和可能透露来源的相关信息。

  1979年1月:众议员Bill Green建议给记者以拒绝提供消息来源的绝对权利。

  1981年1月:Crane 再次提出盾牌法案。

  1987年7月 :参议员Harry Reid将联邦盾牌法草案意见分发给媒体组织。

  《信息自由流通法》的法案在2007年被美国参议院的两位参议员提出,2007年10月,《信息自由流通法》议案在美国众议院通过。

  2009年2月,《2009年信息自由流通法》中的“盾牌法”条款在众议院中第110次会议中以398:21获得通过。但另一项由美国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在2007年批准的、反映了盾牌法内容的法案也被提交了参议院。

  联邦盾牌法现在的立法情况是,根据美国国会的“开放的国会”网站提供的可查阅法案流程情况信息,一个法案的通过程序有五步:提交众议院、众议院表决、参议院表决、总统确认、法案变成生效法律。现在已经走过了两步,2009年3月31日提交众议院,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已经在2009年3月31日通过该法案。19但至今为止,参议院仍然没有能够通过这一法案。

  在国际公约中,只有言论自由条款,对记者拒证权没有直接的规定。但欧洲人权法院的判例和国际组织的文件对记者拒证权有明确规定。

  欧洲法院认为,如果记者被迫披露其消息来源,媒体的公共监督职能可能会因为这些披露对信息的自由流动所产生的影响而受到严重的损害。20法院认为,披露消息来源的命令是不符合公约第10条的,除非存在压倒一切的公共利益要求识别该来源21。

  国际新闻记者联合会1954年通过的《记者行为原则宣言》的第6条规定:“对秘密获得的新闻来源,将保守职业秘密。”2002年的12月,联合国国际刑事审判特别上诉法庭裁定,一名记者的有限特权应当得到适用以防止战争通讯被强制,并为特别上诉法庭在开审前提供证据。特别上诉法庭接受了记者的辩解,开创了记者的作证特权。22

  可以说,确立记者拒证权是一种国际趋势。

  在美国,以第一修正案为基础的记者特权早就在一些方面(而并非所有)得到联邦法院承认(如前述Branzburg案以及CBS v. Jackson)。在州立法系统,有49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已颁布具有盾牌法性质的法律保护记者机密资料来源。从1972年第一次提出记者拒证权立法,美国联邦国会提出记者拒证权立法的议案已经37年,经过长时间的努力,2009年2月,这一议案终于在众议院通过。可以预见,记者盾牌法在众议院通过并正式颁布立法,已经指日可待。

  参考文献:

  高一飞(1965—),男,湖南桃江人,法学博士,西南政法大学教授,美国丹佛大学博士后,主要研究方向为刑事诉讼法、媒体与司法关系。本文为作者主持的2008年度国家法治与法学理论研究项目《新闻媒体监督与司法公正问题研究》(立项号为SFB2008)的阶段性成果。

  1 The Reporters Committee for Freedom of the Press,″The Reporters Committee for Freedom of the Press, ″The Reporter’s Privilege Compendium,″ http://www.rcfp.org/cgilocal/privilege/item.cgi?i=intro,2008-08-21.
  2 RCFP, “A Short History of Attempts to Pass a Federal Shield Law,″The News Media & The Law, Vol.28,No.4(2004),p.9.
  3 粟德金,白宫泄密案――政党利益的陷阱,《华盛顿观察》周刊(http://www.WashingtonObserver.org)第38期,2005/11/02。
  4 The Reporter’s Privilege Compendium:,http://www.rcfp.org/cgi-local/privilege/item.cgi?i=intro,2008-8-21.
  5 RCFP: Jailed Reporters. See Reporters Committee for Freedom of the Press, http://www.rcfp.org/jail.html (last visit:2007.03.27).
  6 Federal Shield and Subpoenas. See Reporters Committee for Freedom of the Press ,http://www.rcfp.org/shields_and_subpoenas.html  (last visit:2007.03.27)
  7 Grant Penrod, “Buttressing the First Amendment”, The News Media & the Law, Vol.29, No.1 (2005), p.4.
  8 Monica Dias,″Branzburg Revisited?″The News Media & The Law, Vol.26,No.1(2002), p.4.
  9 See: Elkins v. United States,364 U.S. 206 (1960), Frankfurter dissenting.
  10 RCFP, A short history of attempts to pass a federal shield law,The News Media & The Law, Fall 2004 (Vol. 28, No. 4), Page 9.
  11 RCFP, Privilege Compendium, http://www.rcfp.org/privilege/, 2009.07.22.
  12 18 Med.1 Rptr.2110,578 So.2d 698(Fla.1991)
  13 [美]吉尔摩:《美国大众传播法:判例法评析》,清华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320、321页。
  14 Arthur Best, Evidence: Examples and Explanations, Aspen: Aspen Publishers,2004, p187.
  15参见Branzburg v. Hayes, 408 U.S. 665(1972)。
  16 The Legal Information Institute of Cornell Law School, ″Searches and Seizures by Government Officers and Employees in Connection with Investigation or Prosecution of Criminal Offenses,″  http://www.law.cornell.edu/uscode/html/uscode42/usc_sec_42_00002000--aa000-.html,2008-11-23.
  17 RCFP: Reporter s privilege, The News Media & the Law Winter 2009 (Vol. 33, No. 1), Page 8.
  18 RCFP, A short history of attempts to pass a federal shield law,The News Media & The Law, Fall 2004 (Vol. 28, No. 4), Page 9.
  19Open congress, Free Flow of Information Act of 2009, http://www.opencongress.org/bill/111-h985/show, 2009.7.22.
  20 英萨利·斯皮尔伯利:《媒体法》,周文译,武汉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第19页。
  21 Goodwin v.UK(1996)22EHRR 123.
  22 The Reporters Committee for Freedom of the Press,″The Reporters Committee for Freedom of the Press, ″The Reporter’s Privilege Compendium,″ http://www.rcfp.org/cgilocal/privilege/item.cgi?i=intro,2008-08-21.


┃相关链接:

富士康案,谁在审判?

网络上的法制报纸电子版

一篇引发关注的文章──安徽五河短信案

命案频频发 媒体左右难

也说媒体的“破窗效应”

报道“九五至尊”记者被停职背后的舆论生态



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
公益性法律网站